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2章 形势受制于陆白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72章 形势受制于陆白了!

“是,弗隆多先生说想见陆先生。”斯蒂芬管家说道,“说是有紧急事情想见见陆先生,还有艾尔先生,现在正在外厅候着。” “哦?还要见我?”艾尔意外了,看了一眼陆白神秘地说,“我想他没必要见我,他想要的答案,还是在陆白那边。” 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吃饱没?” 在这个极需礼仪的贵族餐桌上,陆白依然如平时一般关爱着安夏儿有没吃饱的问题,毕竟老婆没吃饱,夫妻子之间许多事会进行得不顺利…… 安夏儿用餐贴擦了一下唇边,点头微笑,“嗯。”“那就去看看那位被革职的弗隆多先生有什么话想说吧。”陆白最后拿起酒杯,对候爵说,“候爵,其实我认为你应该有明确的决定,毕竟失去了西蒙和罗丹,你还有艾尔这个优秀的长子。但失去珀切福斯家 族,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喝完了那一杯酒,陆白和安夏儿站了起来,“你们先用餐,我去看看那位弗隆多先生。” 安夏儿也礼仪地对候爵与艾尔点了点头,与陆白双双离开了餐桌。 艾尔看着他们的背影说了一句,“跟弗隆多说一声,我陪父亲用餐,就不过去了。” 陆白和安夏儿走后,候爵看着艾尔,“你真的尽力了?” “父亲指什么?”艾尔道。“当然是救西蒙和罗丹的事。”候爵看着自己这个长子,“我知道他们犯下了大错,但他们好歹也是你的兄弟和妹妹,你继母很伤心,我心里也不好受,听说现在皇宫里的人虽然将罗丹接过去了,但并没有开 始重新调查她的案子。” “所以父亲想问问我,我还能不能救他们?”艾尔说道。 “艾尔,我知道西蒙对不起你……” “父亲。”艾尔打断他的话,“陆白那边,我真不好再求情,虽然他是我的朋友,但他妻子对于他太重要,陆少夫人是受了伤才被救回来了。陆白已经非常气怒,这没有连累到珀切福斯家族都算是万幸了!” “没有其他办法了?”候爵紧握着手。 虽然西蒙和罗丹是咎由自取,但作为父亲他怎能不尝试着有没有救自己儿女的办法。 “如果皇宫最后会处置西蒙和罗丹,但又并不会处于死刑的话……”艾尔一边切着面前的羊排,金色的睫毛半垂下,“也许陆白也不会再追究,毕竟他只是要西蒙和罗丹付出代价。” “但现在陛下患了老年痴呆,她怎么可能再为……”说到这,候爵突然停顿了一下,想起了什么,“不,晚上我跟皇宫中的人打过电话,似乎说陛下不一定是得了老年痴呆,可能是被那个假公主给控制了。” “原来父亲也知道了。”艾尔笑。 “这么说,艾尔你也知道?”候爵非常震惊。“当然,我和陆白都知道,哪有这么巧陛下就刚好得了老年痴呆,多半是皇宫里面那个女人开始有动作了吧。”艾尔说,“比如听到南宫焱烈和罗丹要逃了,她怕警方察到她头上,所以要趁早拿下王位之类… …” 虽然是女王撞见了南宫蔻微摘取面具,逼得南宫蔻微不得不摊牌了,但与艾尔的猜测差不多也相信了。 总之现在南宫蔻微就是要趁早拿下王位了! 候爵马上情急起来,“陛下真被控制了?那你们——”“父亲。”艾尔郑重地说,“你不是不知道现在陛下与陆白的关系,自茶会上他们的谈话不欢而散后,王室本身就不可能再得到陆白的帮助。而陆白现在就是要让陛下她吃吃苦头,我现在怎么进宫去帮陛下? “我们是瑞丹的贵族,应该为王室争取……” “父亲。”艾尔看着一脸着急的候爵,“我们是效忠于王室的贵族,但是在这个关头,父亲你觉得是帮王室重要,还是保住我们珀切福斯家族重要?” 候爵浓眉更加深皱起,“你是说……”“如果陆白没有因为西蒙和罗丹的事牵怒于珀切福斯家族,都算是万幸,说得不客气一点,其实我们现在需要讨好陆白。”艾尔认真地说着这个问题,“父亲,你知道我不是妄自菲薄,陆白若是因为我们现在 出手帮了陛下,也许他会翻脸。” 一句话,他们能什么时候帮女王其实要陆白说了算! 因为陆白现在就是要女王吃点苦头。 所以他们不能现在就去皇宫救女王,顶多联合其他王权贵族一起反对那个妄想执政的假公主!这是艾尔的真心话,虽然一开始陆白说过会帮他对付西蒙,但事情到后面已经严重了很多,安夏儿在瑞丹受伤了,因为西蒙和罗丹……虽然陆白没有明里说,但艾尔也清楚,陆白没有跟珀切福斯家族算帐完 全是看在他艾尔的面子上! 候爵没说话了,意识到了这一件重大的事——那就是他们珀切福斯家族能不能帮王室或者什么时候才能去营救女王,都受制于陆白了! 现在的形势都受制于陆白了头 但候爵他完全没有办法,如若不然,陆白随时会翻脸牵怒于珀切福斯家族! 比效忠王室更重要的是自然是保住自己的家族!——谁都有这个私心! “那,艾尔,你和陆白最终还会帮瑞丹是么。”候爵已经看出来了,艾尔已经完全与陆白站在了一边,“你不会让瑞丹落在外人的手上吧?”面对候爵严肃隐忍的脸色,艾尔笑着向这个父亲举了举酒杯,“父亲放心,如今皇宫里的那个假公主与陆白他们有过节,陆白是不会放过那个女人!不论什么时间,只要陆白将那个女人整垮,皇宫的大权还 是会回到王室手中。” “时间多久?”候爵马上问,“陛下年纪大了,她估计没有多长时间了!” “那就要看陆白心情了。”艾尔说,“毕竟陛下在茶会上让陆白他们离开皇宫的做法,就是不计后果的,那跟逐客差不多。” 对陆白下逐客令的人在这之前还没出现过呢!候爵脸色挣扎着,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于西蒙和罗丹的事束手无策,作为一个贵族他对于女王被人控制的局面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