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最遥远的距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65章 最遥远的距离……

至于瑞丹的王室会不会改朝换代,这个女王会不会有儿女继承王位,其实大家并不会太上心。 王室的权谋争斗最后也终将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而以! “少夫人,你刚跟罗丹是怎么谈的?”后面陪她出来的阿瑞斯问。 “我当然是想让她供出南宫焱烈的下落,以及皇宫里的假公主。”安夏儿道,“只是她口风太紧,并不愿说出南宫焱烈的下落,她太喜欢南宫焱列那个男人了吧。” “看不出来,那个南宫焱烈还挺受女人喜欢?”阿瑞斯摸摸下巴,不相信地道。 安夏儿笑笑,“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善人还是恶徒,在这个世界上都注定会有与他们有牵连的人。何况南宫焱烈出身贵族,在欧洲仰慕他的女人并不会少吧。” “不不不,比起陆先生,还差远了。”阿瑞斯护主地道,“在陆先生结婚之前,有太多欧洲的商业女精英和名门千金向他投怀送抱,不过少夫人你放心,陆先生没接受过。” 听阿瑞斯拼命替陆白解释,安夏儿也只是好笑地摇头,“作为一个妻子我可不希望陆白有太多女人喜欢,如果再来几个南宫蔻微,我可就没才能好日子过了!” “少夫人放心。”阿瑞斯咧牙笑道,“陆先生可是个专一的男人。” 安夏儿嫣然地笑着,“我当然相信他,不然我们也走不到今天,中途发生的几件事恐怕早就分开了我们。” “这说明少夫人你与陆先生感情深,不愧是豪门界的一对典范夫妻。” 安夏儿也不知阿瑞斯的z国话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溜了,便不扯这个话题了,随口问了件事: “阿瑞斯你觉得警方若将罗丹送回皇宫重新调查的话,珀切福斯家族会想帮罗丹脱罪么?” “他们当然想,但他们不敢。”阿瑞斯说道,“也就是那个候爵夫人跟她娘家的人会折腾一下。” “哦,为什么?”安夏儿放慢脚步。“罗丹和西蒙合谋劫走了少夫人,并且还导至少夫人你的脸受伤了,珀切福斯家族若还是让西蒙和罗丹相安无事,陆先生会答应么?”阿瑞斯哼了一声,“那陆先生会牵怒于珀切福斯家族,不管艾尔先生是不 是他的朋友。 这一点,想必艾尔先生也清楚,艾尔先生会劝他的父亲。” 所以候爵若是出手去救罗丹和西蒙的话,陆白恐怕就不会放过珀切福斯家族?安夏儿还没有想到这一点。 这些贵族之间的利益关系非常复杂,一不小心,也许就会得罪更大的人物导致家族灭亡。 在对于珀切福斯家族来说,这个大人物……就是陆白。 明白这一点后,安夏儿松了一口气,“是么,那罗丹送回皇宫也就无需担心了。” 果然陆白的影响还是非常大啊! 想到自己这个老公,安夏儿是即无奈又敬佩——能让一国女王和贵族都忌惮的人估计也没几个了! “那是。”阿瑞斯说,“为了珀切福斯家族的未来,艾尔先生宁愿得罪王室也不会与陆先生闹翻。” “说得也是。” 安夏儿赞同,并在旁边一辆黑色车窗的私家车旁边停了下来。 她刚才在警局里时,喝了几口女警员倒的茶水。 估摸着口红该退妆了。 她拿出一只随身带的armani红管唇蜜,微微俯下身,对着这辆车漆黑的车窗补了一下口红。 口红永远是女人的最爱,就像奢美的珠宝。 除了低调优美的豆沙色,这个色号的丝绒哑光是安夏儿钟爱的另一款。 奢美而温雅,内敛中带着一定的杀伤力。 微微勾唇中,惑人于无形。 在家的安夏儿习惯素颜,但出门一般会化点妆,口红一上色,低调中的气场中立即带着高调的惊艳! 就在安夏儿看着自己头发遮盖下贴着纱布的半边脸颊,想着还是去做个美容手术时,身后阿瑞斯再次问起了罗丹的事: “罗丹是不用担心,只是南宫焱烈的下落是个事,警方现在都没找到那个男人。少夫人刚才问她时,能不能从她的话中听出一些南宫焱烈的信息?” 安夏儿补好妆后,看着车窗中的自己笑了笑,“她很聪明,怎么都没有泄露南宫焱烈的下落。但其实我感觉,她不一定知道南宫焱烈的下落。” “少夫人这么认为?”阿瑞斯马上问,“但他们之前还一起。” “我不了解罗丹,但我对南宫焱烈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安夏儿看着黑色车窗中的自己,像回忆着什么:“南宫焱烈性格多疑,凡事习惯留两手准备,他如果让罗丹知道了他的下落,那在罗丹被抓后,他应该就会启动另一手准备,去了罗丹所不知道的地方,他不会让罗丹向警方供出他的下落。”安夏儿觉得她 对那个男人即不了解,又了解,南宫焱烈的阴险她是非常了解的。 “那皇宫中的那个假公主呢?她知道南宫焱烈的下落么?”阿瑞斯又问,“如果她知道,我们可以尝试潜进皇宫将那个女人抓起来逼问,对,用秦特助的心理拷问。” “不,罗丹如果不知道,那南宫蔻微也肯定不知道,南宫焱烈并不信任他那个妹妹。” 安夏儿回过神后又对着车窗再次照了下自己,确实脸上的纱布粘好了,站了起来和阿瑞斯走向她和陆白的车,“走吧,去车上等陆白。” 从珀切福斯家族开出来的车车窗都是褐色或茶色,当镜子没那么清晰,唯有漆黑的车窗最为分明。 安夏儿不知道的是,刚才她照镜子的私家车内正坐着一个她预想不到的男人。 此时这辆车内空气静默着,司机大气不敢出,仿佛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有着意大利风情的黑发男人坐在车窗边,穿着一身漆黑,他刚才与安夏儿仅只有一面车窗之隔,他看着安夏儿对着他慢慢地补口红,慢慢地微笑,慢慢地沉思,轻启唇角说话…… 他们刚才面对面,近在咫尺。 近到刚才他只要降下车窗就可以与她见面,可以触碰她,甚至可以将她抓过来……“莎士比亚说得不正确。”他看着远去安夏儿,薄削的嘴边一点点带起,“最遥远的距离是近在咫尺,我看得到你但你却不知道我就在你面前……是么,曼莉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