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甜言蜜语!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66章 甜言蜜语!

第1466章 甜言蜜语! “南宫先生,我们该离开了。”司机小心地催这个男人,“再迟一点,恐怕会被这里的警方发现。” 知道安夏儿来了斯特戈摩警署总部,南宫焱烈特地过来了一趟,只为看安夏儿一眼! 这让人很难想到,在这个全瑞丹都在通缉他的时候,这个男人会来最危险的地方! 南宫焱烈戴着手套的一只手撑在高高的比梁下面,目光看着车窗外面已经上车了的安夏儿,“确实,该走了,我们这次短暂的见面……暂且就这样吧。” 并不是回答司机,而是对离开的安夏儿说的话。 “只是想不到这个陆少夫人竟然清楚罗丹和南宫小姐并不知道南宫先生的下落。”司机调转车头后说道,“她比瑞丹的警方更明智呢。” “她当然更了解我,毕竟在我身边呆过半年的女人。”南宫焱烈声音听着不知是戏笑还是讥讽。司机从倒后镜里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惹怒这个连‘毒蜘蛛’都敢杀的男人,“那,南宫先生……我们还要去救罗丹小姐么?中东那边回消息,分区首领们估记得后天才会到瑞丹,我们这两天抓紧时间赶到瑞 丹东面的边境等待营救比较好,救罗丹小姐的话,时间上恐怕……” 南宫焱烈没说话,深如黑夜的眸心看着暗下去,看着外面安夏儿上的那辆车。 刚才,她认为他不会救罗丹? 他嘴角邪美地勾起来。 要不要给她一点意外呢? 陆白和秦修桀一行人出来时,这一辆车已如幽灵般悄然而去。 保镖们护送陆白来到他们的车外,等在车外的阿瑞斯已经打开车门,“陆先生,是直接回珀切福斯家族么?艾尔他们也应该回来了。” 陆白在上车前停了一下,像有所感觉似的,他缓缓侧目看向一个方向,刚好看到一辆车远去的车尾…… “陆总?”秦修桀看着他。 陆白褐眸微沉了一下,“没事,走吧。” 回到珀切福斯家族后,艾尔一家也会来了,皇宫甚至将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出席帖送过来了,是邀请整个珀切福斯家族的人和陆白夫妻参加。 珀切福斯家族的仆人将葬礼贴送来礼宾堡时,安夏儿看了一会,递给陆白,“去么?” 陆白没有接,“想得倒挺美,妄想我去。” “陆白……”安夏儿,“这是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与娜芙古斯女王无关。” “只是一个葬礼。”陆白显然一直也对那个王子无好感,“你也可以不去,况且那个柯罗韩特也不是什么好人。” 安夏儿不好怎么说柯罗韩特王子的事,便只好道,“这只是一个意思嘛,虽然茶会上你与娜芙古斯女王的谈话不太愉快,但他们皇宫即使发了帖子给我们,我们一个人都不去的话,是不是他不给面子?” “不应该这样?”陆白根本不屑,“难道还妄想我再给他们王室面子?” 安夏儿耸耸肩,只好先将葬礼帖子放在一边。 当晚安夏儿从浴室出来,听到陆白正在与魏管家联系。 “给我盯紧了他们!” “啊?找到小宸他们了吗?”安夏儿马上冲过来。 陆白放下了电话,生气地皱眉,“算是找到了!我看他们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安夏儿赶紧抢过他手中的手机,“怎么就挂电话了,怎么不让我和他们说话呢?” 看到安夏儿着急与儿子通话的模样,陆白道,“魏管家只是说知道他们去哪了,会尽快过去将他们接回去,还没有联系上小宸和小玺那边。” “啊?”安夏儿脸上的激动马上又沉了下来,“我还以为是小宸他们呢?还没有找到了啊?哎,那,魏管家说他们去哪了?” 陆白看了一会安夏儿,带着点神秘的微笑。 他将一步步将安夏儿逼到飘窗前,手猛地撑在两边看着她,“这么着急那两小子做什么?有魏管家会去找他们,用不着担心。你是不是该担心一下我们?” “我们?”安夏儿看他突然的逼近,咽了口口水,“我我我们现在现在很好啊?担心什么?” 陆白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不。” 安夏儿愣了愣,睫毛扑闪扑闪地眨着,“你说我脸上的伤?医生说了没什么大碍,可能就会留疤嘛。上回我们不是说过了,等瑞丹的事结束后,回z国后我们再想办法?实在不行用美容技术治疗吧……” “那我们的感情?” “感情……”安夏儿刚接话便愣了愣,看向陆白时,她看到了他意味而深情的目光,似乎像深海星空,望不见底。 陆白看着她,褐色的眼底又缓缓地放出一丝温亮的光,轻得像午夜的月光,“这短时间感觉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怎……怎么说?” 安夏儿有点紧张。 她不知自己紧张什么,明明结婚他们是夫妻。 陆白搂着她的腰将她拉了过来,声音贴着她的耳朵,“是不是少了点激情。” 安夏儿脸瞬间烫得难堪起来。 激激激情?她心脏猛地跳起来,舌头撸不直地说道,“哪哪哪有,我们这是感情稳定了嘛,再说了,现在……现在这不是在瑞丹嘛,太忙了……你在想办法解决瑞丹这么的事,哪能像以前那样陪着我甜言蜜言呢!其实 我也可以理解的,对我而言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陆白看着她,“甜言蜜语?” “……嗯。” 安夏儿迅速转过身去,尴尬而不失有趣地笑着。 其实,以前陆白也不是就说时时刻刻会在她耳边甜言蜜语。 但她就喜欢这样跟他调调情,她觉得陆白在想法哄她开心的时候,简直有趣得要死! 陆白听着安夏儿那样说,没说话。 安夏儿以为就这样了,到了晚上,陆白二话不说将她扔到了床榻上,一边扯开浴衣,冷着一张无比俊美的脸居高临下看着她,“甜言蜜语是么?”安夏儿被他这气势吓了一跳,在床上往后退了退,“怎么了,有问题么?难道……不对么,还有,你这个脸色挺可怕的,别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