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少不了的‘第二国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00章 少不了的‘第二国王’

其他卫兵已经进去确认那两个‘假卫兵’的身份了,费德罗看到眼前这一幕,打电话给弗隆多,“弗隆多先生,这个假冒公主的人没有被人救走,受了伤,但来救她的人见逃 不了已经开枪自尽了!” “看一下救她的是什么人,以及现场还有发现什么,我现在马上过来!”电话里弗隆多听到有人救走了罗丹,已经带着人赶急着过来了。 女王晚上刚刚入寝便被叫了起来。听到罗丹被人救走了的消息,她直接火冒三丈地将手边的一硬壳书扔在了皇宫总管费德罗头上,“费德罗,我让你接管皇宫的守卫是相信你!现在你告诉我罗丹被人救走了 ?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想跟弗隆多一样革职查办是不是!” 皇宫机构的要员都站在这,面对发生这么大的事以及女王的怒气,几乎没有人敢出声。 因为罗丹被救走了,大家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的女王无法给陆白交待了…… 对于头顶上那本硬壳上砸下来,费德罗没有躲,“陛下,是我失职……” 女王砸过来的是那本厚厚的瑞丹皇宫法。 几百条大大小小的宫规都在上面。 “陛下息怒。”弗隆多说道,“费德罗总管已经恪尽职守了,只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方是早有预谋吧。” “弗隆多,你还敢说话!”女王坐在王座上面,整个身体气颤魏起来。弗隆多颔首,“陛下,我是不该出现,以我现在的身份没有立场在您面前说话。不过现在皇宫出了事,我能出多少力就出多少力吧,现在是大晚上,王室们都不在,深夜召 他们入宫,恐怕会引起恐慌,毕竟公主刚刚找回来,这件事还是不要闹大了。”“就算不闹大又怎么去跟那个陆白交待?”女王问道,“今天在柯罗的葬礼上,你们可都在现场听着,那个男人现在恐怕不会给我什么面子了,罗丹现在被人救走,你们要我 怎么拉下老脸跟他说这件事?我堂堂一个女王,难道再纡尊去跟他道歉?” “放心,陛下。”弗隆多说道,“刚才我已经打电话到珀切福斯家族了,将罗丹被人救走的消息通知了陆白和艾尔先生。” “那陆白怎么说?”女王迫不及待问。 弗隆多低下头,“这个……陛下还是先别问了。” 女王身体顿时失力地瘫靠了下去,脸色更加惨白。 连弗隆多都这么说。 那想必,陆白那边…… “我跟陆白那边说明了情况,这次营救对方是有预谋的。”弗隆多说道,“恐怕这就是那个南宫焱烈还留在斯特戈尔摩的目的,他是想救罗丹和冒充公主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呢?”一想到南宫蔻微,女王就整张老脸都抖动了起来。“那个女人没有被救走,可能是我们皇宫这边及时发现了,那两个准备救他的人自尽了。”弗隆多说道,“那个女人也受了伤,弗德罗带人赶过去的时候,她还在叫唤着什么 ,明天会让人严加审问她……” “好好审!”女王整个身体都气得抖起来,咬着牙,“必要时候,用重刑也行!”“放心,陛下,一定能审出来些信息。”弗隆多说道,“听说陆白那边有个心理拷问专家,我电话里面已经跟陆白说了,希望明天陆白能带着那个拷问专家一起来皇宫,审问 一下那个假冒公主的女人。” 在将这件事凛告女王之前,弗隆多便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理。 周围的人更是对弗隆多感到敬佩,面对暴躁的女王,估记也只有弗隆多先生能应对了! 女王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想不到一个晚上,竟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明天的新闻发布会,算了,别办了吧。” “这个……”弗隆多看着女王疲备的脸,“陛下,消息已经发布出去了,明天上午斯特戈尔摩的几家权威媒体记者就会来皇宫。” 女王又缓缓睁开眼睛,紧握着手。 “办也行,明天新闻会上就不必提罗丹被人救走的事。”弗隆多说道,“这件事我们跟陆白那边对接处理。” 女王又看向费德罗,“弗德罗总管,你呢?让人潜进了皇宫救走了罪犯罗丹,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陛下!”费德罗马上单膝跪了下去,“我跟警方那边联系吧,警方明天肯定也会来查罗丹被人救走的事。” “还嫌麻烦不多么?警方一出手还能简单了事?”女王气喘着怒吼起来,“这件事别让警方了!” “可是……” “就说这是我的话!”女王站了起来,由侍女扶着直接离开了。 大殿里面的要员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六神无主。 当夜皇宫气氛更加凝重。 守护几倍地增加,特别是女王和西比拉公主所在的皇室寓所,以防会有刺客,更是里三圈外三圈的森严卫兵把守。 弗隆多离开大殿后,便被人传到了皇宫寓所。 弗隆多知道女王这一晚是铁定睡不着了,来到女王身后,鞠下身,“陛下……” 华灿的宫灯下,女王满头雪白,她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她与比利亲王的结婚油画照。 油画上面的她风韵美丽,而现在的她,满脸爬起了皱纹。 她眼睛是红的,眼角那三层如鱼尾一样散开的纹夹着些泪水,“弗隆多,我革除了你的职位,你恨我么?” “陛下言重了,您有权利那么做。”身后弗隆多中肯地回答着,不参杂任何私情绪。“我前阵子太伤心了,感觉所有的人都在背叛我,也许就只有一位陪伴辅佐我多年的秘书还忠于我了。”女王说话带着一丝颤音,“但从国王岛回来却发现,连你也背着我做 一些违背我意愿的事……” “抱歉。” “不过,西比拉说得对。”女王苍老地微笑着,眼泛泪光,“就算我再怎么生气,革除你的职位,如今皇宫也不能少了你,少不了你这‘第二国王’。”“陛下,只要皇宫还需要我一天,我必然会为皇宫鞠躬尽粹!”弗隆多颔首道,“现在皇宫的形势确实不容乐观,陛下若生气,那等皇宫平静下后,我可以再离开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