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先满足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60章 先满足他

陆白看了她一眼,对于妻子的担心很是无奈,“他们在追查南宫焱烈的下落吧,或者在不方便接电话的地方,一般警察出任务的时候本来就不能开私人电话。” 安夏儿放下手机,“我知道,只是既然要过去的话,那事先通知他们一声比较好吧。” 她手机也总算充好了电。 她被梅勒从皇宫接回来后,她才发现这几天她的手机早没电了,而陆白也没帮她充……估记怕孩子们打电话来呢! 对于安夏儿的说话,陆白笑着看向车窗外,“那不刚好给他们一个惊喜,看到你去找他们,他们不知会有多得意。” 安夏儿恼了他一眼。 这话听着真酸哪! 其实本来她跟锦辰电话里说是等这阵子的事结束后再见面的,而安锦辰那个性子,半天都没句话,算了,还是她这个做姐姐的主动过去看看他们吧! ——毕竟刚好都在瑞丹。在快要到警察总部之前,安夏儿突然想另一个问题,便问起他,“对了陆白,上午娜芙古斯女王的茶会我们就那样离开了,后面不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如女王她会不会让警方放了西蒙和罗丹,特别是罗 丹,我可是以身试险才抓到她的啊!将不能将她又放了!” “他们敢。”三个字,透出陆白话里的冰渣子。 “真的不会?”安夏儿不太放心,“我看现在这女王她是越来越糊涂了。” 想到这个女王,安夏儿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女王越来越像一个固执的老太太了。 她真是庆幸自己没有遇上那样的婆婆,不然都不知她和陆白的婚姻会闹成怎样都不知道呢…… “罗丹先不说。”陆白英气的剑眉压下来,眼底生出一股隐隐的威压, “西蒙他们是别想放出来了,警方不敢放,娜芙古斯女王她也别想!” 每当陆白有这样的表情,安夏儿就知道陆白肯定做了什么。 她看着陆白冰冷英俊的侧脸,眉角汗流下一滴,“陆白,难道你从中做了什么……”“上午从瑞丹皇宫出来后,我打了一个电话回z国。”陆白眼底毫无温度,尤如西伯利亚的冰川,“知道对崔大使出手的人是西蒙,z国外交部自然会第一时与瑞丹联系,瑞丹不处置西蒙,就会得罪z国。这即 使娜芙古斯女王想徇私放了西蒙,瑞丹国的其他王公贵族和幕僚高官也不会同意。” “现在z国已经跟瑞丹联系了?”安夏儿瞪大眼睛,“太快了吧?” 陆白回过头,见安夏儿瞪大眸子的模样真是漂亮动人,他低下头浅浅地吻着她的额头,“我的电话,自然会有这么快速的效果。放心吧,西蒙和罗丹跑不掉。” 安夏儿不说话了,任由陆白亲昵地吻着自己。 她知道,西蒙注定要凉了。 至于罗丹…… 陆白将她的脸转了过来,从她的眉梢吻下去,一点点地霸占她的唇。 安夏儿嘤咛了一声,只好抛开其他的事,先满足陆白先。 车窗外,已经隐约可以看到斯特戈尔摩警署总部。 陆白和安夏儿的突然到来,令斯特戈尔摩警署总部非常意外,上午在皇宫茶会上见过的斐特局长已经带着其他人出来迎接了。 听到安夏儿的来意后,斐特局长很意外,“原来陆少夫人是想找那两位国际刑警么?很不巧,他们上午和其他的国际刑警离开了总部,和一组警队去搜查南宫焱烈的下落了。” “离开了?那还……”“哦,陆少夫人,我只是说他们今天离开了我们总部。”斐特局长又说道,“他们应该还没有离开瑞丹,还会返回我们总部,毕竟配合国际刑警抓捕这次逃脱的恐怖分子南宫焱烈,也是我们瑞丹警方的义务。 安夏儿松了一口气,“是么,我还以为与他们见不上一面了。” “陆少夫人?陆先生?”斐特局长看了看他们,“请问你们是过来找那两个安警官么?如果有重要事情的话,等他们回来我可以代为转达……” “不必。”陆白一点也不理会这斐特的套近乎,“是我夫人想见见他们,他们不在就算了。” 这令斐特局长不知如何接话了。 想巴结都无处巴结。 这位帝晟集团总裁……果然不好说话! “既然他们不在,那我们能打听另一件事么?”安夏儿又抬起头,“斐特局长,上午我们离开皇宫后不知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说着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陆白,又将自己的问题变得委婉,“哦,我不是要斐特局长你跟我们透露什么,只是上午,你也看到了,陆白与娜芙古斯女王的谈话稍微变得有些不太愉快,作为妻子,我自然想替他 们缓解这种局面,不希望影响z国与瑞丹的外交问题。” 毕竟帝晟是z国是最大的企业。 当然陆白是不在意的,只是安夏儿需要找个理由从这个斐特局长口中知道一些茶会下的情况。 斐特局长自然听明白了这个陆少夫人想打听什么,便直接告诉安夏儿,“陆少夫人,你和陆先生离开茶会后,陛下昏过去了。” “什么?” 连旁边的陆白也扫了一个视线过来。 “不会是因为陆白的关系吧?”安夏儿看了看旁边的陆白,陆白的甩手而去不会将那个女王给气晕了吧? “我不认为是我。”陆白说道,“如果因为我而气昏过去,她应该当场倒下去,而不是在我们离开后。” 斐特有些难堪,毕竟陆白这样评价他们的女王…… 安夏儿尬尴地笑笑,“斐特局长,还希望别见怪,陆先生他对待问题比较两极分化。” “不,人有言论自由。”斐特局长只能这样说道,“但陆先生说得并没有错,陛下昏过去并非是因为当时她与陆先生的话题。而是之后的事。” “果然后面还是发生了什么?”安夏儿感觉得到,不然那女王怎么会突然昏过去。“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你们离开茶会后,珀切福斯候爵夫人和她的父亲詹姆公爵赶到了,他们想请求陛下重新调查罗丹和西蒙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