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陆白的条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74章 陆白的条件

“哦?”陆白一声优雅的轻笑,“看来弗隆多先生虽然被娜芙古斯女王革职了,却依然还心系着皇宫形势么?你还想帮你们那个女王?” 连他在茶会上的说过话,这个弗隆多都听说了。 因为当时弗隆多并不在茶会上,可见他被革职了也依然关心着皇宫的事。“我受陛下信任多年,即使如今革职了,只要我还在皇宫一天就必须为王室效劳。”弗隆多义不容辞地说道,“所以陛下犯下的错,我代陛下过来向陆先生你道歉。请陆先生协助我们,一起铲除皇宫里的那个 假公主吧。”“我若是不帮你们呢。”陆白放下了杯子,一只手搁在膝上轻轻敲着,冰冷得令人遥不可及,“我是说过不会放过那个伤我妻子脸的女人,但是也没有说要马上整死她,娜芙古斯女王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我大 可以先等她尝尽苦头再说。” “陆先生!”弗隆多忙道,“陛下她已经尝到后果了,她知道错了,还请陆先生原谅陛下在茶会上的一时失言。” 陆白眸瞳中一丝温度都没有。 此时他觉得厌烦。 他是不会放过南宫蔻微,但他也不是很想再帮那个女王,哪怕弗隆多带着她的歉意过来。 安夏儿看着陆白,轻轻地叹,“陆白,我知道你生气,但艾尔是你的朋友……” 艾尔作为珀切福斯家族的家主,是无论如何都得帮他们王室的。 陆白要是无论如何都不理踩女王的话,艾尔那边也会很难办……毕竟艾尔现在没有去皇宫救女王,就是碍于陆白,安夏儿明白。 陆白拿起安夏儿的手,翻看着她好看的手指,问起弗隆多另一个问题,“听说,警方将罗丹送回皇宫了?你们皇宫准备重新调查罗丹的案子。” 弗隆多知道陆白想说什么,“陆先生放心,虽然罗丹是被送回皇宫了,但那是之前陛下下的指示,如果陛下被人控制了,也就不会有人去调查罗丹的案子。” “是么。” “对,如今也有警方在皇宫中看守着罗丹。”弗隆多道,“陛下已经知道罗丹是跟那个假公主一伙的人,陛下不会再让人重新调查罗丹的案子。” 弗隆多明白,陆白是不想让皇宫重新调查罗丹的案子。“她不是不会让人去调查,而是她现在根本没那个权利了吧,毕竟她已经被那个假公主控制。”陆白不屑地扬起唇角,“如今弗隆多先生你要回答我的是,那个假公主会不会与罗丹接触,她会不会让人放了罗 丹?” “陆先生放心,这个假公主如今正急着如何掌政,如何取代陛下。”弗隆多说道,“她估记顾不上去救罗丹。” “我要的不是估记。”陆白目光凌厉,“而是你们绝对不能让她跟罗丹接触,罗丹现在的罪证确凿,她跟那个假公主再碰面只会生出其他事端。我要的是完全隔绝他们?弗隆多先生,不知你们做得到?” 安夏儿看着陆白,震惊。 原来陆白的目的是个?他会再帮他们揭穿南宫蔻微的条件,就是要他们皇宫完全隔绝南宫蔻微与罗丹的见面? 只要南宫蔻微与罗丹碰不了面,那那两个女人就联不了手了! “只要不让人重新调查罗丹的案子,以及阻止罗丹与那个假公主接触,陆先生就会再次帮我们?”弗隆多想向陆白确定。 但陆白只是一声轻笑,“不,你们若做到了,我会考虑帮你们尽早铲除那个假公主。” 虽然陆白只说是考虑,但弗隆多也不得不答应,因为现在女王被那个来路不明白女人控制着,尊严全无。 他们必须倚仗陆白和艾尔这边出手,尽早铲除那个女人! “那行,陆先生,回皇宫后我会联系一下其他贵族和内阁幕僚沙朗先生他们,请他们这几天尽量给那个假公主制造一些难题。”弗隆多说道,“尽量让她无暇与罗丹接触。” 陆白看了下表上的时间,双腿站立,高大挺拔的身躯站了起来,“弗隆多先生没其他事了吧,那就请回吧,我夜晚的时间一般不见客人。” 自从结婚后,他晚上的时间就属于家庭了。 安夏儿也站了起来,挽着他的胳膊准备回去。 弗隆多他们的背影,不想放弃这个机会,“陆先生请留步!” “弗隆多先生还有事?”陆白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弗隆多看着陆白的背影,“皇宫应该将明天下午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帖子送过来了,明天王子的葬礼是我负责,我会邀请其他忠于王室的贵族都出席,趁机商量铲除这个公主的事。陆先生和艾尔先生……你 们会来么?” “我个人不喜欢参加葬礼。”陆白道。“陆先生该不会还在介意陛下的事吧。”弗隆多握着的手收紧,“陛下在皇宫中,还被人控制监视着,她没有办法出来当面跟陆先生道歉。但我是陛下的代表,我已经向陆先生道歉了,陆先生还是不要太为难 人了。” 意思是说,他们陛下就算被人控制了也还是女王,女王亲自登门道歉的事在瑞丹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 而他弗隆多道歉,就是代表了女王! “弗隆多先生的话,听着似乎有其他意思?”陆白唇角泛了一下,“或者说,我说考虑一下帮你们,你们还有什么不满?” 弗隆多马上又垂下头,“不,只是明天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 “我去吧。”安夏儿为缓解这一刻气氛的紧张,微笑着圆场,“弗隆多先生,其实陆白明天有其他事情,我挺欣赏柯罗韩特王子,明天我会代表我们夫妻去参加王子他的葬礼。” 弗隆多听到安夏儿会去,才松了一口气,“那就有劳陆少夫人了。” 陆白看着安夏儿,眸心缓缓变深。 回到礼宾堡,陆白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弗隆多离开的车,“我没有说过让你去参出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 “所以你在怪我自作主张了?”安夏儿叹了一口气。陆白没说话,显然安夏儿的决定让他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