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该死,他竟有些期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3章 该死,他竟有些期待!

第143章 该死,他竟有些期待! 夜空下的另一边,s城某一家西餐厅,淡雅清新的装潢格外美观。 安琪儿一袭米白色的裙子坐在一个安静的位置上,直顺的长发垂在她身后,美丽的背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她看着手机新闻上,再也查找不到多少有关于安夏儿怀孕的消息,眉心缓缓蹙了起来—— “安夏儿……你竟然能让人把这个消息压下去?” 她咬着唇。 手指甲刺着手心。 自从安夏儿拿走了安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后,安家就处于了水深火热中,因为她妈每天都跟她爸爸吵架,但安夏儿是夏家女儿的身份公开了,并且她那边又有陆白的关系。安家根本没有办法去把那些股份要回来了。 而她原本想利用安夏儿怀孕的这一消息,给安夏儿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结果才一天——安夏儿怀孕的新闻就消失了? 愤恨,不甘,恨得入骨。 这些情绪像有触手的病毒,正一点点漫延在安琪儿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想到安夏儿她整个人都被恨意笼罩。 “怎么了?”身后传来慕斯城低沉性感的嗓音。 高大的身影走过她旁边,坐到了对面,餐厅里的奢美灯光像白银般洒下来,落在他俊美邪魅的脸庞上,黑色的发,黑色的眸,棱角分明的脸庞轮廓像神工巧匠的艺术雕塑作品,迷人至极。 他点了一根烟,薄薄的烟雾飘过他前面,他的一举一动都是男性的十足魅力。 “哦,没什么。”安琪儿带起清美若百合般的微笑,像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在想家里的一些事,斯城,我陪你喝一杯吧?” 说着她拿起红酒杯子。 红色的酒液,一如她的唇,那样的惑人。 衬上她雪白的肌肤,更是惊艳,她的美,慑人心魄。 慕斯城看了她一眼,“你身体不太好,不必陪我喝。” “一点没关系的。”安琪儿放下杯子,“今天可是我们认识的纪念日,记得以前,我们就在今天这种日子在大学认识的。当时你眼睛受了伤……” “我明天要出趟差。”慕斯城打断了她的话,“若是安氏有什么问题,跟我的助理联系吧。” 安琪称有点奇怪,慕斯城居然打断了她的话。 还是在她讲他们过去的时候。 以前从未有过…… 他刚出去打了个什么电话? “……出差?”安琪儿看着他,“斯城,你是慕氏的总裁,有什么事让慕氏的高层去做就好了。” “我能用三年的时间就在慕氏站稳脚,并从我父亲手里夺过公司的管理大权,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对慕氏各项产业的了解。”慕斯城一边说,一边拿起刀叉开始切牛排,动作利落: “所以这回,我打算去跟进一个新的项目,跟z市的酒业大王王总谈一下。” 安琪儿愣了一下后,缓缓微笑开来,非常温婉贴心地道,“原来是这样,那行,安氏……目前也并没什么事,就是可能安夏儿手中所持太多股份的事导致有些高层有意见。” 提到安夏儿,慕斯城正在切牛排的动作又顿了一下。 他脸上神色不太清明。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眼睛萦绕着。 安琪儿又继续道,“对了,我那个系列的护肤品从市场召回来了,我准备跟开发部的人商量一下,重装改良一下配方……” “琪儿。”慕斯城再一次打断了她的话,“你的工作以及你的想法,我一定会支持你,但有关安夏儿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好么?” 安琪儿细白的手指看着僵了一下,她抬起脸看着慕斯城复杂的目光,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她放下餐具,唇边挤出一丝牵强的笑,“斯城,到底怎么了?你刚才出去……接了谁的电话?” 刚才他们俩坐在餐桌边还好好的。 慕斯城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脸色似乎就不太好了…… 自从上回安夏儿说会把慕斯城抢回去报复她,安琪儿每每都在防着这件事,时刻都怕安夏儿会再慕斯城抢回去。 “难道。”