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 咎由自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39章 咎由自取!

第1439章咎由自取! 艾尔一笑,走到陆白所站的窗前,“还能去哪,听到罗丹在皇宫被警方抓了,西蒙也被拘捕了,他们母亲肯定是找娘家帮忙了。我父亲今天晚上去走访其他贵族了,想争取明天陛下回到皇宫后,联合一起向陛下进言,为西蒙和罗丹说话吧!” “哦,那你呢?”陆白问艾尔。 “我?面临珀切福斯家族一个少爷和小姐被警方抓走的情况下,即使我也不能只坐在家里了。”艾尔叹了一气,看着外面夜色下皇宫的方向,“我父亲说让我连夜赶去国王岛,先将情况告知女王陛下,先替西蒙和罗丹向陛下求个情。好从弗隆多他们那帮幕僚的联合弹劾之下保住西蒙和罗丹。” 因为今天上午弗隆多过来时,便已经通知了候爵不能插手此事,因为他是西蒙与罗丹的父亲,有教子女无方的连带责任。 陆白唇角动了动,“那你今晚会去将女王搬出来么。” “我当然不会去。”艾尔笑着说,“等我父亲回来,会听到我今晚刚好病发不便出门,于是,又给我们争取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陆白也笑了,“如果陆商还在世上,我可不希望我们关系像你与西蒙一样。” “你说陆二少?”艾尔看了一眼他,“陆二少也是可惜,如果他当年和你一起活下来了,陆白你如今肯定不必这么忙,即有陆家又要帝晟集团要兼顾,对,还有妻子儿子。真是大忙人啊你,有时想想我挺佩服你的。” 他连管理公司和掌管家族都几乎算尽机关,最终还是被西蒙在他的餐饮中投了慢性毒才会病情加重…… 导至现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才会落到西蒙手上! “说得好像你不必兼顾珀切福斯家族和你们家的能源公司一样。”陆白道。 “无论怎样,我会比陆白你清闲。”艾尔微笑道,“因为我不会结婚。” 陆白蹙了一下眉,“艾尔,其实西比拉公主未必死了,警方也许会从罗丹口中……” “好了,陆白,不说我了。”艾尔中断了陆白安慰他的话,“我真的要恭喜你,你有陆少夫人那样与你恩爱的妻子,有可爱的儿女,即使之前,与陆二少也兄弟和睦。不比我,母亲死了,父亲再娶,继母生出一个弟弟和妹妹与我也只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他咖啡色的眸心冷了下去,“故现在将他们除去,我也丝毫不在意!手足之情更是不存在!” “西蒙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掩护,作违法生意,以及对大使馆下手,即使你不对付他,瑞丹的警方也不会放过他。”陆白替他开脱。 “至于罗丹。”艾尔说道,“她一意孤行恋慕南宫焱烈,有今天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不,简直是愚蠢,也不看看那个男人值不值得她抛下一切去追随他!” 如果罗丹没有做得太过份,艾尔可能还会出手救那个妹妹一把,陆白知道这一点。 但从今安夏儿的口中得知,罗丹是调换西比拉公主的主谋,也许她还将真正的西比拉公主给杀害了。 这是安夏儿在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中,从罗丹和南宫蔻微口刺探所得知的,原来的西比拉公主在那场摔马事件中换成了南宫蔻微。 罗丹若杀害了艾尔喜欢的人,这让艾尔如何再去救罗丹? “罗丹与南焱焱烈勾结刺杀柯罗韩特王子,她也不用你出手,瑞丹王室都不会放过她。”陆白安慰艾尔,不救罗丹不是他的无情。 最后艾尔叹了叹,“算了,让他们自食恶果吧!” 珀切福斯城堡大门外面,大门正在打开,候爵的车正在进来。 艾尔在窗口中看到外面,斯文的微笑又漫了起来,“好了,我父亲回来了,我也该躺回床上去装病了,不然可没法说明我为什么没去国王岛求见女王陛下的事。” 刚走开两步,艾尔又回头问陆白,“对了,南宫焱烈那边的情况如何?抓到那个男人了?” 陆白手负在身后,“警方那边说攻进那座庄园后,发现那座庄园的候赛男爵已经死了,南宫焱烈不知去向。” 艾尔不意外,“不愧是被称为陆白之前唯一的对手呢,果然不是能轻易被抓到啊。” “算他跑得快,落家之犬也就只有逃跑的本事了!”陆白脸庞冰霜。 “那抓南宫焱烈的事就交给国际刑警吧。”艾尔道,“明天女王陛下返回皇宫后,可能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浪了,我们还是准备好面对我瑞丹这个风烛残年又固执的女王吧。” 又看了一眼里面,“还有,希望我带来的医生能对陆少夫人的伤势有所帮助,那我先走了。” 艾尔走后,陆白打电话给安夙夜,“安夏儿回来了。” “姐姐有没有事?”电话那边安夙夜马上问,“她有没有受伤?” 陆白想到安夏儿的脸,紧握着手,“……皮肉之伤。” “……什么意思?” “见面后再说吧。”陆白不想让他们兄弟分心,“你们国际刑警那边情况怎样?斯特戈尔摩的安德森警探来电话,说南宫焱烈从他们警方的眼底下逃走了。” “我知道,我现在正在斯特戈尔摩警方总部。”安夙夜马上道,“他们将那座庄园里里外外的监控记录带回来了,庄园大门的监控显示,在今晚安德森警探打电话让庄园外面的人攻进去之前的两分钟前,有两个号称是庄园男工人的人开着车出去了,说是庄园内有灯坏了候赛男爵让他们及时出去采购……” “就那样让他走了?”陆白咬牙,褐色冷眸映着夜色的星光一瞬迸发。 这都不用问,南宫焱烈当时肯定是换上了庄园男工人的衣服坐那辆出去了。 那说明安德森警探用罗丹的电话跟南宫焱烈讲话时,南宫焱烈已经换上男工人的衣服上了车,听到罗丹中了陷井,他便马上离开了那座庄园…… “当时警方的人是着重盯着庄园里面的候赛男爵。”安夙夜说道,“从监控录相上看,那两个男工人穿着工作服又戴着帽子,确实看不出是南宫焱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