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谁伤了你的脸?!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37章 谁伤了你的脸?!

陆白回过身,见安夏儿已经来到面前,梅勒站在她身后。 安夏儿穿着一件带帽子的米色风衣,帽子如斗篷般戴在她头上,为她脸上的微笑,增添了一份神秘与甜美,帽子的影下,她的眼睛更显得发亮,两片美好的瓣弯弯地挽起,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弧度。 陆白点了点头,“嗯,确实等了很久……你不是在的时间度日如年。” 安夏儿嘴角的笑意更深,“不能吧?你不已经在罗丹身边安插了眼线,找到我也只是早晚的事。我可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一点。” “罗丹也并不是完全信任她。”陆白扫一眼安夏儿的身后的梅勒,“不然她之前就不会只身一人前往柯罗韩特的藏书室,没有带上梅勒。” “是,陆先生,还有罗丹一般去实验室或者她上回去见南宫焱烈时,也不会带我去。”梅勒朝陆白鞠了一下,“现在才将陆少夫人带回来,让陆先生您担心了。” “你可以退下了。”陆白淡然道。 “是。” 梅勒退了下去。 安夏儿微微一笑,“想我?” 陆白张开手,“来吧,宝贝。” 安夏儿马上三步并成两步跑上去,往他身上一跳,整个人抱在了他身上,“哈哈哈,我回来喽,这几天传不出消息我都怕你担心跟艾尔他们闹翻了呢!” 陆白抱着爱妻,也笑说,“也就差一点了,如果不是看在以前跟艾尔认识的份上,我可能就会与珀切福斯家族为敌了,顺带找瑞丹的王室算账!” 安夏儿捧着他英俊的脸庞,争抢似地亲了一下他的唇,“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别呀,劫走我的人又不是艾尔或是女王,你不能祸及无辜。” “嗯,你回来他们没就没事了。”陆白将体重已经不轻的安夏儿放了下来,看了看她全身上下,宽慰地叹了口气,“很好,看来你没缺胳膊断腿,身上应该也没受什么伤,不然我真要去杀了那两个女人。” “哈哈,哪能呢!”安夏儿张开手,让他看着完好的自己,“人家还想用我威胁你呢,南宫蔻微冒充了一个公主还想在我面前耀武扬武呢,才不会马上杀了我。” “不,你这几天没消息确实将我吓到了。”陆白好笑着又有些生气地向她走来,“我这几天一直在后悔那晚不该让你跟警方的人走……” 双手将她脸一捧,又猛地吻上她的唇。 以解他这几天相思之苦! “唔……这不刚好也抓住了罗丹和南宫薇微的把柄么?啊!”安夏儿说着,脸上被陆白捏着发痛,“我来亲你就好了,你快放手放手!” 陆白皱了下眉,松开了她的唇,“怎么了?” 安夏儿捂着脸颊一边,“糟了,一时得意忘形竟然忘了……” 她风衣外套的帽子从头上滑落,陆白拿下她捂着脸的手,只见她本来动人的左脸颊上有两道交叉的伤疤,而且从已经结痂的程度上看,已经有几天了。 “怎么回事?谁伤的?”陆白马上抓着手,褐色瞪大看着她的脸。 安夏儿侧了侧脸,想躲避,本来她让梅勒拿了件带帽子的衣服就是想暂时挡住,不想让陆白太担心。 见陆白看到了瞒又瞒不住了,她抓抓脑袋,咧开一口玉齿笑笑道,“嗯……一点皮肉伤,毕竟我是深入敌阵嘛,总会有点——” “谁?”陆白见有人伤了安夏儿的脸,整张脸色可怖起来,“哪个找死的敢伤你的脸,罗丹?还是南宫蔻微?” 吃雄心豹子胆了! 他妈活腻了! 安夏儿没有想到陆白会这么大反应,她眉角尴尬地滴下两滴汗,“那个,陆白,我想先问问啊,你是觉得你老婆的脸伤了破坏了原来的美感而感到生气,还是因为……有人伤了我的脸生气?” 这两者不一样的啊。 前者是因为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破坏了,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损害。 后者是心疼对方,见不得她受伤…… 陆白原以为安夏儿真是毫发无伤地回来了,看到有人直接在安夏儿脸上画了一道叉,他两只手紧握了起来,冰冷的眸心里燃起寒冷的怒焰,“有区别么?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两个女人找死!” 看到他愤怒地转身似乎就要去手刃那两个女人,安夏儿忙拉住他,“唉唉唉,陆白,你等等,我就是点皮肉伤嘛没什么大不了了。如果你们现在有什么正在进行的计划,别因为我这点小伤打断了。” 陆白回过半张冰川般的侧脸,“那你的意思,是我老婆脸被人划伤了我要当着没看到?” “我没这么说。”安夏儿扯着他的衣袖,走上去,从背后抱住他。 “……” 陆白感觉到身后的安夏儿,他呼吸停顿了一下。 半晌,他咬了咬牙,“抱歉,是我的责任,那晚我不该让你跟警方的人走。” “说什么呢,那是我自愿去的嘛。”安夏儿脸侧着他坚实的后背,安心地松出一口气,“不然像罗丹那么狡猾的女人,我不是落到了他们手上,她和南宫蔻微怎么可能跳出来呢。” 又道,“现在不刚刚好,刚才回来的途中,听那个梅勒讲你已经通知警方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等罗丹了是么?如果她回去了,那就抓了她一个现行了。” “不,她已经回去了。”陆白薄唇冷扬,“刚才安德森警探已经来过电话了,他们已经拿下罗丹以及西蒙,今晚,皇宫……是由弗隆多说了算。” “啊?那女王?”安夏儿震惊地抬起了头,“她不是不想让警方查柯罗韩特的案子,想保护西蒙么?会让警方带走西蒙?” “原来你也知道了。”陆白笑。 “我猜的。”安夏儿道,“柯罗韩特遇刺的那晚,女王将西蒙禁足的皇宫,我就猜她大概是不想让警方去拘捕他了,我和南宫蔻微被劫走后,女王肯定又会借口让警方先找去我们吧……” “不愧是女人的视觉。”陆白讽刺女王道,“你居然也想到女王那个老女人的企图。”“啊?她真这么做了?”安夏儿惊讶不已,“看来我不在这三天,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她真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