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紧张的茶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48章 紧张的茶会

弗隆多从女王办公机构处出来后,柯罗韩特王子的管家黑斯正等在外面。 弗隆多看着他,“黑斯管家有事么?如果你有其他的事,恐怕我不能帮你忙了,但你可以亲自凛告陛下。” 黑斯看着弗隆多平静的脸色,“听说,你要被罢官?” “已经罢了。” “……”黑斯顿时震惊,但又缓缓地叹了口气,向他鞠了一下,“感谢你,弗隆多先生,若不是你,恐怕王子的案子陛下是不会让人查的。” “我不过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弗隆多说,“还有你说得对,我现在确实已经不是内阁幕僚长了,如今柯罗韩特王子已经不在了,黑斯管家你后面是继续呆在皇宫还是作其他打算?” 黑斯叹了一口气,看着这座雍容华贵的皇宫,“曾经,我是以辅佐王子坐上王位为目标,准备一生追随他,现在的话,我也会送他到葬礼结束,我会陪王子到最后。” “是么。” 没有任何情绪的话,弗隆多说完便从黑斯旁边经过了。 走下台阶,他的车候在女王办公机构大门外,在他上车时,所有卫兵都对这个最受人敬畏的慕僚长鞠躬。 弗隆多的车刚离开,费德罗就跑过来了: “怎么,听说陛下非常生气,弗德罗先生要被……” “他说他已经不是闪阁幕僚长了。”黑斯道。 “什么?” “可能真的被革职了。” “……”弗隆多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说道,“陛下真那么绝么?弗隆多先生简直就是她的左右手啊,这么多年以来,若不是弗隆多先生,陛下她何以能将政事管理这么好。” 黑斯叹了一口气,“因为这回弗隆多先生触了陛下的逆鳞吧,陛下并不想查王子的案子,但弗隆多先生趁她回了国王岛时忤逆了她的意思。再加上罗丹也被牵扯了进来。” 费德罗心里纠结起来。 想着他让他的堂弟安德森警探进入皇宫,并且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是不是做得不对?因为他私自让安德森警探来皇宫才抓到了罗丹。 这才让女王更加气怒,所以才一气之下革了弗隆多的官位? “听说。”黑斯眼角扫向这个皇宫总管,“昨天是你私下同意让那个安德森警探去王子的藏书室了?” “……”费德罗咽了咽,“我只是觉得他分析得有理,所以想让他试一试,看他是否真能在皇宫中抓到返回来的罗丹。果不其然罢了。” “哦?”黑斯拖一个音,不知是不是怀疑了这个费德罗与那位警探私下有什么关系。 因为一个皇宫总管,想要徇私买通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除非是有关系。 “听说,是黑斯管家你利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日夜查看皇宫的监控记录,才从那晚的监控中发现了端倪?”为转移这个话题,弗德罗又问黑斯。 黑斯想起刚才费德罗的话,叹下一口气,“我也只不过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我是王子的私人管家,王子遇害后,不论别人上不上心查他的死,但我肯定会去查。” 看着他目光愈发透露出来的坚决,费德罗道,“那黑斯管家,柯罗韩特王子的死已经查出来了,是罗丹勾结南宫焱烈所刺杀。待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结束,你还会留在皇宫中么?” “我有留在皇宫中的理由么?”黑斯不明显地笑笑。 “黑斯管家谦虚了,现在我负责整个皇宫的卫兵,那些卫兵有金敬重你我很清楚。”费德罗说,“毕竟之前负责皇宫卫兵的人可是柯罗韩特王子,想必柯罗韩特王子他是时常让你代为管理卫兵吧。” “王子所交代的事,一件我也不会怠慢。” “所以,你以后可以继续留在皇宫。”费德罗说道,“既然王子他不在了,上面也会给你安排其他的工作岗位。” 黑斯道,“你就不怕我留下来,抢了你的饭碗?” “你说是我这个皇宫总管?”费德罗笑道,“有些岗位,有能力者居之,如果上面认为黑斯管家你来当会比我更合适,那我愿意与你竞急。”不想黑斯却不在意,“算了,我对什么皇宫总管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为王子效劳而以。至于之后还留不留在皇宫……”他看着皇宫远处的天空,目光复杂,“到王子的葬礼结束再说吧,对王室和女王忠心如 弗隆多先生,如果他之后都被逐出了皇宫,我想我也没必要呆下去。” “弗隆多先生逐出皇宫倒不至于,至少目前不会。”费德罗道,“现在我们并没有接到弗隆多先生马上离任的通知,如果陛下没有说马上让他离开,按皇宫离职的制度,他至少会任职到这个月结束。” 考虑了一下,又道,“不过惹怒了陛下,弗隆多先生这一个月不会再受重用就是了,可能会被派去做些其他不重要的工作。” “这比马上离职还让人难以忍受吧,原本只居于女王之下的内阁幕僚长,让去做下等工作的话这就是羞辱吧!”黑斯抿了抿唇。 上午女王的茶会上。 秋日的阳光像金子一样照耀着女王的宝座,照耀着女王头上的王冠,白色歆宝石的大理石茶餐桌呈方型摆在皇家花园中。 女王坐在上座,后面站着侍女以及随行官,她左边是西比拉公主,左右是几个王室成员。 陆白和安夏儿,珀切福斯家的人坐在女王的对立面。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警方的代表。 斯特戈尔摩的警方总部局长,和查出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一案以及抓到罗丹的警探—安德森。“昨天的事,我已经看过了报告。”女王的声音从上座中传来,“首先,对于安德森警探破了柯罗遇刺一案,并抓住了涉及刺杀王子的罗丹,在这应该给予嘉奖。斐特局长,传我的意思,这位安德森警探升三 个警衔。” “陛下英明。”斐特局长说。 “谢陛下。”安德森警官道。 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敬礼。“大家看看,这就是我瑞丹的警方,名不虚传吧?”女王微笑着问其他人,“在我回国王岛一天,警方他们就已经破了王子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