见慕斯城没说话,安琪儿那根敏感的神经立即绷了起来,“……难道是安夏儿打给你的,她跟你说什么?为什么她要跟斯城你打电话?” 看着她瞬间变白的脸,慕斯城缓和下脸色,“没有,是我助理的工作电话,现在安夏儿跟陆白在一起,那个女人又怀孕了,她怎么可能还给我打电话,她有那个脸么。” 淡淡的语言,坚冰一样的冷。 看着慕斯城脸上的冰冷,安琪儿这才松了口气,带起微笑,“也对……她19岁就怀了孩子,未婚先孕在豪门界就是一个笑话,就算媒体压下去了这件事可是我们亲耳听到的,斯城,你不要再理那种不要脸的女人。” 安琪儿的心脏不是很好,目前正在康复的治疗中……慕斯城知道他不能说太刺激她的话。 看着安琪儿美丽脆弱的脸,慕斯城只是轻轻笑笑。 他切下一块牛排时,不经意地说了句,“安夏儿怀孕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对么?” 安琪儿的手有一瞬的僵持,她点了点头,“嗯,但这是事实啊,那天斯城你也听到了,安夏儿跟她那个朋友好像说她要当妈妈了?” 慕斯城没有说话。 动作停顿了一会后,继续切着意大利牛排。 安琪儿想起他以前说过不希望她再插手安夏儿的事,抿了抿唇又解释道,“斯城,我妈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安家为了安氏操劳了十几年,如今安夏儿夺走了安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相当于是要了我妈的半条命。我把这条消息放出去,只是想着看到安夏儿的负面绯面,我妈会好受一点。” 似乎她做这件事,只是迫不得已,只是为了照顾她妈的心情。 慕斯城的眉头皱了皱,没有说什么,只是道,“吃东西吧。” 安琪儿看着他。 “嗯。” 她这才轻轻拿起餐具。 但看到慕斯城沉默的脸色,她心里七上八下了。 从餐厅出来后,慕斯城的助理阿晋正等在车旁。 安琪儿挽着慕斯城的手臂走到车前,安琪儿见慕斯城的助理来了又伫足了。 刚才慕斯城说出去跟助理打电话,难道是叫他的助理过来? 安琪儿对刚才慕斯城在餐厅的态度不太放心,“斯城,刚才你是不是生气了?” 慕斯城停下脚步,“琪儿……” “斯城,我承认我告诉媒体关于安夏儿怀孕的事,是有一些我自己的情绪在里面。”安琪儿马上有点惊慌地看着他,温婉挽着他手臂,“但你不要生气好么,你听我说完。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太生气了,上回我在浅水湾外面碰到安夏儿,你知道她跟我说什么么?” 慕斯城眸子沉了沉,须臾才问,“你在浅水湾碰到安夏儿了?” “那天我爸爸住院了,我出去的时候碰到了她。”安琪儿忙道,“她说她住在浅水湾是要将斯城你抢回去,然后再甩了你报复我们,我……我很生气,其实我怕她会再来纠缠你,勾引你,所以这次我才一时生气就将她怀孩子的事公布出去了。” 安琪儿说到这件事,但真是从眉眼里流露出来的担心……因为她确实担心安夏儿会再跟她抢慕斯城。 慕斯城听到这,好笑了一声,“什么?这是安夏儿那个女人说的?” 安夏儿那个女人居然说要再把他抢回去? 没想到…… “斯城,你不信可以问阿晋。”安琪儿看了一眼旁边慕斯城的助理,“当时是阿晋送我去医院看我爸爸,阿晋当时也在场,他也听到了。” 慕斯城回头问旁边的助理,“安夏儿真是那么说的?” 助理看了一边眸子微红的安琪儿,想起当时的情形,点头,“太子,确实,安夏儿当时确实有说过她要把你夺回去再甩了你。估记她是恨太子你与她解除了婚约,想再报复一下你吧。” 慕斯城唇角的笑意更深了,是么,安夏儿是打着这个主意才会故意来浅水湾住? 慕斯城唇边的戏谑更深,他倒想看看安夏儿想怎么夺回他! 该死的,他竟莫明地有些期待! “斯城?”安琪儿又看着他的脸,“所以这件事你不要跟我生气好么,我只是恨安夏儿,对于她的事我没有办法置身事外。我……” “我不是为安夏儿说话。”慕斯城回过头道,“安夏儿怀孕的话,只是我们中途所听到,如果她不是怀孕了,查到造谣者,她会再做出什么,你有想过么?” 安琪儿的手握了一下…… 难道是安夏儿故意设下的陷井? 不,不可能!安夏儿那个思想单线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心机—— “斯城。”想归想,但她始终有些担心,抬起红红的眸子道,“我知道了,这次的事算我冲动吧,下回我会跟你商量,你不要生我的气。” 她认错得总是特别快。 轻扇着的睫毛,冰雪般清美柔弱的脸,令男人看着忍不住生出无限怜爱。 这种女人投怀送抱,几乎没几个男人会拒绝,个个都想去拥抱她呵护她以满足男人的保护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