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嫉妒她的美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43章 嫉妒她的美貌

“明天女王她自会让我们再次去皇宫。”陆白冷冰冰地笑道,“毕竟她一回到皇宫看到西蒙和罗丹都被抓了,不可能无动于衷,也许还会对弗隆多大发雷廷。” “那我们要不要帮帮弗隆多先生,毕竟现在看来,他还挺正义的。”安夏儿说。 “这是他们皇宫内部的事,弗隆多那么做是有他的立场。”陆白说道,“他跟女王的事我们不必去插手了。” “你说得也有理。”安夏儿想了一下,又叹了叹,“现在的麻烦我们能不沾那就不沾吧……” 毕竟他们这一趟在瑞丹,只是客人,惹上更多的事更难以脱身。 在安夏儿想着明天又将会面对什么情况时,陆白的吻轻轻落在她头顶,“不打算安慰一下我?” 安夏儿回过神,“啊?” 抬起脸。 望着陆白简单可以称之为无敌的俊脸。 他责怪地看着她,“这几天,我可不是一般地担心你,你说你当时要求跟警方走有没有考虑过我?” 安夏儿捧着他的脸,直接朝他的唇上吻了上去,将他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陆白化为主动,手按着她的后脑,使吻至更深。 秦修桀和祈雷回来时,阿瑞斯和梅勒正在礼宾堡。 秦修桀快步走到阿瑞斯面前,“听说少夫人找到了?” 阿瑞斯环着手臂,伸出一只手拇指指了一下陆白和安夏儿卧室的方向,“回来了,跟陆白在里面,艾尔先生和医生刚走不久。” “什么,医生?”秦修桀一惊,“少夫人受伤了?” “伤得重不重?”祈雷也马上问道,“既然受伤为什么不去医院?” 这几天,祈雷跟着秦修桀,一直在外面找罗丹的实验室和西蒙的房产,只是都没有找到关着安夏儿地方,现在才知道安夏儿是在瑞丹皇宫中。 所以听到安夏儿回来了,他们马上赶回来了。 面对他们的着急,阿瑞斯道,“别急,少夫人没受什么重伤,总得来说是皮肉之伤……不过是伤到脸上,担心会影响容貌,才着急让医生过来看。”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也不是什么重伤,秦修桀马上松了口气,“是,那么好。”脸上受点什么伤,对他们男人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对女性而言,可能就不一样了。 秦修桀又问,“那会影响容貌么?” 阿瑞斯回想起安夏儿脸上的那一个叉,脸色寒了寒说,“只能说,对少夫人下手的人是纯属嫉妒她的美貌,才会下那样的手。” “罗丹?”秦修桀道,“听说罗丹不是喜欢那个南宫焱烈,南宫焱烈对少夫人有意,她是因此下毒手?” “也有可能是南宫蔻微。”祈雷说,“那个女人与少夫人结怨已深。” “这个我没听少夫人说,不过陆先生应该知道了。”阿瑞斯道,“他看到少夫人脸上的伤,不可能不会过问。不过我想不是罗丹就是现在那个假公主南宫蔻微吧。” 这个,在安夏儿被劫走之前,他们就从陆白口得知了现在这个假公主可能是南宫蔻微。 “那夏……少夫人人怎样?”祈雷有点担心安夏儿的状态,“她情绪好么?” “少夫人看着倒没什么难过的。”阿瑞斯说,“毕竟现在的医疗发达,也许想去伤疤不是什么难事吧。只是陆先生脸色一直难看。” 秦修桀笑了,“这是当然的,有人伤了少夫人一根头发陆总都会生气,何况是伤了少夫人的脸,陆总现在的心情多半是想宰了那个人吧!” “你们那边怎样?”阿瑞斯又问,“虽然现在查到罗丹和西蒙犯下的罪证,警方已经将他们兄妹带走了,但明天听说那个女王会回皇宫,她可能会想再将罗丹或西蒙捞出去。” “想再捞出西蒙是没可能了,毕竟他涉及大项犯罪,还向z国大使馆下手了这已经涉及到了国际外交的矛盾。”秦修桀说,“至于罗丹,听说她勾结南宫焱烈刺杀柯罗韩特王的证据也找到了?”“对,那个安德森警探在皇宫关着少夫人的地方,亲自逮到了返回皇宫欲带走少夫人的罗丹。”阿瑞斯说道,“据说当时罗丹正在跟南宫焱烈通电话,加上皇宫那晚的监控录相,已经坐实了罗丹与南宫焱烈勾 结刺杀王室王子的证据。” 秦修桀眼睛冷了冷,“是么,这么说,就剩那个假公主了。” “对,现在这个迂腐顽固的女王护着那个假公主。”阿瑞斯说,“如果到明天,罗丹还是没有交代那个公主的事,恐怕我们还得再找到更确切的证据,以证明那个假公主的身份。” “假的始终是假的,披上龙袍也成不太子。”祈雷说道,“会有办法的,今天我们刚得到消息,罗丹应该还有另一个实验室。” “嗯?”阿瑞斯看向秦修桀,“之前电话里怎么没听你们说?” 秦修桀说道,“是珀切福斯家族的斯蒂芬管家今天临时所想起来的,说罗丹在加入瑞丹皇家科学院之前,曾经还建过一个实验室,只是许久都没有提起过了,不知道那个实验室罗丹还有没有用。” “你们直接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万一那座实验室还有什么内容?”阿瑞斯道,“怎么不让那个斯蒂芬管家带你们去看看?” “不,那个斯蒂芬管家也并不知道罗丹那第一座实验室在哪,他说要回来再想想。”秦修桀道,“刚好听到少夫人回来了,我们回来看看情况。” 阿瑞斯看了眼站在一边的梅勒,“我们这个线人不是回来了,也许她能知道什么?” 秦修桀看过去,“能在罗丹带走少夫人之前,将少夫人救回来,还算是你大功一件。” 陆白手下,一般是秦修桀负责跟各国的线人联系。 梅勒像个女武士一样站着,背手在后双腿微开地站着,听到秦修桀的话她颔下首,“不,还是迟了一步,让少夫人脸上受伤了。”“那你应该还没有完全取得罗丹的信任。”秦修桀来到她面前,盯着她,“不然她之前不可能不告诉你少夫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