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陆白的十分把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23章 陆白的十分把握!

艾尔和安德森警探出去后,阿瑞斯来到陆白身后,“陆先生,你是说罗丹现在……” “她去找南宫焱烈了吧。”陆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据说那天她离开皇宫后就没有回珀切福斯家族,在这个关头,她除了跟南宫焱烈在一起,还能去哪?” “但艾尔先生若是带人去找罗丹的话,也必未找得到。”阿瑞斯说,“现在弗隆多带人来到了珀切福斯家族,若是不尽快将罗丹交给皇宫,珀切福斯家族也会受到牵连吧。” 陆白拿出手机,“这时候……安夙夜他们也许就能起到重要作用了。” 阿瑞斯脸上却冒出激动,“对,国际刑警一直在追查进入瑞丹境内的南宫焱烈等人,现在他们也许有线索了。” 陆白看着礼宾堡窗外,艾尔上车后正往主堡赶去。 陆白拨通了安夙夜的电话。 安夙夜的电话响了三声,接通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希望听到你已经找到了姐姐的消息,而不是其他!” 这三天安夙夜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虽然他已经知道陆白这边,安夏儿失踪了。 但可能国际刑警和斯特戈尔摩警方那边的搜查行动也非常紧张,安夙夜竟没有中途向陆白问起安夏儿的情况,也许他根本没有时间。 如今陆白电话打过去了,他自然问起他最担心的人。 “很快。”陆白给出两个字。“那就是还没有找到姐姐?”安夙夜情急之下连姐夫都没叫了,“陆白,我现在是与斯特戈尔摩警在搜查南宫焱烈他们的藏身之处,不代表我已经忘了你又将姐姐弄丢了。我希望你这几天一直在找姐姐,而不 是在做别的事,无论是你的生意,还是与瑞丹贵族的社交,如今都没有姐姐重要!” 陆白没说话,继续反倒点了点头,“当然。” “锦辰今天已经第三遍向我说起,想联系一下姐姐了。”安夙夜显得很急躁,“如今警方还没有抓到南宫焱烈,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又有可能在皇宫,锦辰总担心姐姐会遇上危险……”“黑色所罗门总首领,恐怕你们暂时是抓不到了。”陆白说道,“那天娜芙古斯女王只让贵宾在皇宫呆三天,今天是第三天,想必那些贵宾已经开始逐一离开瑞丹,就算没有离开瑞丹的人,也是为出席几天后 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按现在的形势,基本上很难判定那些人中谁是那个组织的总首领。” “什么?”安夙夜听到这个消息,恼怒不已,“那些贵宾已经离开了皇宫?” “你们这一趟来瑞丹的目的,是南宫焱烈吧。”陆白劝道,“若要说起与那个组织总首领的过节,我比你们大,但眼前把那个人的事放一放吧,抓南宫焱烈比较现实。” 陆白说这话,是认为安夙夜他们这一次是无法抓到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他实话实说。 因为他明白,既然那个人能作为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潜藏得这么深。 恐怕本事不在南宫焱烈之下……甚至比南宫焱烈更高! 在瑞丹如今这么紧张的形势之下,他们要找到安夏儿,又要抓捕刺杀了柯罗韩特的罗丹和西蒙兄妹,还要拘捕南宫焱烈。 ——这不是简单的事! “这个机会难得,也许这是离那个组织总首领最近的一次机会。”安夙夜作为国际刑警那连接人,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不,我们会试着找出那个人是谁,当然南宫焱烈我们也不会让他跑了……” “那你们那边有南宫焱烈的下落了?”陆白说道,“我打电话给你的目的,就是只要你们将南宫焱烈的下落提供给我,或者是线索,我这边可以马上找到安夏儿。” “什么?南宫焱烈的下落与姐姐有关?”安夙夜声音变了,“陆白你是说,姐姐被……” “不是他。”陆白直接否定这一点,“是劫走安夏儿的人,现在可能跟南宫焱烈在一起,珀切福斯家族的人会过去抓那个人。找到她,安夏儿的下落就知晓了。” “……”安夙夜默了一会,也不知他是在分析陆白的话还是怎样,最后他问,“你确定只要知道南宫焱烈的下落就能找到姐姐?” “十分把握。”陆白褐眸幽冷地看着外面,眼神果决。“好。”安夙夜答应了,跟陆白说道,“我们这几天一直在找南宫焱烈的躲藏之处,其中有两个地方最可疑,但也只是可疑,因为没有十足把握,国际刑警和斯特戈尔摩警方一直不好直接出动,因为那是瑞丹 一个名门的庄园,斯特戈尔摩警方没有绝对的证据一直不敢上门去搜查。” 又道,“而倘若那个庄园主人与南宫焱烈他们勾结了的话,冒然上门搜查,也会打草惊蛇,我们还在找更确切的线索。” “一座庄园么。”陆白唇角微微泛起,“正好,既然对方是瑞丹的名门,艾尔以访问的理由过去最合适不过。” 挂下电话,陆白目光露出寒意。 只要南宫焱烈他们还在瑞丹! 夜幕很快笼罩瑞丹的首都城。 斯特戈尔摩城内的一座哥特庄园内。 罗丹穿着火红色的吊带华裙,倚在窗边接着电话,齐肩的金色卷发在灯光下像金子一样璀璨,曼丽的身影与华美的窗子形成中世纪欧洲油画一般的画面感。 “明明帮她安排好了,甚至南宫还让人制作出了一个临时的现场,就为了不让她的话露馅!”罗丹气愤咬唇,“如今竟还是给她搞砸了……” 那天在皇宫内看过安夏儿后,她和南宫蔻微从地下水通道离开了皇宫,安排南宫蔻微回去皇宫后,她也直接来找南宫焱烈了。 梅勒电话打来,她才知如今那些人已经查到了她头上……她家还要来抓她了。 “罗丹小姐,怕是皇宫里的人也不蠢,况且还有陆白和艾尔。”电话里梅勒说道,“西比拉公主一人独自回来,并且后面还没有追兵,这一点他们感到可疑吧。”“怎么安排追兵?”罗丹气得唇在发抖,“安排的追兵被皇宫抓到只会坏事,只会提早曝露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