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7章 公主梦也该醒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87章 公主梦也该醒了!

安夏儿刚说完,就见费德罗带着两个卫兵跟着南宫蔻微上去讲话的地方了,还站到了南宫蔻微的身后。 正在讲话的南宫蔻微查觉到身后的人,演讲的过程明显得顿了一下,明显很不自在。 但她表面微笑着说:“虽然柯罗韩特王弟的离开是瑞丹最大的损失,但我相信那些狂徒不敢再向我下手,所以费德罗总管也不必让人上来保护我,不过讲话而以,在场的大多都是我的亲人,王室们和贵族,我无比地信任你们! 她还展了一下手,像公主一样大方地对面前这些王室和贵族说。 对于她的话,在场王室和贵族自然鼓起了掌。 人群之中,安夏儿看着上面那一幕,又问,“那这又算什么呢?作为负责皇宫卫兵的总管没有带着人保护女王,而是上去站在那个女人身后……这是,保护那个女人?觉得比保护女王还重要?” “这个……”祈雷也看懵了。 阿瑞斯也注意到了异样,“确实不对劲,按理说弗隆多若知道了那是个假公主,他应该会告诉那个费德罗,那费德罗不应该会再带人去保护那个假公主。” “怎么回事?”安夏儿皱眉。 阿瑞斯视线又再次扫视了周围一圈,突然他发现另一个现象,那些站在墓园里面的卫兵有一半是在警惕地外面,而另一半是警惕地看着在演讲的南宫蔻微。 ——并不是在看着女王。 “不,那个费德罗不是在保护那个女人。”阿瑞斯嘴角又再次咧开了,笑说道,“他们是在警惕那个女人,弗隆多和那个费德罗包括墓园里面的卫兵,应该都知道那是个假公主了。” “什么?”安夏儿眸子扩大,“他们这是,想在这葬礼上拿下那个女人?”“不对,结合刚才陆先生那个电话……”对形势有更敏锐直觉的阿瑞斯突然觉到了什么,“陆先生和艾尔今天去罗丹的另一座实验可能发现了什么?他打电话过来确定陆少夫人你的安全,并且他正在赶过来, 可能他和艾尔先生那边有一个进展。” “进展?”安夏儿道,“现在西蒙和罗丹都拿下来了,还要什么进展,抓南宫焱烈是瑞丹警方和国际刑上警的事。” “那就是这个假公主了。”祈雷笑笑。 “……”安夏儿目光再次聚焦到在最前面演讲的南宫蔻微身上,“陆白和艾尔现在在赶过来,他们是要……帮助瑞丹皇宫将这个假公主拿下?” 阿瑞斯注意着周围以警惕目光盯着南宫蔻微的卫兵,“极有可能!” “那奇怪了。”安夏儿目光颤了颤,“昨天面对弗隆多的请求,陆白还说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帮王室,他这是……同意帮他们揭穿这个假公主了?” 前来参加葬礼的客宾都是一排排站着,每排之间都有一定距离。 如果压低声音说话,后面和前面的人并听不太清楚。 站在安夏儿后面一排的人,正是以沙朗先生以为的内阁幕僚官员们。 他们没听清安夏儿说什么,只是听到他们似乎在说什么‘假公主’之类的话题,沙朗和两边的人立即相互望了一下。 两边的人低声跟沙朗先生说了什么,“沙朗先生,陆白似乎没有来,只是这陆少夫人来了……” 沙朗紧皱着眉头,跟旁边一个人示意了一下。 旁边的人点点头,走前几步,来到安夏儿侧后面,用不影响到周围的声音低说,“陆少夫人,沙朗先生对你们刚才的话题很感兴趣,沙朗先生问等下葬礼结束方不方便谈一谈呢?” “不方便!”阿瑞斯立即板着脸说道,“我们少夫人必须随时呆在我们身边。” 上回柯罗韩特就是用这种方式说方不方能跟他们少夫人单独谈一谈,结果一谈就出事了,柯罗韩特王子死在他们少夫人面前,他们少夫人当时还有理说不清了! 现在阿瑞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那种情况发生了! 前来问话的人见这个‘保镖’警惕心十足,又不失仪和客气地说道,“放心,沙朗先生就是有些话想问问陆少夫人,你们可以在旁边保护你们少夫人。” 阿瑞斯刚要说什么时,安夏儿道,“你们是听到刚才我的话么?” 身后的人笑笑。 安夏儿想着他们刚才这样讨论,耳朵尖的人确实会听到一些字眼,便吸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沙朗先生想问什么,不过……” 她看向墓园大门那边的方向说道,“我想等不到葬礼结束了,因为这葬礼上很快会发生你们大家预想不到的事。” 包括祈雷和阿瑞斯都看过去了。 只见墓园大门入口处,艾尔他们进来了。 沙朗先生的人见状,马上又退回了沙朗先生身边,同时沙朗先生等内阁要员以及其他的贵族也先生注意到了墓园大门那边的前情况。 “那是艾尔先生么?他跟陆白今天不是不来葬礼了?” “看他们的脸色,似乎不是很高兴。” 墓园大门口,艾尔走在最前面,一边打电话。 斯蒂芬管家站在他旁边,以及同行的保镖都护在艾尔周转,似乎形成了一个严密的保护网。 “陆白,我到了。”艾尔对电话里的陆白说,“墓园暂时没有异况,除了那个假公主不知恬职地在替代女王讲话以外,现场并没有南宫焱烈到来的迹象,陆少夫人也应该没事。” “南宫焱烈不可能继续无故留在斯特戈尔摩,让人注意周围!”电话里陆白很着急,“我很快就到!”“放心吧。”艾尔眸子扫了一眼周围,“弗隆多已经让卫兵严加防守了,甚至已经让人盯着那个假公主,不过我现在想再次问一下陆白你。我如果要帮王室揪出这个假公主,你会生气么?我知道你并不想马上 帮女王她,但是……” 艾尔咬了咬牙,“西比拉受的罪,我不可能视而不见,我不能看着那个冒充她的女人继续在这里猖狂,一秒钟也不想!”“那就将那个女人拿下吧。”电话里陆白声音冰冷,“如今那个女人的公主梦也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