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王子的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07章 王子的猫

“猫?”安夏儿也不明白了,“娜芙古斯女王是被猫吓倒了?” “不排除。”艾尔皱了皱眉,“但监控画面显示陛下并没有看向角落的猫,而是像看着空气中什么可怕的东西,医生说也可能是陛下……精神错乱的原因,产生了幻觉。” “你怀疑什么?”陆白知道艾尔有别的想法。 “陆白,你相不相信灵异的说法?”艾尔问。 这将陆白直接问笑了,“我是做科技的,你跟我问灵异?我若相信有那种东西,帝晟的科学技术就不会问世。”“现在皇宫正在根据陛下的死前监控作调查,也是觉得陛下可能是被那只猫吓倒了,正在追究那只猫的下落。”艾尔说道,“只是陛下生前所呆的地方没有开枪,监控拍的不 是很清楚,只拍到那个大厅中有只猫,看不清那只猫是什么样。” “开始查一只猫了?”安夏儿感到不可思议。 “不,因为那只猫瞳孔是金绿色的,跟皇宫中一只猫挺像。”艾尔看着安夏儿,“陆少夫人,你应该见的那只猫。” “我见过?”安夏儿愣了一下,“不会是……” 她在皇宫中见过的猫只有一只。 因为女王对猫毛过敏的原因,只有一个人敢斗胆去养。 “是柯罗韩特王子的猫。”艾尔说道,“皇宫机构的人怀疑是王子的猫吓死了陛下,所以,你们相信那只猫是带着王子的怨念去找陛下的么?” 陆白冷声笑,“没有可能的事。” “不,我觉得有点疹人啊。”安夏儿道,“其实这个理由是说得通的,柯罗韩特王子下葬了,他的猫没有主人了,所以就去找柯罗韩特王子生前最恨的女王去了……” 陆白大手抚了下她的头发,“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真以为艾尔会信什么灵异?猫给主人报仇?”对面艾尔也笑了一下,这才开始动用餐具吃早餐,中途又说道,“不过,皇宫的人相信与那只猫有关,他们是怀疑有人指使了那只猫去吓死了陛下,就像那个动植物专家克 鲁莫曾受罗丹指使,指挥候鸟去袭击陆少夫人你的飞机一样,他们怀疑是王子宫殿的人指使了王子的猫。” “柯罗韩特王子宫殿的人?”安夏儿想了一下,“他们怀疑谁?” “怀疑每一个。”艾尔说,“并且查每一个人,以柯罗韩特王子的管家黑斯为首。” “那结果呢?”安夏儿马上问。 “没有证据吧。”陆白说道。 “对。”艾尔点头,“在我回来之前,听说黑斯否认了那监控里的猫就一定是王子的猫的说法,黑斯说从昨天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结束后,王子的猫就失踪了……” “失踪了?”这一下安夏儿更无法反应了。 因为她记得,昨天在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上,还看到黑斯管家抱着那只猫。 这柯罗韩特王子下葬后,他的猫也失踪了? “所以你问,会不会是柯罗韩特的猫跑了之后,为他的主人找女王报仇去了?”陆白看着艾尔,“你觉得会不会是那只猫让你们的女王看到了什么?” 艾尔切着早餐,“只是一瞬的想法,当然,从科学上来讲,应该是陛下精神错乱自己大脑产生了幻觉。”艾尔早餐吃得很快,用餐巾擦了擦手后喝了一口水,“我还要去皇宫,我放心不下西比拉,昨晚后半夜得知陛下去逝的消息,整个皇宫都乱了,西比拉伤心过度还昏过去了 。” 安夏儿听到这个消息,心情也复杂起来。 想那西比拉公主被罗丹关了几个月,刚刚回来,就得知自己王弟死了。 没过一两天,自己母亲也去逝了。 换谁听到这个噩耗,都难以承受。安夏儿看了看陆白,“陆白,我们这一次来瑞丹是客人,既然娜芙古斯女王去逝了,也理应去看探望一下女王的家属。今天秦特助不是说要去皇宫拷问南宫蔻微么?我们和 秦特助,还有艾尔先生一起去吧。” 人已死,那她生前的事自然就不会去计较多少了。 起码安夏儿不想再计较。对于安夏儿的话,陆白蹙了下眉,“我不去了,我今天上午打算去趟跟安夙夜他们见一面,听一下他们搜找南宫焱烈的进度。你若想去就去吧,有修桀和艾尔和你一起去, 我也不担心什么,安夙夜那边,我会代你跟他们问声好。” 安夏儿点头,“嗯。” 上午十点,皇宫的记者发布会一刻也延缓不了地照样举行了。 