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试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27章 试探!

南宫焱烈听似平静的声音中,压抑着愤怒的气焰! 明明只差一步,安夏儿就又落到了他手上! 西蒙那个受死的,竟没有将安夏儿送到他这边…… 南宫焱烈又冷冷一笑说,“想来,他是担心我不会救他吧,所以先将安夏儿藏起来以此逼我将他救出来。” 听着南宫焱烈的话,罗丹知道,西蒙的人当时是临时又带着安夏儿和南宫蔻微返回了皇宫。最后藏在了皇宫中。 西蒙这么做,是他知道南宫焱烈想要安夏儿,也知道南宫焱烈阴险不一定会救他。 所以他要利用安夏儿,让南宫焱烈先救他! “那南宫,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罗丹问他,“你会让人救西蒙么?” 南宫焱烈眸中掠过一丝狡诈,他知道他说不救西蒙的话,罗丹更不会将安夏儿的下落说出来。 “当然。”他说,“西蒙是你哥哥。” “南宫,你不用顾及我的感受回答。”罗丹说道,“我也并不是很喜欢西蒙这个哥哥,之前他许多所做所罗都是我不齿的,只是这回救出南宫小姐并让她冒充西比公主,我与西蒙联手了而以……” 她目光映着烛光,泛着女人的深情,“但那都是为你。” “那我说不救西蒙,你也不生气。”南宫焱烈道,“罗丹你也不必顾及什么,说实话就行,我尊重你,如果你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救西蒙的话,我会救他。” 罗丹道,“我想要的,至始至终都是你。” 南宫只是笑笑。 “如果救西蒙,会让南宫你遇到麻烦的话,那就……算了吧。”罗丹选择了她喜欢的男人,没有管西蒙那个混蛋哥哥。 若不是西蒙用救南宫要挟她出手去救南宫蔻微,她也不会遇到这些麻烦。 而如今皇宫的人来珀切福斯家族抓她,南宫蔻微竟也不出面阻止。 想过河拆桥是吧? 可以! 那也别怪她罗丹不客气了!“西蒙确实是我哥哥,但他现毕竟在皇宫,救他很艰难的话我可以理解南宫你。”罗丹说道,又非常为难地说,“还有南宫小姐……南宫,我知道你可能舍不得那个妹妹,但是,你好不容易才从国际刑警那边 逃脱,你应该多为自己着想。” 南宫焱烈看着她,笑,“你是说,蔻微也没必要救她了?” “我知道让你下这个决定很艰难,但是现在南宫小姐贪恋公主的身份,为了当上瑞丹的下一任女王,她已经过河拆桥了。”罗丹杀人不见血,继续说道,“也许我们想将她救出来,她还不一定愿意走。” “以她的性子她确实可能不愿放弃到手的这一切。”南宫焱烈对于这一点倒是认同,“只是如果她暴露了,恐怕也由不得她不走。” “不,现在皇宫中的人已经怀疑她了。”罗丹说道,“因为这一次她独自脱险回去,单靠那一个临时制作的现场,不足以取信警方。而南宫小姐也没有充份利用她的身份,让女王相信她并扼制谣言。” 南宫焱烈似乎并不奇怪这一点,“我令人制造一个绑架她的临时现场,也顶多是为了给她一个脱身的正当理由。” “我知道,所以说南宫小姐小姐没没好好利用她哥哥为她创造的机会。”罗丹对于南宫蔻微的过河拆桥,实行了不留痕迹的报复。 但南宫焱烈的心思非常难懂。 他看着罗丹,不知是明白了什么,“要不这样,你把安夏儿的下落告诉我,那救不救西蒙和蔻微,由你说了算。” 罗丹心里揪了一下。 她放下餐具,嘴角噙出一丝极尽忍耐的弧度,“南宫,你在我面前,表现出那么渴望得到另一个女人,好么?” “不。”南宫焱烈风雅地摊了摊手,“我说了,我们可以将这视为交换条件。” 罗丹睁开瞪开弯起的眸子,手紧攥起,眸中带着对这个男人的爱意和执拗,“那南宫,你听好了,我宁愿你不救南宫小姐和我哥哥西蒙,我也不会说出安夏儿的下落!” 南宫焱烈看着她,“如果说,你这做只是为了满足我的一个想法,你也不愿意?” “不愿意。”罗丹说道,“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但将另一个女人送到你身边,我做不到。” “不都说,爱是成全,喜欢是占有?”南宫焱烈依然用尽一切办法,在试探,哪怕不惜会伤害到这个女人,“罗丹,你不愿成全我?你确定对我的感情是爱?” 南宫焱烈就是这样阴险狡诈,哪怕自己的妹妹,或是喜欢自己的女人。 他也依然会利用,并且想办法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罗丹咬着颤抖的红唇,“南宫,你也太狡猾了吧,你这是在利用我对你的爱么。” 隔着餐桌,南宫焱烈拿起罗丹的手指吻了一下,毫不吝啬赞美她,“罗丹你今晚很美,我们之间谈什么利用,你只是在帮我……帮我得到一个害我被国际刑警抓的女人,我决定好好教训她。” “是么。”罗丹看着他俊美的脸庞,不相信,“教训她?你确定不是想得到她?” 南宫焱烈没说话。 “南宫,我不明白你,你明知道她心里只有陆白,你得到她也只是一具躯壳,你为什么还要执著于她?” “这个不必你担心,只要她到了我手上。”南宫焱烈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是极度的危险,“我自有办法让她屈服于我。” 罗丹不明白,他到底看上了安夏儿哪里,只是因为那张脸? 还是他们之间发生过很多她不知道的? 但罗丹不会说她已经让人去杀安夏儿了,她只是微笑道,“那知道将她交给你,我将会多一个情敌,南宫你认为我还会把她交给你么。” 告诉南宫焱烈此时她让人去杀安夏儿了,只怕南宫焱烈会生她的气! 她就算不答应将安夏儿交给南宫焱烈,可她也不打算惹他生气,一个男人若是厌恨了自己,那就别指望他会爱上你了。南宫焱烈想了一下,以退为进地试探,“若我说,我只见她一面?并不会带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