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1章 有事相求!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71章 有事相求!

“这个……”电话里的人吞吞吐吐。 “说!”候爵怒道,“是不是发生了其他的事?你别忘了这些年你拿了我珀切福斯家族多少好处,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信息,我可以让你在皇宫中地位不保!” 对于珀切福斯候爵的威严,电话里的总算吱吱唔唔地说出了一些信息,“我也是听说……说陛下也许不是得病了,也许是被西比拉公主给控制了……” “什么?”候爵脸色大变。 “候爵,我这只是听说,如今皇宫中西比拉公主说了算,没有人敢面上谈论这个问题。”电话里一个侍从胆战地说道。 陆白和艾尔来到主堡大厅时,候爵面对着墙上的一幅世纪油画,这幅油画不可计价,是瑞丹国王赠送给珀切福斯家族第一任家主的东西,见证了这个家族的历史长河和辉煌。 “父亲回来了?”艾尔来到他身后。 候爵回过身,脸色不是很好,没有回艾尔的话,而是看向陆白,“陆先生,晚餐准备好了,请。” “候爵请。”陆白客气回应。 对于陆白这位尊客,珀切福斯家族一直敢怠慢。 晚餐桌上,下人将安夏儿也请过来了,但候爵夫人却一直没出现。 侍女在候爵耳边说了些什么,候爵皱了皱眉,“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侍女点头而去。 “候爵夫人不舒服么?”作为客人,安夏儿不失礼仪地关问了一下对方的状态。 候爵看了一眼艾尔,“多谢陆少夫人关心,她无大碍,只是因为西蒙与罗丹的事一直很伤心。晚餐等下我会让人送过去。” 艾尔轻轻将酒杯送到唇边,平静地听着周围的话,只有他知道他当时的话是给了他继母一计痛击! “那就好。”安夏儿微笑着,“罗丹和西蒙的事,令夫人还是得放宽心才行呢。” 候爵皱着眉点了点头,又拿起酒杯敬向陆白,“听说陆先生和陆少夫人去过斯特戈尔摩的警局总部?” “我陪她去找一两个熟人。”陆白拿着酒杯跟候爵回敬了一下,微笑,“只是可惜见没见着。” “陆少夫人在斯特哥尔摩警方还有熟人?那真是难得。” 陆白自然不会跟候爵提起来到瑞丹的国际刑警安夙夜和安锦辰,只是淡笑着,“候爵放心,无论我们在瑞丹警方有没有熟人,罗丹和西蒙的罪证,都是瑞丹警方自己所调查出来的。” 言外之意,他们没有让警方做出什么虚假的证据! 候爵自然也听出陆白话里的意思,杯子放下后说,“说到这,我想请问陆先生一个问题。” “候爵请说。”陆白坐在长桌的对面。 华灯洒下,他面孔泰然自若,即使在现在这个无比紧张的局势下,他似乎也依然保持着他闲雅华贵的气度。 除了安夏儿不在他身边时,似乎没有任何一件事能真正让这个男人脸色有太大的变化。 “记得陆先生刚来珀切福斯家族时,我曾问过以陆先生,想听陆先生你说说珀切福斯家族会不会落得与意大利南宫家族一样的下场?” 陆白点头,表示让他继续说下去。 同时,也明白了候爵后面想说什么。 “记得当时陆先生说,南宫家族怎能与珀切福斯家族相比,你与艾尔是朋友,你也绝不会为难珀切福斯家族。”候爵顿了一下,“是吧。” “确实。” “那如今,陆先生还是这个说法么?”候爵说,“如果我要竭尽一切要去救罗丹和西蒙,保下我这两个孩子,陆先生你……”“那就不是原来的话了。”陆白截断他的话,“我原先也说过,南宫家族是涉及黑势力以及违禁物的收藏才出事,珀切福斯家族是瑞丹最令人欣赏的贵族,自然不能与南宫家族相比。但如今,西蒙和罗丹非但 对大使馆出手、刺杀王子,绑架我的妻子,他们已经成为了珀切福斯家族的污点,一个拥有污点却不清除的家族,就谈不上令人欣赏了,那我原来的话,自然也要收回。” 候爵的手紧握着酒杯,“那陆先生就不肯卖我和艾尔这个面子么,西蒙和罗丹是我的儿女。” “我妻子受伤了。”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脸上的伤,“候爵不是没看到,我如果能放过西蒙和罗丹,那就是对我妻子的不尊重。” 候爵一急,“陆少夫人并没有什么生命危……”“我不想看到她受一点伤。”陆白冰冷地说,“而我妻子会面临破相的可能,说实话候爵,我如今没有让你们家为西蒙和罗丹付起连带责任,都是看在艾尔的份上,为他们求情的话,我不希望听到候爵你再提 了。” 候爵看出了陆白眼底的冷意。 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西蒙和罗丹了。 即使王室放过了西蒙和罗丹,在过不了陆白这一关…… 为了珀切福斯家族,难道他就只能放弃西蒙和罗丹了么?候爵看向艾尔,艾尔一脸颇为无奈,“父亲,您看我也没用,这件事其实我早跟陆白提过,之前还好说,现在罗丹他们劫走陆少夫人并划伤了陆少夫人的脸后,陆白那就没什么人情可言了。我对继母也是这 么说的,之前我可以去救西蒙和罗丹,但如今为了珀切福斯家族,抱歉,父亲,我不想牺牲了整个家族。” 候爵垂下了眼睛,心情悲痛,“是么。” 餐桌上尽是天价的食物,从法国白松露的餐后甜点,到almas的鱼子酱配料,无一不是黄金般的昂贵……安夏儿听着他们的谈话,一边优雅地食用自己碟子中的食物。 如今,她已经习惯了无论在多么危急的情况下,都能平静用餐的习惯了,毕竟饭还是要吃的嘛!——世上唯有爱情与美食不可辜负! 斯蒂芬管家从外面进来,“候爵,艾尔先生,弗隆多先生来了。” 陆白平静地喝着酒,仿佛知道此人的来意,不动如山。 候爵马上抬起眼睛,“弗隆多?他不是被陛下革职了么?他来做什么?”“或许,是有事相求?”艾尔微笑道,“是来找陆白的吧,比如他知道了现在皇宫中的情况。”

上一篇   第1470章 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