在这个所有事情都凑在了这一两天的时间里,弗隆多脸色从未有过的黑沉,他刚从女王所在的皇宫教堂赶过来,下车后,脚步匆忙地赶来媒体大厅这边。 “弗隆多先生,这怎么是好?”媒体部部长亦步亦趋跟着他,“陛下昨晚刚去逝了,现在这个记者会又要办,继续公布西比拉公主被回的消息么?” “没有必要了。”弗隆多一脸隐忍,两额边突起青筋,“直接公布陛下去逝的消息吧。” “啊?这合适么?”媒体部长吓得差点没站稳,一边擦着汗,“这会不会太突然了?”“得知陛下去逝的消息,从昨晚到现在,所有的王室贵族都赶来王宫。”弗隆多说道,“这个时刻,尽早扶新君继王,稳定皇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要尽快让西比拉公主 继位,以及让她安抚民心,得到更多人的拥戴。”又说道,“外界知道的事越多,只会让西比拉公主的立场变得危险,别公布前阵子那个假公主的事情了,只要让外界知道皇宫里的公主一直都是真的就行了。至于这个发布 会……就当作是陛下去逝的发布会。” 这就是瑞丹的‘第二国王’,快速果断地分析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即使在这女王去逝的时候,他也会先马上控制住局面。 而不是先去忙着伤心难过悼念女王…… 甚至调查女王的死因也只能成立一个皇宫调查组,目前最重要的是在女王突然去逝后,稳住瑞丹国势以及王室贵族之间。 皇宫媒体大厅聚满了记者,皆是来自斯特戈尔摩的权威媒体。 弗隆多一进来,摄象人员将所有架起的镜头都对准了他,不停地闪烁着。 坐在前面的位置上负责提问的三十多个记者刚刚站起来,弗隆多便摆了摆手让他们坐下,“感谢媒体记者们前来,我是弗隆多。” 一个记者举了下手,“弗隆多先生,听闻您已经被女王陛下革职了,请问您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开这个发布会呢?” 第二个记者也举手,“弗隆多先生,听说这个发布会是女陛下的指意?请问有什么重大消息么?” 第三个记者,“是皇宫的消息?还是关于瑞丹商业方面的消息?” 后面的问题络绎不绝: “还是关于西蒙的处决时间?听闻大使馆的事,z国催得非常紧迫?” “听说罗丹勾结国际罪犯南宫焱烈刺杀柯罗韩特王子的事已经证实了,请问会怎么判决罗丹?陛下对于罗丹又怎么看……” 媒体部部长举起手摆了一下,“记者们请安静,弗隆多先生有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发布。” 满是记者的媒体大厅这才有所安静。 弗隆多在记者问问题时,面容严肃,半垂双目,也在大脑中临时排练等下来的话。媒体部长话落下,弗隆多抬起双目,“我是以皇宫官员的身份代陛下开这个发布会,我确实被革职了,但这个发布会是陛下昨晚指定要我办,所以这个发布会我有十足的理 由和立场站在这。” 在相机的闪烁中,弗隆多说出第一个消息,“第一件事,罗丹昨晚失踪了。” “什么?罗丹不是说在皇宫么,怎么会失踪……” “这意味着什么?” “那西蒙呢?” 大厅中惊异声四起。 “弗隆多先生,我有问题……” “请弗隆多先生你代表皇宫解释一下,罗丹为什么会失踪?”“我知道大家的疑问。”弗隆金说道,“我能告知媒体的就是皇宫以及警方现在正在全力追查罗丹的下落。至于西蒙,对大使馆下毒手,背负着十几条人命,罪不可恕,陛下 在世时就已经公文下达了枪决西蒙的指示。” “陛下在世时?”记者马上听出不对劲,“弗隆多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媒体大厅里的声音马上像覆盖了一切。 媒体部长都在担心弗隆多的安全,准备要不要先让他退下了。 但弗隆多已经作好了公布这个突然的消息的准备,他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声道,“大家听我说!” 声音有所停缓了下来。“昨晚,我们伟大的女王陛下去逝了。”弗隆多看着媒体大厅里的记者,眼底是无法藏饰的悲伤,“时间是昨晚12点多,陛下她走的……很安详,是在比利亲王生前送给她的娜芙古斯庄园去逝,得知消息所有的王室和贵族皆已在昨晚和今天早上,先后来了皇宫。虽然这是个悲伤的消息,但大家还是得努力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