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7章 这是在打我的脸!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47章 这是在打我的脸!

“想玩的人,你是理解不了他们。”陆大总裁表示,“你从西莱回来后,他们是变老实了,原先他们也不是怎么爱听话。” “有你这么说儿子么,我觉得小宸和小玺乖极了!”安夏儿反驳。 “叩叩!”卧室外面传来敲门声,“陆先生,二十分钟后出门去皇宫。” 陆白对安夏儿道,“听到了么?先去换衣服,魏管家会带人去找他们,我们等下要去皇宫,别忘了瑞丹这边的事还没完。” 安夏儿只好暂时压下了这颗不安的心,当天上午换衣上妆后,与陆白和珀切福斯家族的人再次去了瑞丹皇宫。 皇宫,女王办公室。女王将最新逞上的报告文件砸到前面的弗隆多身上,青色的脸皮气得抖动,她一字一句几乎怒吼着,“弗隆多,你这是背叛我么?趁我不在皇宫的一天,你就让人翻了柯罗的案子,如今串掇警方来逼我了么 ?要我将西蒙交出去,告诉天下人是西蒙对z国大使馆下的手?枪毙他给z国交代?” 她拿着另一份文件,走到弗隆多面前,拿着文件的手发抖,“还有罗丹,是她勾结国际罪犯南宫焱烈刺杀了柯罗?也要问她的罪?你要将这个我瑞丹最优秀的科学家给关进大牢?”“陛下,请你好好看着这两个报道。”弗隆多低着头道,“西蒙的罪证已经无法翻供,罗丹不止勾结了南宫焱烈刺杀王子,从她的私人实验室还搜到过份的罂粟还有违禁药物品,就是当年陛下您亲自下令禁止 的可令士兵假死的化学药……” “住口!”女王的声音像在粗吼,已经气愤到了顶点,“我问你,为什么要让人查柯罗遇刺的案子?” “陛下,柯罗韩特是瑞丹的王子,他的死不能不查清楚。” “我!问!你!为什么要让人查他的案子?”女王再次怒吼道,“你不是不知道,我打算赦免西蒙,为了西比拉,这必须将柯罗的案子挡在警方的面前!你为什么要违背我的命令?” “陛下,西蒙不值得赦免。”弗隆多说,“他犯下的罪……” “住口!”女王气得简直想要一刀捅向她这个最忠实的秘书,高高在上的她,深深地感觉到了她最信任的人的背叛,“弗隆多,我那么信任你,整个皇宫。我最信得过的就是你,你如今竟也背着我忤逆我?” “陛下……” “西蒙他犯了罪又怎样?”女王张开手,突然大声而愠怒道,“难道我身为整个瑞丹的女王,我连赦免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么?” 女王办公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自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去。 只有弗隆多在这承受着来自女王滔天的怒气! 但他昨天既然决定了让警方抓走了西蒙和罗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他半垂着头,“陛下,昨天是我没有事先跟你报告,你可以定我的罪,我没有怨言。但西蒙与罗丹,这两个人不能赦免。”“你还敢,还敢说?”女王悲怆又心痛,“你明知道我想要保下西蒙,明知道罗丹是我最欣慰的一个年轻的科学家,弗隆多你倒好,一天,就昨天我回了国王岛一天的时间,你就让警方将他们兄妹抓走了,还 查出了刺杀柯罗的人。” 女王又点点头,“很好,非常好,弗隆多你真是有本事。” “陛下,不敢。”弗隆多马上道。 “啪!” 女王一耳光扇在了他脸上。“你就是太敢了!”女王摇摇头,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最信任的弗隆多,“我看我平时就是太器重你了,你已经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弗隆多你如今已经敢背着我下命令了,如今整个瑞丹,你是不是想说,可以由 你说了算了?”“陛下言重了!”弗隆多马上半鞠下腰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陛下,西蒙不能不除,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一案不能不查,拖延着恐怕有损王家威信。陛下是爱女心切,不愿令西比拉公主伤心,才想护西蒙 ……所以,陛下下不了手,就由我来吧。” 女王拍了拍自己胸口,红着眼睛问他,“你觉得,你是在为我分忧么。” “是,陛下!” “但我现在很心痛!”女王苍老地吼道,“我很痛苦!西蒙被查出犯罪,那就是在打我的脸,因为是我亲自帮他和西比拉订的婚!” 弗隆多紧握着手,“陛下,对不起……” “我看你这个内阁幕僚长,是当够了。”女王最后痛心疾首地道,“我会罢了你的官职,将你逐出瑞丹政界和皇宫,我的身边不需要你这个秘书长了。” 弗隆多已经料到了这一切,但听到,他还是心痛地咬了咬牙,“……是,感谢陛下多年以来对我的重用,您的处置我毫无怨言。” “滚出去!”女王浑身都在颤抖。 “是。”弗隆多低着头,往后退,退出办公室大门。 外面的女王办公机构大厅里,其他工作人员都静静望着这一边。 大家都知道,昨天是弗隆多一人下的决定,女王回皇宫肯定会生气…… 弗隆多出来后关上了女王办公室的门,依然冷静着面孔,对整个办公大厅的人说,“从今天起,我将不是内阁慕僚长,也不是陛下的首席秘书,我会离开皇宫。陛下身边,靠你们了。” 所有穿着西装和套装的人都站了起来,“弗隆多先生……” “我昨天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查出柯罗韩特王子的案子,让警方抓走了西蒙和罗丹,就作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弗隆多说道,“一个国家,不是君主一个人能治好,官臣们有责任协助。” “弗隆多先生!”其中一个人道,“陛下是要罢了你的官么?我们跟陛下求求情吧?” 其他人都激动了起来。 “不必了。”弗隆多道,“陛下身体不好,别再惹她生气,今天上午的贵宾茶会,你们好好主持,陛下将会在茶会上接见珀切福斯家族的人和陆白他们。”女王办公大厅的人即使舍不得弗隆多,但在这个关头,也只有谨记下他的交代,一一分头去张罗茶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