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火冒三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52章 火冒三丈!

“那两位警官是何意?”女王道,“如果我说,现在要将他们从警方那放出来,重新接受调查也不行么?”“陛下请三思!”安德森马上道,“这二人一放,后患无穷,他们可是勾结那个南宫焱烈的嫌疑人,西蒙炸了使馆,罗丹更是刺杀柯罗韩特王子的主谋之一。如果放了他们两个,不只是警方,就连陛下的威严 也会受损……” “住口!”女王噌地站了起来,“你们是想说,我没有正确的判断么?他们两人我自会再让人查清楚。”安德森警探咬着牙,最后冒着被革去警职和冒犯女王会处死的风险,缓缓抬起头来说,“那陛下,我们警方又算什么?我们警方千辛万苦调查的结果,没有用么?您是否觉得瑞丹国的警方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 “大胆!” 女王被一个小小的警探冲撞,火冒三丈。 “陛下可以降我的罪,我承认我的无礼,但作为一名警探我还是保留原来的建议。”安德森说道,单膝跪下向女王行了一礼,“我先离开了,我随时等候革职的通知。” 女王年事已经高,被这么一气,整个人都倒退了两步。 老眼一片昏花。 “陛下!” “母亲!” 周围的随行官和南宫蔻微叫起来,去扶她。 斐特局长吓得马上上来行礼说,“陛下,虽然西蒙的恶行已经确定了,证据确凿,但如果您觉得他们兄妹的案子需要重新调查的话……可以调查一下罗丹的案子。” 这是作为警方的代表,裴特局长能作出的最大的让步,必须严惩恶势力,又必须对至高无上的女王陛下听令。 那么他只建议可以重新调查罗丹! 女王身体不适,茶会自然提早结束,虽然珀切福斯候爵夫人和詹姆公爵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 候爵和候爵夫人欲跟随上去,“陛下,请您相信西蒙和罗丹……” “珀切福斯伯爵,以及夫人。”女王的随行官拦下他们,“二位请留步,陛下现在身体不适,请退下吧。” 候爵夫人咬着红唇,很不甘心没有求女王继续对警方施压。 从女王宫出来后,珀切福斯一家便停下了脚步,候爵夫人的父亲詹姆公候开始质问艾尔了,“艾尔,请问你是想看着西蒙和罗丹落难么?想趁这个机会除掉他们俩兄妹?” 艾尔也停下脚步,“詹姆公姆,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刚才为什么不尽全力为西蒙和罗丹说话?”候爵夫人也恨毒地看着艾尔,“你为什么要说‘如果西蒙和罗丹涉及了那几项罪,你便也会大义灭亲检举他们’?你这么说无疑是让其他王室起疑?”“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詹姆公爵和继母你们是指什么?”艾尔直接回答他们,“我自然要那么说,不然怎么会显得我们珀切福斯家族公正呢?而不是徇私为他们求情?我若不是尽全力在救他们,我今天 又怎么会来皇宫?我可不会无聊到来皇宫说风凉话。” “你不过就是话说得好听!”候爵夫人恨恨地道,“现在西蒙和罗丹没有得救,你是不是暗下高兴,高兴西蒙不会与你争夺家族之位了?” “西蒙那是咎由自取,没有任何人逼他做那些事,更别说是会恶化瑞丹与z国的大使使事件。”艾尔不客气地道。 “你在说什么?那你,你现在就是说已经怀疑西蒙是么?”候爵夫人气得肩头发抖,“你还说什么相信西蒙为西蒙说话!” “艾尔,你这是公报私仇。”詹姆公爵也怒道。 “詹姆公爵,您年纪大了,我不惹你生气。”艾尔微笑着说完,对候爵夫人道,“但是继母,西蒙有没有做那些事你最清楚,这不是我相不相信他的事。” 艾尔的逼问,令心虚的候爵夫人退了一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艾尔,我相信西蒙与相信罗丹。” “那现在不是很好么?”艾尔道,“在陛下的指令下,警方已经答应重新调查罗丹的事了,那你们就应该记兴了吧?” 艾尔轻哼了一声往前面走去。 詹姆公爵老脸阴沉下去。 “你看看他,你看看你这个儿子!”候爵夫人马上对候爵说道,“他这是来皇宫为西蒙和罗丹说话么?我看他就是言不由衷,他根本没有尽力……” “住口!”候爵喝斥道。 “你,你让我住口?”候爵夫人不敢相信,“如今我在为西蒙和罗丹着急,你让我住口?”候爵回过问对她说道,“艾尔昨晚病发,他若是无心帮忙也不会来皇宫,而且他刚才说的不无道理,如果我们全家一至给罗丹和西蒙求情,只会显得我们徇私!艾尔那么说也没错!如今既然可以重新调查罗 丹的事,就庆幸吧!” “珀切福斯候爵。”詹姆公爵说话了,“你在我面前这样责备我的女儿,是否太不给我面子了?”“詹姆公候,我就是给你们家面子,所以才没有把话说绝。”候爵也是忍无可忍了,“那您为什么不问问您的女儿,她是否早就知道西蒙犯罪的事了,她作为一个母亲不阻止现在才出来求情,她作为一个母亲 是不是失职?” “你在诬赖我么?”候爵夫人怒道,“还是你也不相信西蒙?”“不相信?”候爵已经知道了一些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和老丈人,“詹姆公候,你刚才说我在您面前责备您的女儿是么?那您的儿子雷姆与西蒙一起用珀切福斯能源公司作保护伞,暗下做违法生意的事 ,你为什么不管管你的儿子?我告诉你们,不论这一次西蒙能不能获救, 我都会追究他与雷姆两个人做违法生意的事,哼!” 候爵也冷冷而去,甚至没有与自己的夫人再说一句话。 詹姆公爵气得白花的胡子在发抖,看了看候爵的背影,又看向候爵夫人,“你,你老实跟我说,西蒙和雷姆是不是做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候爵夫人紧握着手看着绝情而去的丈夫!雷姆姑且不论,无论西蒙做了什么,他们都该救西蒙不是么?那可是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