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她活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83章 她活该!

“那不是传言,是真的。”弗隆多叹息着说。 “……!”艾尔咖啡色的眸瞳瞪大,闪烁着,但只是一会便冷笑道,“既然是真的,看来陛下她不只是现在糊涂,以前还任意枉为呢!” 作为一个女王,居然出轨于外面的男人! 有如此丑闻! 难道女王她死活不肯让柯罗韩特王子继承王位!“艾尔先生,那件事过去了,陛下也懊悔过。”弗隆多说道,“这也是陛下不肯让王子继承王位的原因,因为那不是她与比利亲王的孩子。主要这件事比利亲王当年知道了,还在他留下的一本日记本上写了, 那本日记先是落到了柯罗韩特王子手中,现在,不知为什么又落到了这个公主手上。” “所以?那个女人就拿着陛下的这个秘密要挟她?”艾尔冷道,“要挟陛下退居幕后,装老年痴呆将政掌让给她?” “是。” “虽然作为效忠王室的贵族,我不该说这话,但我现在就是想说……”艾尔搂着西比拉的手紧了紧,咬着下巴,“她活该!”“艾尔先生,陛下已经吃到苦头了,她也懊悔当时在茶会上不该说那样的话得罪陆白。”弗隆多说道,“陛下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让王位落在了这个假公主手上,为此,让我昨天晚上去珀切福斯家族找过陆 白,向陆白道歉,请求陆白的原谅,希望陆白和艾尔你们会继续帮陛下,拿下这个假公主。” “只是没想到,艾尔先生你和陆白都没有来参加葬礼。”弗隆多道,“陛下已经心如死灰,我也是刚接电话陆白的电话,找到了西比位公主的消息还未来得及告诉陛下。” “她该多尝下这个后果!”艾尔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西比拉,并不是为了陛下她,如今这个糊涂的陛下不值得我效劳!” 弗隆多没说话,若换了平时谁敢说这大不敬的话是要被判死罪的! 但现在女王失势,连弗隆多都被降了职,弗隆多知道,现在王室要靠艾尔和陆白了,自然无法反驳艾尔的话!“弗隆多先生,你听着,现在我正在带西比拉过去,陆白应该也会一起赶过去。”艾尔说道,“十五分钟后,我们会带西比拉出现在葬礼上揭穿那个假公主,在那个假公主说出陛下与柯罗韩特王子的事之前, 你们要及时将她拿下,不能让她再说话,只要封住了她的嘴巴,陛下就会立即指证我这边的西比拉才是真正的公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弗隆多说道,“我马上去准备……” …… 英菲墓园。 这是近十年来瑞丹王室所举行的最大的葬礼,场上王室,贵族、以及高官,和商贵名流皆到场了。天空下,纯黑的名贵棺椁在墓地中央,有着白金色头发的王子身着西装,安静得尤如画一般地躺在里面,双手交叠于身前,药水的保持下,他那张面孔与生前无异,俊美得像被上帝亲吻过的,长长的金色 的睫毛,如画家画出来的双唇,雕刻家塑造出来的鼻梁,无论哪一个角度都美得令人惊叹! 贵宾在他身旁和身上几乎放满了白玫瑰,用最圣洁的花送他的灵魂前往天堂。 牧师的致词后,是家属和来宾一一上前对柯罗韩特说着悼词,悼念他的生前,有的激动、有的婉惜、有的掉下眼泪,人已死大家便似乎不再记较其他,无不可惜瑞丹失去了一位最优秀的王位继承人。 女王和南宫蔻微站在最前排,二人穿着质地高档的黑色服装,两‘母女’头发上都斜斜地别着一个黑网纱的贵妇帽子,高雅又高贵。 南宫蔻微还挤出了几滴眼泪,时不是用手巾擦着,哭得极像样! 但女王却面无表情,不是她对于这场葬礼没有任何情绪,而是对于她被控制的这一个事实她无法示弱,自然也就不会表现出难过。 若换了以前,来参与柯罗韩特的葬礼她怎么着都会表现出神伤,因为她要做好一个母亲和慈爱女王的形象!但面对她的王位马上就要落到身边这个假公主手上了,她已经没有精力再去伪装自己的情绪了,既然站在柯罗韩特的葬礼上她也感到愤怒,但有把柄在这个假公主手上,她又不能跟在场的贵族和高官们说 出实情。 她只能用面无表情或无动于衷宣泄自己的不满,以及希望有人发现她的异样,而对她的情况感到质疑。 但很可惜,她的无动于衷反倒更让客宾觉得她有病: “陛下她真的病了么?王子的葬礼完全看不到她的悲伤呢!” “看来是真的了,是得了老年痴呆吧,那没有任何表情的呆滞面孔,倒真像老年痴呆了,虽然我身边也没有出过现这种症状的人呢……” “原先还感到怀疑,是否西比拉公主想夺权故意囚禁了年迈的陛下呢,但如果是这样陛下她也该为柯罗韩特王子的离开感到难过吧,哪怕是做做样子。” “嘘!小点声,皇宫里的人看过来了……” 敢议论女王或王室,是以下犯上的罪。 这些贵族的人自然不敢冒犯王室,连压低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此时一个贵族正在前面念着对柯罗韩特王的悼词,带着对逝去的王子的敬佩,“柯罗韩特王子,是我所见过的最年轻最有所作为的王子,我相信也是瑞丹历史上最优秀睿智的王子,他是上帝送至凡间的天使 ,人间的英才,精通八国语言,十二岁加入英国皇家陆家学院,二十岁回到瑞丹成为最高级别的……” 下面,女王不知是否听到了柯罗韩特的事迹,又或者是否有一些感触,缓缓地低下头,这让她的背影看着都有一些佝偻起来。 “陛下……”两个老侍女在旁边搀扶着她,以为她累了,“葬礼很快就结束了,等下陛下您再上去致谢来宾就行了。”“母亲。”旁边一边用手巾佯装擦着眼泪的南宫蔻微用只有她们听得到的声音,威胁说,“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是敢表现出任何令人怀疑的地方,我会当场上去将比利亲王的日记朗诵出来。现在刚好贵族和王室们都在呢!”

下一篇   第1484章 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