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上门抓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21章 上门抓人!

“那弗隆多先生是认为,看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带给瑞丹国经济的份上,即使他们家族刺杀了王子,都要赦免么?”沙朗据理力争。 “现在这段监控录相只证明了刺杀王子的人是他们家的保镖。”弗隆多道,“如果最后证实与他们家族有关,我绝对会凛公处理。”最后看了一眼坐满整个会议室的西装革履的高官们,又道,“我确定,目前知道这段录相内容的人除了黑斯管家,其他人都在这。如果你们担心在抓捕珀切福斯家族一家之前,怕他们听到风声而找好脱罪的 借口,那你们现在就呆在这会议室,谁也别出去,直接我带人去珀切福斯家族。” 他这话一落,结果其他人都炸开了: “弗隆多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是怀疑我们么?” “是说我们会与珀切福斯家族暗下互通么?” “弗隆多先生你这个说法太失公平公正!根本就是轻视和质疑我们!” 即使弗隆多位高权重,是内阁幕僚长,也依然会受到其他官员的抗议——因为这是议会。 在周围愤懑声中,弗隆多与沙朗对峙着,眼神逼视着对方,都不肯为自己的说法退让。 最后一位中立的老官员站了起来,“既然弗隆多先生和沙朗先生的意见不一致,那不请陛下过来决定吧。” 但弗隆多知道女王过来后,肯定会中断查这案子。 虽然他是女王的忠臣。 但是他却发自内心为瑞丹和王室着想,并不是有意要背叛女王。 所以,他眼下决定采取独裁的手段,不让女王出来干涉,“不,陛下回国王岛休息了,后天才会来皇宫。这两天皇宫的事一切由我说了算!” “弗隆多先生。”有官员道,“这两天皇宫弗隆多先生你说了算?按皇宫的律法,陛下身体抱恙时,该由王位继承人代为管理国事。” “西比拉公主受了惊吓,如今也回国王岛休息了。”弗隆多再次言明,“陛下说过这两天皇宫的事交由我处理!” “那还有其他王室,亲王。”有一些官员道,“可以请他们过来代陛下发言,弗隆多先生你只能传达陛下的命令,并不能替陛下决定吧。现在皇宫你说了算?请问弗隆多先生是想趁机夺权么?” 面对质疑的声音,弗隆多紧握着双手,他知道他违背女王意愿解决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一案,将来可能会面临着什么。 可能女王会革除他官职并处死他…… 但为了解除眼下瑞丹复杂的危机,他必须这么做。 “我说过,陛下回国王岛之前,交待过这两天皇宫的事一切交由我。”弗隆多冷道,“不必请其他王室过来定夺,这件事我可以说了算。” 大家怀疑地看着他,都觉得他是否有异心了…… “如果到时陛下问起,我全权负责。”最后弗隆多揽了全责,“请问大家还有意见么?”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底下各怀心思,在想着要不要听从弗隆多的指示。 而弗隆多现在是从未有过的独裁,宛如—— 就是真正的‘第二国王’! 女王不在,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了,连其他王室都没有出面的份!见这些人还在犹豫,弗隆多抛下最后一颗重弹,“如今离查出刺杀柯罗韩特王子的真凶只差最后一步,错过这个机会,也许就难了。还是说,各位并不想查出刺杀王子的人,以及……大家忘记我们的使命都 是为了这个国家么?柯罗韩特可是我们国家的王子,代表着瑞丹!”关键时刻,原先拥护柯罗韩特王子的沙朗先生却先表了态度,“既然弗隆多先生说到了这个份上,行,那我负责今日招待国宾的外事活动。希望弗隆多先生马上前往珀切福斯家族,将刺杀王子的人抓回来! 也许是立场相对,所以沙朗并没有多顾忌,因为无论弗隆多这么做是不是想忤逆王室,这对他们都没有多大的影响。 他们只是听从弗隆多的指示,而且这么做又能查清刺杀柯罗韩特王子的凶手,他们为什么不去做? 到时女王怪罪下来,将锅甩回给弗隆多就行! 沙朗表了态度,以沙朗为首的王子党都站了起来,“我们也赞同弗隆多先生,现在应该立即行动。” 会议上,最后赞同弗隆多的人数超过一半,弗隆多的提议立即生效!沙朗带着几个内阁官员去安排外事活动后,弗隆多看着还在坐在会议室的人,“在座的各位,想必就是不太支持我的做法了。所以也不会帮手,对吧?既如此,为防止消息泄露出去,在我回来之前,就请各 位呆在这吧!” 说完,弗隆多马上雷厉风行地出去了! 会议室再次炸开了: “弗隆多他这是什么想做什么,他该不会有异心?” “趁着柯罗韩特王子死了,公主本事不大,陛下又年迈了,想趁机压下其他王室夺取瑞丹国大权?” “不过是陛下的秘书,还真以为他是第二国王了,就等着陛下回来废除他现在的职位吧!瑞丹可是君主治理的国家,其他人可坐不上王位!” 珀切福斯家族,宾客堡。 陆白和艾尔正听着来到珀切福家族的安德森警探的话,阿瑞斯从外面进来了,并且后面跟着一个仆人。 “陆总,艾尔先生,候爵那边的人过来了。”阿瑞斯道。 艾尔回头看向那名仆人,“怎么了?” 仆人看了看艾尔,又顾及时看了眼陆白和安德森警探,脸色不太好,“艾尔先生,这……” “陆白是我的朋友,至于这位警探……也不要紧,相信他明白什么事该听什么不该听。”艾尔微笑着顾了眼安德森警探道,“是么,警探官?” 安德森道,“我过来只是告之陆先生和艾尔先生关于我的猜测,至于珀切福斯家族内部的事,与我们警方无关。”“不,不只是家族内部的事……”仆人顾忌地道,“艾尔先生,刚才皇宫来人了,弗隆多先生亲自带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