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她手里的东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497章 她手里的东西!

“费德罗总管,罗丹不见了!”卫兵也给皇宫这边打电话。 同一时间,皇宫专门关押犯了宫规的人的囚室这边。 两个提着饭盒的人也以同样的理由进入了囚室。 被揭开了人皮面具并被打了一顿的南宫蔻微正面如死灰地靠着墙着坐在地上,脸上微微红肿着,手和脚各被手铐和脚镣锁着。 因为几个月前做过临时易容手术的原因,南宫蔻微脸显得有点僵,甚至脱皮,不太自然。 配上她为了方便戴人皮面具而剪短的头发,但真与之前的那个南宫三小姐有太大的出入,只能从她的五官依昔看出她以前美丽的残影。 眼前这个囚室只有南宫蔻微一个人,因避免其他人与她接触,甚至铁栏门还上了锁,她脚镣上的铁链一直栓到了门上。听着脚步声,南宫蔻微咬了咬牙,“我说了我不知道我哥哥的下落,你们就是再怎么对我严刑逼供也无法从我这套出半点我哥哥的消息,因为我在瑞丹我根本没跟他联系过 。” 两个‘送饭’的人来到铁栏前门,手中的饭盒‘哐’地声丢在地上。 这两个人也摘下头上卫兵所戴的黑绒帽,其中一个人道,“蔻微小姐,看来你的身份被揭穿后,吃了不少苦头。” 南宫蔻微听到这个声音一惊,马上回过头。 但看到站在铁栏外面的利威廉时,南宫蔻微马上挣扎着站了起来,整个身体重心凑到铁栏门前,“利威廉?你们怎么会进来?你们是不是来救我的?” “当然,蔻微小姐。”利威廉说道,“现在瑞丹的大势已定,现在不走,你和罗丹小姐都走不了了。” “那快救我出去,快救我出去!”南宫蔻微拼命地伸出手。 “但是蔻微小姐,少主说对你很失望。”利威廉说道。 南宫蔻微伸在空中的手停住,唇也颤抖了起来,“说什么?”“原先少主还想让你想法夺取瑞丹的王位,起码罗丹小姐和西蒙已经将你送进了这皇宫,已经成功了一半。”利威廉说道,“你若是坐稳瑞丹的王位,那对复兴南宫家族的希 望就大了,少主就是现在离开瑞丹,也相当于留下了一个筹码在瑞丹。” “筹码?呵呵。”南宫蔻微笑,“哥哥就当我是筹码么,我在皇宫有多危险他知道么,他除了会利用我利用身边一切资源他什么时候为我着想过?”听着她的吼叫声,利威廉眼睛暗了暗,“蔻微小姐,你说这话就未免太过任性了,现在南宫家族已经破灭了,你们几兄妹应该想法重振南宫家族,每一个人都该全力以赴, 为了南宫家就算是被少主利用也应该在所不惜!”“那莞淳呢?”南宫蔻微见利威廉一个管家都在责怪他了,不禁叫道,“她怎么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我听说她跟z国的一个男人好了是吧?你们怎么不让她去牺牲!哥哥为什 么不去利用她?” “莞淳小姐上回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利威廉说道,“以后南宫家族若是振兴了,与她没有半点关系,我们也可以将她驱逐出家族。” “……什么!”南宫蔻微无法相信。 她无法相信南宫莞淳真能做到不依靠家族或她们哥哥了,真打算抛弃贵族小姐的身份孑然一身了? 虽然南宫家族现在是落败了,但她哥哥南宫焱烈还在想办法的话,依然有振兴起来的希望! “所以,蔻微小姐你也想说可以脱离南宫家族么?”利威廉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我们就不必再救你出去。” “不!快救我!”南宫蔻微又从铁栏门里伸出手,慌得眼泪流出来,“瑞丹女王那老太婆真的会杀了我的!” “蔻微小姐,救你可以,但你必须交出另一样东西,这也是少主的话。”利威廉眯了眯眼睛,“现在这时候,罗丹小姐应该已经被人救出去了,就剩蔻微小姐你了。” “你们凭什么救罗丹,却要跟我在这讲条件?”南宫蔻微愤然道,“我哥呢,打电话给我哥,我问他是不是他可以救罗丹那个女人却要跟他妹妹我讲条件!” “蔻微小姐,少主那边等罗丹小姐过去后就要撤退了。”利威谦说道,“还有,罗丹小姐为少主付出这么多,你还是对她尊重点……”“别跟我提罗丹!”南宫蔻微眼睛都红了,“我如今会被抓都是因为她说话不算数,不然我现在就不会一个人在瑞丹皇宫孤军奋战!还有西蒙,那个没用的男人!他们明明说 会协助我坐上王位……” 利威廉脸色看着变化了一下,他想不到南宫蔻微还在怪罗丹,明明是瑞丹皇宫带人抓罗丹时她过河拆桥没有出面。 但眼下时间太紧,他没有功夫跟南宫蔻微理论这些,而他的任务也不是跟南宫蔻微理论。 “蔻微小姐,罗丹小姐做得对还是错就不必再谈了,现在少主就让我过来问你。”利威廉说道,“他想还要的东西还在你身上吧?” 南宫蔻微一愣,“什么?” “不要装糊涂了。”利威廉说道,“就是以前在南宫家族时少主得到的一份藏宝图。” “……” 听到利威廉提起那份藏宝图,南宫蔻微睁大眼睛。 “当时少主并不重视只说让人好好放起来。”利威廉看着南宫蔻微的表情,语气依然带着丝对小姐的尊敬下面又有着一些漠不留情:“当年,蔻微小姐你说你代少主保管吧,之后少主也没有再过问这件事。在南宫家族出事后,我回南宫家族的古堡内找过,并没有发现那份藏宝图,这么看来,那张藏宝图 一定还在蔻微小姐你手里吧。” 南宫蔻微非常惊讶,她没有想到过了那么久,她哥哥南宫焱烈还会记得那个藏宝图的事。 当时,刚掌管南宫家族的南宫焱烈手段酷戾,徒是她和她姐姐南宫莞淳也不由生畏。 当时她也是为了邀功以及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才提出帮她哥哥收藏那份藏宝图……“对。”她缓缓地笑说道,“在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