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致命!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57章 致命!

“你们,回来——”女王声撕力竭地喊着,朝那些退出去的人伸出手,“我是女王,我命令你们给我回来!” “出去!”南宫蔻微再次怒盯着那些侍女,下不同的命令。 那些侍女胆寒了一会,竟脚发软,真的退出去了。 因为此时在她们眼前看到的,是这个公主比较可怕。 女王瞪大着眼窝,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连扶着她的两个老侍也不相信。“哼。”南宫蔻微走到女王面前,冷冷地道,“‘母亲’,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你如果敢对外揭穿我的身份,那我就对外揭穿你出轨的事,我也会告诉外界,柯罗韩特王子并非是你与比利亲王所生,而是你与外 面的野男人生的孩子,啊哈哈哈!!” 女王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睛大大地定着,淡到近乎没失去颜色的绿眸仿佛一片空白! 两个老侍女这才发现不对劲,想起刚才女王的话,其中一个马上意识过来,“你,你不是西比拉公主,你真不是西比拉公主?” “你敢威胁陛下?”另一个老侍女也道,“敢冒充公主以及威胁陛下,是死罪!” “再顶撞我,死的会是你们。”南宫蔻微冷道,“你们刚才听到了?如果不想你们的陛下晚节不保的话,最好别惹我,好好地当我是公主,好好地辅助我坐上瑞丹的王位就行了。” 就算外界没有人知道柯罗韩特不是比利亲王亲生儿子的事,这两个自小服侍女王的老侍女也是知道了,二人顿时脸色也青白了。 一时,她们都不知所措。 确实女王和女王的侍女不敢乱说后,南宫蔻微加大声音道,“来人,将母亲送回她的寝殿,以及将我的医生从国王岛上叫过来。” 南宫蔻微从国王岛上叫过来的医生,自然是她的人,当初西蒙安排到她身边的。 一个小时后,女王的寝殿中。 女王神情呆滞地坐在床上,头发毫无装饰地散落下来,整个人像失去了魂。 南宫蔻微对刚刚叫过来的医生说道,“等下你就对外宣布,说母亲已经老年痴呆了,从现在起只能休息,不能理会政事了。女王痴呆了,当然只有我王位继承人出面代劳了。哈哈哈!” “是……公主。”医生看了眼女王,又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瑟瑟发抖的老侍女,“她们呢?她们会不会将消息散布出去?” “她们?”南宫蔻微看了一眼女王的两个贴身侍女,“放心吧,她们不敢泄露消息的,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她们女王的声誉呢。” 两个老侍女恨恨地看了眼南宫蔻微,又赶紧地收回了视线。 南宫蔻微走过去盯着她们俩,“怎么?你们敢么?如果你们不介意你们的女王出轨的事传出去,那么你们就去说吧?我也不怕你们将我抓起来!” 老侍女看了眼女王,“陛下……” 女王没有说话,脸脸上一片漠然。 外面传来一些闹隆的动静,南宫蔻微又道,“听到母亲你倒下了,那些皇宫医院的医生啊已经全都来了呢,他们现在肯定不明白,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为母亲你看病,而是要将我的医生叫过来吧?” “你说我老年痴呆,你是想干什么。”女王紧握着枯柴似的手,声音从干干的唇中发出,“女王办公机构和内阁幕僚组可没有你的人,说到底,没有我,你什么也做不到。”“不,如果母亲你倒下了,那就只有我代替你管理政务了。”南宫蔻微说道,她看着自己的手指,“我之前虽然没有接触到瑞丹的政务,但只要我去了,总会有官员一五一十告诉我吧?毕竟也是马上要继续王 位的人了,他们自然会辅助他们的新女王。” “你在做梦。”女王狠狠地道。 但她再怎么狠,坐在床上被南宫蔻微威胁的她也像纸老虎了。 “呵呵呵!”南宫蔻微笑了起来,“我做梦?我现在就可以挟制住你这个女王,开始掌管皇宫了吧?只要两天后柯罗韩特的葬礼一结束,我便会马上安排你的退位仪式,之后我顺利登上王位?” “什么?你还想让我退位?”女王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天着一副天真笑脸却野心极大的女人,“我不答应退位,你休想!” “这不是母亲你答不答应的事,到时我会让医生宣布你老年痴呆严重,为了让你好好休养只能退位了。”她道,“如果你不肯,或者敢从中作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南宫蔻微说着,走到一边拿起一本陈旧的牛皮日记本,来到女王眼前一晃,“母亲认得这个吧?” 正在想辙的女王眼光猛地一动,随着南宫蔻微手中的东西看过去,“这是?比利的?” “对。”南宫蔻微站在床边,看着女王道,“这是西蒙的人将我和安夏儿一起劫到柯罗韩特的藏书室时,我发现的,所以就收起来了,顺带还看过了。” 西蒙的保镖是用迷药延迟了安夏儿的醒来,所以当时南宫蔻微自然是先醒的。 很不巧,让她看到了柯罗韩特收藏的那本比利亲王的日记。 “还给我,还给我!”女王伸出手,渴求地望着南宫蔻微手中的东西。“怎么可能给你呢?糊涂的母亲?”南宫蔻微像拿着一样法宝一样笑着,“这个东西在我手中,你才会老实吧?不然,你肯定会想着见到了其他官员,就让他们对付我吧?或者我对外揭露你出轨的事实,你也 会不承认,对吧?” 南宫蔻微本就以心机出名,如今掌握了这本记录着当年女王旧事的日记,她更是能将女王给掌控了! 因为对她而以,反正女王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自然就没必要装下去! ——干脆就挟制住女王自己继位就行了!“你还给我,那是属于我的……”女王像看着致命的东西又像看到怀念的东西一样,望着南宫蔻微,“那是我丈夫人的东西,你不能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