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章 水里的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80章 水里的人!

实验室一层,地下室。 刚才进来的人并没有找到这个地下室的入口,只是烟雾从地下室入口缝隙泄露进去了,才将下面的两个遗传基因学的研究者逼出来。 这个地下室是一个研究室,器材齐全,拥有世界上一流的最新设施。 陆白正站在一个水培器前面,皱着眉看着泡在里面的一具躯体,他身上插满了管子。 如旁边这两个研究者所说,这个人算不上是活着,因为他没有意识,就像植物一样,只是身体还靠管子输送的养份活着,但他永远也不会醒来。 陆白看着那张脸,久久没有说话。 旁边两个四十多岁的遗传学低着头,脸上的汗看着在流,因为他们大抵猜得到,陆白跟水培器里面这个人可能有所关系…… “陆总?”陡是秦修桀这般冷静的人,也面露异色,瞪大了双眼看中水培器中的人。 “他……”陆白压制着不让情绪起伏太大,“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陆先生,这不关我们的事。”两个研究者低下头,其中一个颤抖着说道,“我们来之前,这个人就已经在这了,想必是罗丹小姐之前就将这个人移来这里了,在我们之前应该还有其他的研究者做这个人的研 究。罗丹小姐想让这个人醒来,但好像之前的研究者没做到,罗丹小姐便杀了他们。” 另一个人也说道,“其实我们也非常担心,这个人……其实醒不过来的,他就像一具植物,只能是身体活着。但我们若是直接说,怕罗丹小姐也会杀了我们。” “罗丹想让他醒来?”陆白眼睛冷了冷。 “这个罗丹果然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安份的人。”秦修桀看着高大的圆柱形水培器里的人,也冷道,“他若是醒来了,恐怕也是用来对付陆家或陆总吧,只是没想到,竟会在这看到他……” 虽然秦修桀之前从未见过这个水培器中的人。 但是秦修桀知道,一定是那个人! 罗丹的实验室里让人水培着一个与陆白有所关联的人,除了想对付陆白还能用来做什么? 也许在南宫家族还没有落败之前,罗丹听到南宫焱烈的对手是陆白,她就打算开始帮南宫焱烈了,所以她的实验室里才会有这个人。 “一年前罗丹小姐还会时不时过来看一下。”研究者说道,“只是现在没过来了,就是上次将西比拉公主送过来的时候过来看了一下,但也没有再催我们。” 另一个研究者道国,“她可能放弃了,毕竟罗丹小姐也是科学家,虽然不是基因遗传学家,但她应该知道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都无法使这个人醒来,应该是没可能让这个人苏醒了。” “还有什么人知道他的存在?”陆白紧抿着唇,身边的寒气似乎看着散发出来。 “陆先生,除了我们,估记就只有罗丹小姐了,连外面的保安都不知道。”他们道,“做基因研究本来就是违法,罗丹小姐不可能会声张。” 陆白缓缓侧眸看着他们。 周围保镖马上唰唰唰地拿出枪指他们! “不不不,我们会守口如瓶的!” “别杀我们!” 这两个研究者马上跪了下去拼命求情。 秦修桀看向陆白,“陆总,怎么处置他们?” 陆白看着跪下去的这两个人,脸色一片漠然,凌厉的褐眸看着眯下去,刚想说什么时,外面两个带艾尔去找西比拉公主的保镖回来了。 “陆先生,艾尔先生那边找到西比拉公主了,西比拉公主听到柯罗韩特王死的消息昏倒了,艾尔先生说要马上带她回去揭穿那个假公主。”保镖从地下室入口下来说道。 陆白对于在这找到了真正的西比拉公主一点也不惊讶,毕竟罗丹还让人看守着这座实验室一定是藏着什么,只是他没想到会看到水培器里的这个人。 “让他们先回去。”陆白漠然道。 下来的保镖马上点了一下头,又上去了。 秦修桀道,“陆总,我们也赶紧回去吧,艾尔先生要带着真正的西比拉公主去找那个找那个假公主的话,他们应该会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上,少夫人也在那……” 陆白看着眼前这座水培器里的人,情绪起伏不是一般地大,久久都没有说话,虽然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但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内心的动摇。 想起安夏儿,他的思绪才回来,但并没有要与艾尔一起回去的打算,“修桀,让人将这座水培器送回z国。” 秦修桀见陆白放心不下这个水培器里的人,只好点头,“是,陆总,我马上去安排。” 秦修桀马上到一边去打电话了,“准备一趟飞往z国的专机,一个小时后飞往z国,护送重要的东西……” 陆白又冷冷地对旁边的两个研究者道,“不想死,就跟我的人走一趟,将这个水培器一起护送去z国,你们继续负责照看里面的人。” 两个研究者以为陆白他们找来了,他们可以离开了,不用受罗丹的控制了。 听到陆白说他们得继续负责这个水培器里的人,都惊了一身汗,二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不想做,但又不敢拒绝。 因为拒绝,他们不认为陆白会就此放过他们。 从刚才陆白的语气看,这个陆白也明显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水培器里的人的存在……陆白冷笑了一下,“怎么,要继续为我做研究么,不过也不用担心,我也不是恶魔,为我工作的人薪水都很高,今后你们可以选择一个回家的时间,对,就像上班一样。但是关于这个水培器的消息以及里面 的人,不能跟任何人泄露,包括你们的家人或朋友。如果泄露了……” 两个四十多岁的研究者咽了一口口水。 “那我不保证你们家人的平安。” 两个研究者的头上的汗看着在落。“如果你们不想为我工作不想继续为我研究,也行。”陆白可怕地微笑了一下,“那我只有让你们在这永远闭上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