第1415章 报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15章 报告

西蒙咬了咬牙龈,被酒瓶猛地砸中,换了一般人早就昏过去了。 但他硬是撑着,甚至都没有叫出声。 但看到陆白可能真会杀了他,他自然还是慌的,又道,“我死了,陆白你脱不了嫌疑!还有艾尔你!外面的卫兵知道你们今天过来了!” 对于陆白的冷暴,艾尔如美神一般站在旁边优雅地环着手,始终保持着美丽的微笑着。 如果说他面对亲兄弟受伤而无动于衷,也太可笑了,因为这个兄弟可是屡次想杀死了他,以及在他药中下过慢性毒的人。 如果陆白一个酒瓶下去,就可以消除西蒙做过的事,那还真是算便宜他了! “作证?”陆白没有任何畏忌,“用你的话说,谁有证据证明以及亲自看到我杀了你?我和艾尔可以说进来之后,你已经死了。” “用这种可笑的说话,就以为能瞒混过去么?”西蒙低吼道,“杀了我,陆白你和艾尔也别想没事!女王的人和警方也会查到你们头上!” “查到我头上?”陆白冷漠地看着他,“在这个时候,如果潜藏在皇宫中的刺客杀了你,再正常不过了吧?” “对。”艾尔微笑,“毕竟柯罗韩特子刚被人刺杀呢!” “……” 西蒙咬了咬牙。 就像一头被人制住的狼,狼狈而愤怒。 血染红了陆白的手,画面贵族的奢侈中带着暴力,触目惊心! “不论是你,还是罗丹,伤了我夫人我发誓会扒你们一层皮!”陆白突然可怕地道,骇人的寒气从他脸上暴发出来。 “陆先生!”阿瑞斯从外面跑进来,“秦特助那边来电话了!” 西蒙脸上带着笑,疯狂地道,“呵呵呵,陆先生你还是先想办法找到安夏儿小姐吧,我可不敢保证罗丹会不会马上杀了她。” “不说是和?”陆白依然紧盯着他。 “呵呵呵……”西蒙又笑,“你觉得我会说么,这种坐实我劫走陆少夫人的事?没用的——啊!!” 一个酒瓶再次落在了他头上。 陆白是直接将酒瓶按碎在他头上,“那就等死吧!” 接过阿瑞斯手中的电话,转身出去了。 血染红了西蒙的脸,他惨叫着,愤咒着什么。艾尔看着他,“原本你只是想从我手中夺取家族大权的话,我还可以适当地饶你一命,如今你与南宫焱烈勾结还劫走陆少夫人,大使馆的事也与你有关的话,那就不是我饶不饶你的事了,裁决你的将会是瑞 丹这个国家。” 又微微一笑,“不过,你现在不会死,陆白为了他的妻子心情不好,但我身为你的兄长还是会为你叫医生过来。” 艾尔出去后,外面的卫兵很快进来了,看到满头血的西蒙立即大吃一惊。 “西蒙先生!”一个人卫兵过去看他的伤势。 而另一个卫兵则打电话给皇宫内的医生,“皇宫医院么,西蒙先生受了伤,赶紧让医护人员过来……” 陆白出来后,接起秦修桀打来的电话,“怎么?” “陆总。”电话里秦修桀说道,“罗丹的这座私人实验室没有发现少夫人,但我们和警方搜查时却发现了其他的东西,一些禁止流露到市面上的东西……” “哦?”陆白唇边带起一丝冷笑,“那立即让警方带回去查清楚是什么,看样子,就算不计她调换公主的事,现在也够她吃一壶了……” “是!” 放下电话后,陆白看着皇宫的天空,“在我到来之前,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夏儿。” 当天下午,皇宫大总管费”德罗带着人回来了,以及安德森警探。 女王的办公机构大厅。 纵使女王现在身体抱恙,但听到他们回来了,她也坐在了她的办公室,正式地听着费德罗的报告。 女王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她的秘书长弗隆多在。 而弗隆多只能让人去查西比拉公主的宫殿,他本人在工作时间,必须时刻在女王身边。费德罗将他们这一次的行动说完后,单膝跪下颔首,“……陛下,我们的搜查过程大抵如底,我带着人和安德森警探赶到西比拉公主所说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那里确实有人呆过,并且看得出囚 禁出什么人,但我们赶过去时,已经没有人了。” 又道,“很有可能匪徒见西比拉公主逃脱后,怕他们的行踪会曝光,已经转移了。” 弗隆多皱着眉,没有说话。 “是么。”回应的是女王苍老的声音,“没有找到陆少夫人,非常可惜。” “是。”费德罗道,“不过我已经让人在周围继续搜查了,只要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我们一定会寻踪找到那些人。” 女王又看了一眼和费德罗一起来到皇宫的安德森警探,“这位警探,你们警方的任务还未完成,虽然西比拉侥幸逃脱回到了皇宫,可陆少夫人还没有消息,你们应该继续找陆少夫人。” “当然,警方现在已经专门成立了两个搜查小组,一组由我带领和费德罗大总管去西比拉公主提供的地方查找;另一组现在正在跟陆白的人一起行动,警方片刻没有松懈。”“所以在这个应该尽快找到陆少夫人的关头,你来到皇宫做什么?”女王看着他,声音依然有力,“如果是为了西蒙的事,我应该告诉过你们,只要将陆少夫人找回来以及找到刺杀柯罗的人,我一定会让西蒙 配合警方的调查!” 女王是不乐意看到警方再次来到皇宫的。 她想用她女王的权利,尽量保护她女儿西比拉的未婚夫西蒙。 所以在答应警方抓走西蒙之前,她安排了两个难办的要案交给这个安德森警探,一个是找陆少夫人和西比拉公主,一个是查出刺杀柯罗韩特的凶手。 安德森警探自然不敢去冲撞这个瑞丹的统治者,“谨记陛下的交待,但我这一次来皇宫还有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女王眼睛发冷了。受女王的威慑,安德森又将头颔了下去,但凛公处事的性子还是让他继续问下去,“陛下息怒,并非我无事打扰陛下,实在是对于西比拉公主提供的那个地方,我抱有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