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1章 赶去葬礼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81章 赶去葬礼上!!

“陆先生,我们继续为你工作!”两个研究者迅速回答。 陆白唇角蓦地一扬,“这才是聪明的回答。” 两个研究者汗得利害,但不敢作声。 他们能不答应么? 继续为这陆白做研究也好过永远闭嘴,并且给陆白做研究听起来比罗丹做研究要好一点,他们起码还有回家的机会! 陆白表示只要不惹怒他他就绝对不是魔鬼,淡笑了一下,对修桀说,“很好,让人将这两个专家和这个水培器一起送回z国,中途谁泄露了消息,将他直接从飞机上扔进海里。” “是,陆总。”秦修桀打电话后,回应,“机场那边我们的飞机已经在按排了,一个小时间就可以飞往z国。” 又对这两个专家和其他的保镖道,“刚才陆总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关于在这个实验室看到的以及这个水培器里的人,谁要是泄露了,他的下落就是沉进海里。” “是!”保镖们齐齐一低头。 “两位专家也听清楚了?”秦修桀又看着面前这两个人。 “是……是的。”他们擦着额头上的汗道。 “那将这个水培器搬下来吧!”秦修桀喝道,“两位专家,请过去告诉我们的人怎么搬吧?” “是是!” 陆白看着保镖在这两个专家的指点下准备移动这个水培器,他紧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看到…… 事隔这么多年了,不应该会再看到他才对。 但陆白很确定,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那个人。前面的圆柱形水培器中,是一个男性的躯体,笔直而自然地站在里面,不,说是站,应该说是浮在里面,他脸上甚至没带氧气面罩,因为他不是靠氧气活着,他靠插在他周围的那些管子输送的养份而活着 ,对,就像植物一样,没有意识,闭着双眼,也许也没有听觉,没有思想。 如果陆家知道,会怎样? 如果他爷爷或者他那个不知身在何处是否还活着的父亲看到水培器中的人,又会怎样? 陆白的目光加深,里面带着一丝冷漠而又忧虑的东西,但他不会让那些人知道的,不会让那些人知道水培器中这个人的存在…… 从实验室出来后,艾尔他们的车已经发动引挚开始走了。 “陆总?”秦修桀看着他,“我们也先回去吧?实验室里的这个水培器其他人知道该怎么处理,他们会好好运送到机场送回z国。但少夫人还在斯特戈尔摩中心,我们还先赶回去。” 那个水培器太大,移动过程需要非常小心,而且里面的人不能断送了养份,所以就要连带着那一整个实验装置一起移动。 因为那些管子一抽,或者管子输送的养份一断,里面的人也许就会死亡。 陆白和秦修桀出来后,保镖和那两几个研究者还在移动那个实验装置,要搬上车更是会很麻烦。 “修桀。”陆白背对着这座实验室,看着远方,“你觉得是他么?” “陆总是问那个水培器里的人?”秦修桀想了一下,看了下陆白的脸,恭敬地说道,“陆总,以那个长相看,我觉得十有八九。” “他有可能活到现在?”陆白剑眉依然拧着。“罗丹找来负责这个水培器中人的专家,都是人体基因或遗传学方面的专家。”秦修桀道,“现在世上,连克隆技术都有了,如果要复制一个那个人出来,想必也不难。因为现在国际法严禁克隆,所以罗丹知 道这个实验装置不能让外人知道吧,所以才会藏在这。” 秦修桀看着陆白沉默的脸,又道,“其实,是不是那个人,陆总你应该比较清楚。” “是啊。”陆白叹了叹,看着远处的目光更加悠远,“只是没想到……现在还会看到他,按理我应该高兴,但刚才看到他的那一瞬,我很担心。” “陆总不必担心,现在这个实验装置和水培器已经及时落到了我们手上,而且据那几个研究者所说,应该他们和罗丹,没有外人知道。”秦修桀说道,“那就构不成什么威胁。” 陆白点了点头,“那个水培器先送回z国吧,以后回去再想办法。” “是,陆总。” 后面,保镖们已经将那个实验装修移到一辆拖车上,推出来了。 秦修桀马上对那些人道,“我刚打了电话,你们在这等一会,外面会有货车过来,到时用货车运送到机场……” 在秦修桀告诉其他人如何小心搬运那个水培器和整个实验装置时,陆白的电话响了,陆白看了一眼来电,是安夙夜打来了。 “什么事。”陆白言简意骇道,“我现在很忙……”“我们现在在瑞丹东方边境,碰到了赶来瑞丹的黑色所罗门成员,在拘捕这些人,但刚刚抓到了一个南宫焱烈的替身。”随着安夙夜情急的声音,电话里还传来一些震耳欲聋般的枪声,仿若那边已是一个战 场:“陆白,南宫焱烈可能返回斯特戈尔摩了!”安夙夜几乎在吼道,“也有可能他一开始就根本没离开,是想用调虎离山之计让我们这些国际刑警离开,他如果还在斯特哥尔摩,一定会有别的动作!我很担心姐 姐……” 安夙夜话还没说完陆白就迅速挂了电话,上车前往斯特戈尔摩城中心赶回去。 艾尔他们的车比陆白先走,自然也先返回斯特戈尔摩。 刚进城,车上斯蒂芬管家便接到电话,“我们马上会到,途中我们没时间将公主送去医院,医生你直接上车帮公主看看!” 挂了电话斯蒂芬对艾尔道,“艾尔先生,医生已经在前面等候了,你先别担心,等下医生上来让医生给公主看看。” 艾尔所坐的是一辆加长轿车,此时艾尔正抱着昏迷的西比拉坐在对面,一向笑脸吟吟的他,在回来的途中一直都沉着脸,一脸阴霾。 原先他是想着西比拉也许早已不在这世上了,而抱着为西比拉报仇的想法也要整死西蒙并决不会放过罗丹!所以他想对付西蒙和罗丹,自然也不只是西蒙要夺他的家族继承权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