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6章……在等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36章……在等你。

“当然,今晚过去的人可不只是艾尔他们。”安德森警探道,“警方也跟他们一起过去了,不,应该说警方早已查到了赛男爵的那座庄园,只要确定南宫焱烈在那,就可以马上进去抓人。” 罗丹眸心颤抖了起来,不行,南宫焱烈还在那……“至于你威胁动植物学家克鲁物利用候鸟去袭击陆少夫人飞机的事,是刚刚陆白刚刚打了电话过来。”安德森一副让她‘死个明白’的架势,“他说克鲁莫父女正在艾尔那,他明天就可以到警方那里去作证是你 威胁了克鲁莫。” “他们,陆白……”罗丹紧咬着唇,“哼,他们动作倒挺快,我想梅勒将安夏儿的位置告诉陆白后,她就将安夏儿接走了吧。接着就通知你们警方来这里等我了!”“这是当然,其实我们警方这边早就怀疑你与西蒙兄弟涉及多起犯罪,只是一直找证据。”安德森道,“女王想庇护西蒙一起不想让警方查皇宫的事以及柯罗韩特遇刺的案子,我们警方也只有与陆白和艾尔联 手了,抓住时候将你们一举拿下才保险!”他又说道,“听说弗隆多带人去珀切福斯家族时,将柯罗韩特王子遇刺那晚的监控给珀切福斯候爵看过了,候爵确认过,当晚你身边的那四个保镖并不是你们家族的保镖,而你又跟南宫焱烈勾结,可以推测 ,那四个保镖可能就是南宫焱烈的人了。” 罗丹冷冷一哼,“我人落到你们手中,你们怎么说都好了不是么!” “难道不是?”安德森走到她旁边,“如果是你在外面聘请的私人保镖,这一趟为什么没有跟你回皇宫?只有一个可能,那四个保镖只是当晚临时跟着你进皇宫。” 罗丹不说话。“南宫焱烈在西莱的恶行世界皆智,他与黑色所罗门的人想盗取西莱国,如今他又参与了暗杀瑞丹的王子。”安德森脚一顿,浓黑双目沉了下去,“难道他还想与你们勾结杀害瑞丹王室的成员,将来操纵瑞丹 国的最高权利层?” “说!”安德森猛然喝道,“南宫焱烈是不是还有什么同伙在皇宫吧?以及你们的同伙除了现在禁足在皇宫的西蒙,还有谁?” 罗丹紧闭着双唇。 她恨不得直接将南宫蔻微交待出去,如果南宫蔻微让女王阻止了弗隆多调查她,那她可能就不会这么快出去……这一切都恨南宫蔻微那个过河拆桥的! 让她回到皇宫,她还就真想当好那个公主等着将来坐上王位了! 可她是南宫焱烈的妹妹,她也许知道南宫焱烈的其他事…… 罗丹按自己的性子,她肯定是想毫无保留地供出南宫蔻微,让瑞丹皇宫直接处置了她,但罗丹又担心南宫蔻微会招出其他关于南宫焱烈的事。 最终,罗丹只是抿了抿唇,想将南宫蔻微留在皇宫自生自灭……因为既然艾尔怀疑了她的身份,估记她也难以坐上王位!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了。”罗丹回答安德森。“不知道?”安德森眼角余光怀疑地看着这个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劫走陆少夫人和西比拉公主的人既然是你们,我不相信你们会大意到让西比拉公主逃走,而且她是从皇宫外面逃回来的,陆少夫人是在 皇宫中,方位并不一样,是你们故意放西比拉公主回来的是么?” 罗丹道,“她逃走了。” “撒谎!”即使这个是贵族小姐,安森德警探也对因此犯罪并不留情地审问,“说,西比拉公主是不是与参与了你们刺杀柯罗韩王子,以及劫走陆少夫人的计划?” “没有。”罗丹冷冷地说,“这西比拉公主自以为是,以为她还真有本事当上女王,这种女人我怎么可能会跟她联手呢!” “你不想交待没有用。”安德森走过来,双目黑沉沉地盯着她,“皇宫中的人已经怀疑西比拉公主,无论她是不是与你们勾结了总会被查出来,而你,现在就跟我们走一趟! “把她带走!” “是,长官!”警察应着,将罗丹拷上从这个藏书室带出去了。安德森警官又看了上有这四个皇宫的卫兵,“刚才罗丹的话,想必你们都听清楚了,她犯下的那些罪行已经得到了她本人的承人。你们可以去报告弗隆多和女王陛下了。而我们现在也将前往禁闭宫拘拿西蒙 。” 四个卫兵看了眼对方,没有阻止,一个人跟弗隆多打电话了,另一个人给国王岛那边打电话了…… 当晚,西蒙看到警方时,他才知南宫焱烈果然没打算来救他。 他气怒指着这些警方,“你们无权抓我,我是当今女王的女婿,下一任女王的丈夫,没有女王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能动我!” 弗隆多带着两个卫兵,从外面进来,“我下的令。” 西蒙天青双眸放大,“弗隆多,你!” “对,是我。”弗隆多冷看着他,“西蒙先生,对于你的罪行警方那边的证据确凿,为了王室的颜面和瑞丹的国威,你休想逃出法网。”西蒙被两个警察从身后抓着他的手臂,但他还是如落难的挣扎者一般拖着两个警察来到弗隆多面前,咬牙鼻指地对弗隆多道,“弗隆你他妈少废话,你让女王过来,你不过就是女王的一条狗你还想违抗主人 的命令!” 弗隆多面无变化,“几位警官,你们可以带走他了。” “走!” 警察押着西蒙将他往外面推。 被警察带走的西蒙往回怒道,“弗隆多,你就是女王的一条狗,你无权对我这个贵族出手,我不信女王会让警方抓我!一定是你!” 弗隆多推了一下眼镜,眼镜闪了一下光,“对,是我……因为我看不惯你们这些仗着贵族家世为所欲为的人。” 珀切福斯家族的城堡庞大,建于一座半山腰中,并处于斯特戈尔摩城内最方的方向。 夜晚九点,皇宫波涛暗涌,但珀切福斯家族城堡内却难得显得平静异常,抬起头,甚至可以从瑞丹一向云层厚积的空中看到星辰。 陆白站在礼宾堡的院中,长身玉立,负手看着浩瀚而又显得温柔深沉的夜空——那闪着星辰的夜空极像他女儿房间的窗台,lulu靠床的窗台纱帘上装了许多发光的星星灯。 他的愿望并不是成为世界极的厉害人物,而是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一个男人的成功并不是看他赚了多少钱,而是看他在没有照顾好家,有没有让家人幸福,这无论外界怎么定义他,这都是他心里的目标。 “陆先生,看星星吗?”身后传来悦耳的声音,“好雅兴!”听到这个声音,陆白薄唇缓缓泛了起来,“不,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