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召开记者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94章 召开记者会

西比拉公主回到皇宫后,由皇宫总医师查克亲自带着护士为她做过全身体检。 最后查克来到女王面前施礼道,“陛下放心,西比拉公主只是因为长时间的忧心导致茶饭不进,体子虚弱而以,调养一阵子自热会恢复。” “是么,感谢上帝。”女王垂下了眼睛,“感谢上帝没有让我失去西比拉。” “陛下,您也要注意身体。”查克医生看着女王这几天已经完全变白了的头发。“不,在处置这些人之前,我绝不会倒下。”女王老态龙钟的脸上,挂着的是坚定与狠辣,她对这几个月以来将她皇宫搅个天翻地覆的人已经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将他们 送上古老的绞肠刑器和断头台上,特别是冒充西比拉折磨她的那个女人。查克医生鞠躬出去后,候在旁边的弗隆多说道,“陛下,费德罗去皇宫禁闭室那边看过,罗丹还在那,不过皇宫的谍报部对那个假公主进行审问后,得到的消息并没有太多,只知道她是南宫蔻微,原意大利家族的三小姐,对,就是现在国际通缉犯南宫焱烈的妹妹。关于南宫焱烈的下落,以及她和罗丹如何调换公主的详细计划,她还并没有 说。” “不说!”女王睁开带着皱纹的眼皮,“那就用刑!我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是。” “还有,她为什么会有与西比拉一样的脸?”女王又问,同时看了一眼旁边的西比拉公主。 房内的正中央,放置着一张华美的公主大床,洛可可王室风格。 刚刚救回来的西比拉公主靠躺在床上,正在输液。 但这间房内除了女王所座的座位,并没有其他的座位,寓示外面进来的不论是贵族或高官,在尊贵的公主房内都只能站着。“陛下,这个医生过去看过。”弗隆多说道,“那个女人戴了一副人皮面具,并且她的脸还有轻微易容手术的迹象。查看过媒体和报纸,那个女人正是原意大利南宫家族的三 小姐南宫蔻微。” “是罗丹帮她做的么?”女王非常愤怒,一想到这个女王曾经羞辱过自己还想夺取自己手上的王位,她就满腔怒火。“应该是。”弗隆多说道,“医生检查出她服用过大量止痛药,那个女人伪装成西比拉公主时说是从马上摔下来摔伤了脑袋,才时常伴有的头疼症,那个说发也是假的,医生 说她的头疼症已经患有几年了。” “放肆!”女王更加火冒三丈,“竟敢信口雌黄!”“她在皇宫服用的止痛药都是罗丹所提供,所以罗丹绝对是策划调换真假公主的主谋,还有西蒙。”弗隆多又说道,“订婚之前,西蒙曾多次进宫或去国王岛与‘公主’见面给她送药,并且一开始订婚也是他提出。今天下午回来皇宫后,我让人去国王岛公主的府邸查看过,公主这段时间不让下人进去的卧室内藏有另外一张替换的人皮面具,那 也是她不让人检查她的府邸的原因, 所以作为经常去国王岛与她见面的西蒙,不可能查觉不到她的异样,除非西蒙一早就知道她并非真正的西比拉公主。” “西蒙!”一想到西蒙想要利用自己免除罪名,女王唇气恨地发抖,“我会马上下文书判他死刑,直接枪决他给z国一个交代!” “是,陛下。”弗隆多说道,“z国那边也在催大使馆的那一个案子。” “陆白和艾尔有没有来皇宫?” “没有。”弗隆多说道,“按在葬礼上陆白的话说,他做这一切并非是为了帮陛下,他要对付是皇宫里的那个假公主,至于刚好和艾尔救回公主,应该是顺带……”“他们还想要怎样?”女王再度怒吼起来,但身体不好的她声音中途又马上虚了下去,“艾尔……作为瑞丹的贵族还事事听从陆白么,陆白他难不成因为我在茶会上让他离开 皇宫的话,他还需要我亲自过去道歉并再次邀请他再来皇宫?” “陛下,您别?了……”她身边的?侍?抚着她的背帮她顺?,“身体要紧。” ?王?甩?,直接将两个侍?甩开了,两个?侍?只好站在两边先不说话。弗隆多也没说话,?王叹了??垂下眼睛,“算了弗隆多,他们不来就算了,明天,你通知记者来皇宫开?个新闻发布会,告诉全国真正的公主已经找回来了,我退位之后 马上由??拉继位……” “?亲。”旁边??拉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舒服就先躺着。”女王说道。 “但,我不是很想继位,我想跟艾尔在?起……” “胡说!你不继承王位谁来继承?”?王愈发严厉。 “还有第三顺位继承?和第三顺位继承?。”??拉说道,“他们也是王室……” “不?!”?王声?都差点撕裂了,“有第?公主在,哪轮得到他们。” 弗隆多在旁边说,“陛下,我不太建议现在开新闻发布会,毕竟听说那个南宫焱烈还在斯特?尔摩,为了公主的安全起见,还是先保护好公主……”“你也住嘴!”?王横了他一眼,“弗隆多,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个礼祀官,你已经不是原来的内阁幕僚也不是我的秘书了。我还让你站在这,是我?度不与你计较,不是 代表你?可以忤逆我了!” 虽然上回弗隆多趁她回国王岛让?调查罗丹的事,按现在的情况看,做得是对的。 但是,她?王的威严必须有! 没有?可以忤逆?王! 必须让这些?知道! 弗隆多低下头,“是,感谢陛下不计前嫌,刚才那只是我个?的意见,最终还是由您决定。那么,明天召不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事,陛下再跟公主商量吧,我先退下了。” 弗隆多退出去的时候还带上了门。??拉公主靠要在床头上,蹙着眉着看着?王,温柔地说,“?亲,你何必对弗隆多先?这么疾?厉?,弗隆多先?协助?亲掌政多年,很多情况其实他?我们还看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