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谁撒谎?!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49章 谁撒谎?!

“陛下,确实,咱瑞丹警方的办案办度是国内外出名的。”有王室附和地说道。 “陛下,这说明他们确实有尽办。”艾尔说完,他旁边的候爵就皱了下眉,用压低的声音道,“你这话不该说。” 作为侍奉女王多年的贵族,候爵岂会听不出来,此刻女王的夸赞只是暴风雨的前奏。 “确实是尽力了,作为瑞丹的警方,自然要尽力。”女王端着高高在上的威严说,“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她又带起笑看向陆白所在的方向,“陆先生并非瑞丹人,只是贵宾,听说他这几天也在派人搜查罗丹的实验室,进而找到了罗丹私藏违禁药物的证据。作为一个贵宾会如此为我瑞丹尽力,我代表女王在此对 陆先生表示感谢,也请其他的王室好好看看,这几天,你们是在做什么呢?” 其他王室低头的低头,沉默的沉默的。 因为他们都听出了女王的批责。 是因为昨天弗隆多让人查柯罗韩特的案子,甚至带人去珀切福斯家族抓罗丹,他做出如此之大的越权之事,这些王室居然为没有人站出来! 而女王明着是感谢陆白,暗里也是说他管闲事。“陛下不必客气。”陆白语气平淡,“罗丹和西蒙勾结南宫焱烈,以及你身边这位假‘公主’,劫走了我夫人,我自然不可能不管。别说她是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即使她是你们王室成员,敢对我夫人下手, 我也不会顾及什么。” 西比拉的脸色马上沉了下去。 “假公主,怎么回事?”其他王室交耳议论了起来。 “艾尔,怎么回事?”候爵也皱眉对身边的艾尔。 艾尔微笑着,“父亲,这是陆白所查出的另一件事……” “什么?” 候爵马上看向女王身边的西比拉公主。 南宫蔻微刚想说什么,女王便举起手拦住了她,而是用平静的语气问陆白那边,“说到这,还没有恭贺陆少夫人平安归来呢,陆少夫人,这几天,让你在瑞丹受惊吓了。” “谢陛下的问候。”安夏儿道,“惊吓谈不上,毕竟我也是风浪里过来的人,什么样的人都见识过。只是有些惊讶,想不到在陛下的王宫中,还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人。” “还有。”安夏儿撕下脸上贴的纱布,在阳光下微笑道,“我也不是完全无事,如大家所见,劫走我的那些人划伤了我的脸。这笔账,我是不可能不跟她算的!”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 南宫蔻微瞳孔瞠大,为什么,为什么她脸上的只是结痂了?为什么没有烂掉? 她当时明明狠狠地划了安夏儿脸上两刀,这点程度,很明显不是南宫蔻微所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当时划伤安夏儿的脸后,安夏儿流血不止进而死掉,或者是伤口发火溃烂!最后面目全非,无颜站在众人面前! 安夏儿目光露出冷冷的微笑,看着南宫蔻微,“这位西比拉公主,你没有想到,我能回来吧?很失望么?”“我不明你说的话。”南宫蔻微面对整个茶会上的人,维持着她的形象,不明白地道,“陆少夫人是在怪我先逃回来了么,没有救你么?陆少夫人,请不要怪我,当时我实在太害怕了,挣脱绑匪的关押后,拼 死才逃了回来……” “你说话真是不心虚呢。”安夏儿道,“你逃回来?你是罗丹送你回来的,在你回来之前,你还划伤了我的脸。你与罗丹他们是一伙的。” “我说明两个问题!”南宫蔻微咬牙道,“你是公主我也是公主,对我以‘你’相称,陆少夫人是不是太无礼了;二,你说我划伤你的脸,以及与罗丹是一伙的,陆少夫人你有什么证据?” “那我也回答你两个问题。”安夏儿一一反驳道,“第一,你不是公主,你不配在我面前自称公主;第二,我本人就是最大的人证,你在我面前亲口称承认了,你并不是西比拉公主,而是另一个女人……” “住口!”南宫蔻微愤怒道,“这一切都是你血口喷人,母亲,她太无礼了!” 女王脸上也失去了笑容。 干扁的唇涂着唇脂,紧抿着,忍耐着。 “我血口喷人?”安夏儿看了一眼安德警探那边,“警方知道,你当时说你是从斯特戈尔摩城效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逃回来的。而我一直都被关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 “那就是我逃脱后,那些匪徒将你转移了!”南宫蔻微道。 “我没有转移过,我在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还看到了你和罗丹,之后罗丹将你送回去了。”安夏儿道,“你在撒谎。”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撒谎而不是你撒谎?” 在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时,女王摆了一下手,“众位请安静。” 周围的声音落下,女王道,“这就是我请大家来到这个茶会的原因,有些事需要当面理清楚,该感谢的人我会感谢,但如果是恶意中伤我与以及王室的人,用陆先生的话来说,我也不会不管。” “所以陆先生,你说我身边的西比拉是位假公主,原因就是因为陆少夫人的话么?”女王问向陆白,“还是别的意,是想说她作为一个公主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所以说她是个假公主?”“我的意思是前者。”陆白不客气地道,“你身边这位不是陛下你的女儿,她只是一个与罗丹和西蒙勾结,绑架了我妻子以及伤了我妻子脸的人。我不认为她有资格坐在陛下你的茶会上,至于证据,前天这位 假公主刚回到皇宫时,我应该提醒过陛下你可以自己去验证。 不过照现在看来,陛下一定是太劳累了,还没有去验证这个女人的身份吧?” “陆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南宫蔻微说着便哭了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连眼眶都红了。 “那陆先生,你相信你的妻子,我也相信我的女儿。”女王说道,“我无端为什么要怀疑我自己的女儿是假的?如果我去查找证据,那就说明我是在质疑我的女儿,这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