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又吃醋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75章 又吃醋了!

后面安夏儿笑道,“你该不会真想让女王过来当面跟你道歉,你才肯出手吧?算了,陆白,说到底我们也是要对付南宫蔻微,既然女王她已经尝到恶果了,那我们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 “你为什么想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陆白突然她这个问题。 安夏儿刚想去休息洗澡,听到陆白这话又回过头,“想去?不是啊,这不是人家邀请我们一起去,你不想去,但咱们也不能完全驳了一个国家王室的面子吧,所以不就只好我去了?咱们总要去个代表嘛。” “我明天确实有事。”陆白说道,“艾尔也不会去,我们会去罗丹的另一座实验室看看。” “看看,这才是借口呢。”安夏儿温柔又无奈地笑,“搜查罗丹实验室的事,哪用得着陆先生你这个大总裁亲自去,你和艾尔只是不想给女王那个面子去出席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吧!” 安夏儿刚转身,身后陆白便握住了她的手腕。 用力地将她拽回了他怀里。 “你……”安夏儿推着他,“怎么了?” 陆白就着一手环抱着她的姿势,低垂眉眼看了一会怀里的妻子,从她的眼睛,到她的嘴唇,甚至是她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都没有错过。 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她有没有其他的心思。 最后他勾起一点唇角,“所以,你为什么要去柯罗韩特的葬礼?不给瑞丹王室的面子也不紧,因为是他们现在想求我。” 陆白这种鬼畜式的霸占,让安夏儿有点紧张。 甚至脸上还莫明其妙地有点烫。她咽了一口口水,脸上变红,不心虚都变得有点心虚了,“也……没什么,就觉得我们不给女王这个面子,也给柯罗韩特王子这个面子吧。他生前,不是还跟你和艾尔合作,准备一起对付罗丹和西蒙么?现 在他遇刺身亡,没跟我们合作成功,那他的葬礼,我们好歹去一个人也好。” “所以你还是为了那个柯罗韩特王子。”陆白总结她的话,作为一个男人他警惕心大作。“为了?”安夏儿越发觉得他的形容词不太对劲,看着他意有所指的眼神,辨驳道,“你怎么说我呢,什么叫我为了柯罗韩特王子过去的?我只觉得人家尊重我们,我们也要尊重一下别人,他既然已经死了, 有些事就不要计较了嘛,葬礼我们总去一个人也合理。” “尊重?”陆白仿佛又想起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戏谑地笑,“背着我跟我老婆在皇宫花园谈话,那他确实很尊重我。” 听着陆白讥诮的语气,安夏儿烦脑不已,“你在说什么呢?谈话没有什么吧,难不成你老婆我还不能跟别的男人讲话了?” 看着安夏儿的不满,陆大总裁又找回他的立场,表示他的正确理由,“不,那件事重点在于他为什么要刻意去花园找你说话?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还有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老实交代。” 陆白满脑子都是别人有没有背着他调戏他老婆的危机感! 面对陆白的审问,安夏儿满头雾水,又哭笑不得,毕竟事情过去一阵子了她哪知道陆白还记着那件事,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柯罗韩特王子人都死了陆白还在吃哪门子的醋…… 她摆了摆手说,“等等,我先捋捋啊……不是你说的这样,柯罗韩特王子当初他不是刻意要跟我去花园说话,是我离开了礼宴厅去了花园,好像碰巧的是他当时也在花园,所以他才过来和我说话。” 陆白目光还是带着怀疑。 大有一股即使是死人的醋他也要吃的架势! “而且,当时阿瑞斯还跟着我的啊!”安夏儿猛地想起这一点,“你还怕我会背着你跟别人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陆白,你是不是太多疑了?还是不相信我?” “阿瑞斯说你跟柯罗韩特说话的期间,支开了他。”陆白没有放弃一丝细节,并记得清清楚楚。 “支开?”安夏儿想了一下,“哦,我想起了,当时柯罗韩特王子说方不方便跟我单独谈谈,他提出来了嘛,我若拒绝的话会显得不太大方,所以我就说可以,当时我也有空嘛。” “单独跟你谈?”陆白盯着安夏儿目光更加怀疑了,“说吧,他跟你说了什么?” 安夏儿又咽了一口,那个紫罗兰家族的事她又真不知怎么说起,毕竟她都不知柯罗韩特是不是骗她的…… “说让你离开我?”陆大总裁敏感猜测道。 安夏儿心脏顿时咯噔一下! 柯罗韩特王子当时确实说过让她跟他一起去探索紫罗兰家簇的事……并且说,她执意留在陆白身边的话,能保证陆白对她的爱会永不变质么?甚至还拿那场歌剧《奥赛罗》打比。 安夏儿眉角两滴汗流下来,“不,也不是……他当时说很感谢我将那一票投给了他,之后……他只是问我们是否真如人前那般相爱。” 她把话变委婉了,怕看到陆白醋会吃到飞起。 “我们相不相爱关他什么事?”陆白马上道。 安夏儿尴尬地笑笑,“也,也许人家就随口中一问吧。” 但陆白显然并不好忽悠,他搂着安夏儿的腰猛地将她拉近自己,略带生气地看着她的眼睛,“夏儿,说谎可不是一个好宝贝。” “……”安夏儿脸迅速通红,“你,你别生气啊,你看事情都过去了,而且柯罗韩特王子都……” “但我的气还没消!”安夏儿还没反应过来,陆白直接打横抱起她。 安夏儿大叫着,“喂喂喂做什么?刚用过晚餐啊!” “我生气了,先安慰我。” 抱着她直往卧室里去了。 身后,三盏锃亮的电灯泡看着他们,尴尬地定在原地。 秦修桀和阿瑞斯已经看惯了,面无表情。 祈雷眨了下眼,“我说,陆先生是不是忘了我们?” 秦修桀和阿瑞斯没说话,并叹了口气—— 陆总已经当他们是空气了,尽情地在他们面前跟少夫人打情骂俏,太允悲了!“那有没有决定明天少夫人去不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如果少夫人去的话,我们谁负责护送少夫人过去?”祈雷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