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不肯舍下自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50章 不肯舍下自尊!

“母亲。”南宫蔻微捂着脸靠在她肩上,欣慰地哭起来,“你不要生气,陆少夫人一定是对我有所误会,所以才会……”女王安慰式地拍了拍她,继续说道,“陆少夫人,对于你的脸受伤的事我感到非常难过,你是在皇宫被人劫走的,我愿意尽最大的能力找最好的医生为你医治。但是陆少夫人,以及陆先生,没有确切证据的 事,我是不会相信,所以,二位也不必再提了。我身边这位就是我的女儿西比拉公主,无庸至疑。” 艾尔给了陆白那边一个目光,这个假公主……果然挺难办呢! 竟然能让女王这么信任她! 陆白喝了一口面前的茶,冰冷的眸子倒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女人的演技他是知道的。 看来昨天回到国王岛,她也向女王说了什么吧,这个女人还真想保住她的公主之位了? 但安夏儿并不想就此作罢,“刚才,西比拉公主说我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撒谎而不是我撒谎,是么?” “陆少夫人,这也是问题。”女王也回答她。安夏儿看了一眼安德森警探那边,“听说警方和皇宫的费德罗总管已经去看过西比拉公主提供的那个废弃仓库了是么,说是警方看出了那只是一个临时制作的现场?那很明显,西比拉公主并非从那逃脱的吧 ?对于这一点,她已经撒谎了。” 昨晚安夏儿自然问过了陆白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 安德森警探站了起来,“对,以我查案多年的能力,我能断定那只是一个临时所制作的现场……”他话未完,他旁边的斐特局长马上用手肘轻不见见地撞了下他。 女王一开始便是先提升他的警衔,很明显就是想让警方为她说话,而不是为安夏儿作证。 女王抬了抬高傲的脸,“安德森警探,你确定是断定?而不是推断?虽然你办案多年,但是百密不免一疏,又没有其他证人证明那只是一个临时制作的现场,那安德森警探你现在也不能断定吧。” 女王的无理争辨,已经让周围的人再度明白了,她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替西比拉公主开脱了! 安德森警探想再说什么,已经被上司给阻止了。 作为两个警方的代表,能受邀来参与女王的茶会,这是无上的荣耀——前无所有的例子! 他们明知女王不想他们再说下去,又怎敢当面逆着女王的意思。既然安德森警探为正义不顾一切,他的上司斐特局长也不愿去顶撞女王。 “两个警官坐下吧。”女王说完,又微笑着扫了一眼整个茶会上的人,“既然没有绝对的证明说我身边的西比拉是假公主,那我不希望再听到其他谣言,这是今天茶会的第一件我要说明的事。”“第二件事。”女王又说道,“可能在座的各位已经注意到了,平时总在我身边的左右手弗隆多先生并不在这。在这我给大家说明一下,昨天警方非常得力地破了柯罗遇刺一案,并且查到了犯下多项罪名的罗 丹,这是警方的能力,弗隆多让警方及时去查案,也没有错。 但是,弗隆多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越权让警方办案。” 周围的议论声又响起来了。 安夏儿心里只想笑,还说弗隆多没有去国王岛通知她?去通知了她,只怕她会阻止查柯罗韩特遇刺的案子吧!“他没有事先到国王岛通知我,事先取得我的同意,这就是他的罪。”女王无情地道,“敢越权于女王,这是重罪,即使他是内阁幕僚长也一样,王家威严不可逾越,我今天上午在办公室已经正式革除了他内 阁幕僚长一职,以及女王秘书一职,到这个月月底,他会离开皇宫,退出政坛,从今以后将不会有机会在我身边任职。”“陛下。”陆白淡淡地开口问她,“我怎么听说,之前你并不热衷于让警方查柯罗韩特王子的案子?也许你有你的原因,但弗隆多先生体恤你的难处,而代你让警方查了,你是否不该有如此严厉的处罚?弗隆 多先生政绩赫赫,恕我直言,失去那一个内阁幕僚长,是瑞丹的损失。” “陆先生!”女王再次回答道,“我不知你是从何听说我不断想查柯罗的案子,纵使他生前与我这个母亲有诸多矛盾,但他也还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不让人查?” 在场的不是王室就是贵族,只有两个警方的代表。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女王这话口不对心。 她没有将柯罗韩特王当成儿子,也没有想过要让人查他的案子……但是,大家没有面上戳穿这个女王!“还有,革除弗隆多官们的事,是我瑞丹的政事。”女王又道,“也许陆先生你有你的看法,但是,我瑞丹有我瑞丹的法制,恨藐视王室权威的人,不论官位大小,一律当罪处治。陆白的热情,我只能在这谢 了,但是,还请你不要插手我们的内部的事。”“不,作为一个贵宾,我只是跟女王陛下你提一个意见。”陆白目光冷冽而又疏远,“当然,考不考虑是陛下你的事。但如果陛下你执意自己的做法,后面再出来什么事,我可能就帮不上陛下你什么忙了,到 时还望陛下不要见怪。” 如果,陆白与女王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了,仅维持着表面一层薄薄的客套。 陆白的话很清楚,这个女王现在要一意孤行,后面出了什么事想再请他陆白帮忙,那是做梦了! 女王自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努力维持着女王颜面的她当着整个茶会上的人,是不可能舍下她女王的自尊的:“当然,我是瑞丹的女王,一切事我都可以作主,就算出了什么事我也承受得起任何代价。陆先生,你们作为瑞丹的国宾,我尊敬你们,陆少夫人的事我很抱歉,但如今陆少夫人也救回来了,你们若是不想 留下来出席柯罗的葬礼,要离开瑞丹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这是变相地在下逐客令了。意思是陆白他们这些客人若是留下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出席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