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陆白的果断与决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22章 陆白的果断与决定!

“哦,这段时间弗隆多倒是第二次来珀切福斯家了。”艾尔看了眼陆白,笑笑说,“上回,还是你刚来瑞丹时,他以陛下的名义过来邀请你和陆少夫人去皇宫做客呢!” 陆白站立在前面的窗前,没有回答。 单手插着裤袋的冷隽背影,看着如冰山雕出的塑像,令人不敢逼视! “不。”仆人声音不同往常,“艾尔先生,这下真出事了,弗隆多先生好像是来珀切福斯家抓人的……”“抓人?”艾尔咖啡色的眸子眯了下来,“哦?这时候皇宫的人不配合警方去找陆少夫人,来珀切福斯家抓什么人?安德森警探可是说他和费德罗大总管去西比拉公主提供的地方,并没有找到陆少夫人,而且 那里还可能是匪徒临时制作的现场。” “是关于柯罗韩特王子遇杀的案子。”仆人道。 “什么?”“皇宫的人找到了柯罗韩特王子遇刺那晚的监控录相,发现那天晚上罗丹小姐身后的四个保镖去了皇宫的观湖塔。”仆人颤着音说道,就像在害怕着什么似的,“现在弗隆多先生带着人来了,说怀疑是珀切福 斯家指使人刺杀了王子。” “嗯?”艾尔脸色马上严谨起来,“有这种事!” 陆白也回了个冷漠侧脸,眼角斜斜上挑着,看不出任何情感。 即使安德森警探说了对贵族内部的事不感兴趣,但听到这也皱眉了,“我若是没记错,当时我刚接手柯罗韩特遇刺的案子时,皇宫的人说在观湖塔上找出了一把凶手的弓弩,刺杀柯罗韩特王的那把武器……” “他们从监控录相上看到的?”艾尔马上问。 “是,艾尔先生。”仆人低着头。 “时间什么时候?”听到将要牵连整个珀切福斯家族时,艾尔不得不严肃对待,“珀切福斯家怎么可能派保镖去刺杀王子!”“候爵也这么说。”仆人说,“但弗隆多先生专门带了那一段监控录相过来,当着候爵和夫人的面放出来了。时间刚好是西蒙少爷与西比拉公主在皇宫礼宴殿订婚时,罗丹小姐随身带的四个保镖并没有候在殿 外,而是离开了,之后去了观湖塔,那段时间也刚好是柯罗韩特王子遇刺的时间,所以他们断定是那四个保镖……” 艾尔怔了一会,突然笑了,“麻烦了啊,看来,这回不只是西蒙,罗丹也把麻烦带到家里来了。果然是他们干的么!” “艾尔先生,你快拿个主意吧。”仆人害怕地说道,“现在候爵认出那四个保镖并不是珀切福斯家的保镖,可能是罗丹小姐从外面聘请的……” “那罗丹做的事就让她自己负责吧。”艾尔冷冷说道,“即使她是家里的三小姐,也没有理由让整个家族为了她而赔上去!” “候爵说了,问题是夫人现在要求候爵救三小姐。”仆人急道,“而且候爵现在也联系不到罗丹小姐……” “告诉弗隆多,罗丹现在的行踪家里并不知晓。”艾尔当机立断道,“既然罗丹涉嫌让人杀了王子,就让他们自己去抓罗丹吧!” “艾尔先生,弗隆多先生这次带着皇宫的卫兵过来,势必要拿下三小姐。”仆人道,“说如果珀切福斯家不交出三小姐,他们就要将候爵带走……” “将父亲带走?”艾尔笑道,“怎么?他们是想铲除珀切福斯家了?” 仆人不敢说话。 那边情况正一触即发中,候爵让人过来找艾尔想办法…… 安德森警探说话了,“艾尔先生,作为警方,听到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一案有了线索我很高兴,因为只要破了王子遇刺一案以及找到陆少夫人,警方就可以直接着手拘捕西蒙归案了。在这我跟您提个建议。” “哦,这位警探官有什么建议。”作为一个贵族,艾尔即使面对警探也温文随和,并保持优雅微笑,“如今是珀切福斯家跟皇宫的事,警探你们最好别牵连进来,出什么事你们只会牺牲。” 权利就像巨轮,最容易被辗压的都是最底层的…… “但我们必须破案。”安德森知道王命不可违,必须与艾尔和陆白联手,“但如今王室一边要求警方破案,女王又一边出面阻碍,警方就是出再多人手也徒劳。” “哦,原来你们知道陛下她在阻止你们。”艾尔再次笑了,“看来警方还是很敏锐嘛!”“我的建议是,既然珀切福斯家并不知罗丹的行踪,而弗隆多先生又要珀切福斯家交出人。”安德森对艾尔点下头,“艾尔先生你们可以表示出你们的诚意,原意亲自带人去找罗丹小姐,找到亲自送到皇宫由 他们审查。作为警方,我也愿意协助艾尔先生你们去找罗丹小姐。” “哦,警探官你要和我的人一起去找罗丹?”艾尔看了一眼陆白,“但眼下你们最紧急的任务,是要找到陆少夫人吧。” “陆先生。”安德森看向那个商业顶峰的男人,“抓到罗丹也许就……” “可以。”陆白出声了。 “陆白……”艾尔望向他,蹙起眉,“还是先找到陆少夫人吧?” “我说可以。”陆白声音如寒冰,“让这位警探跟你们一起去抓罗丹!” “那陆少夫人……” “没看到这几件有关联的事开始逐一浮出水面了?”陆白勾起唇角,“之前劫走安夏儿的人没有任何动静,趁这时机,那就再做点什么逼他们露出马脚!” 他唇角露出了一丝轻屑的笑,如今瑞丹皇宫里的人要求艾尔家中交出罗丹,这是个楔机! 这而些事其实只要解决一件,其他的都会跟着迎刃而解! 艾尔看着他,“你确定这样可行?将罗丹逼急了,她可能会对陆少夫人不利。” “必须逼她做出下一步行动。”陆白抬起手看着手指上的婚戒,深情的眸心处是他绝对的果断利落,“……我赌她现在没有在安夏儿那,而是跟另一个男人在起。” 那罗丹需对安夏儿下杀手,就必须让人去,只要她让人过去安夏儿所在的地方就暴露了!见陆白有把握,艾尔便点头,“好,即使陆白你这么说了,那这位警探官就请跟我走一趟吧,和我出去抓罗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