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9章 决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09章 决心!

“也对,陆少夫人和陆先生那么恩爱,听说还有三个孩子。”西比拉公主点了点头,羡慕地看着安夏儿,“你是西莱的公主,还这么美丽……没有问题的,没有人会不爱你。 这话说得就有点大了,安夏儿也不知怎么回答她,只是笑了笑,“幸福需要经营,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拥有这一切,所以我觉得。” 安夏儿看了眼艾尔那边,“西比拉公主你应该争取自己的幸福。”“……”西比拉的泪眸看过去,“我和艾尔不一样,他有家族,我有王位,他跟我结婚就不能继承家族,珀切福斯家族不能没有艾尔,因为西蒙是个混蛋,根本不能代替艾尔 。” 回到皇宫听到西蒙涉及到了大使馆的案子,甚至被她母亲下达了枪决的文书,她一点也不奇怪。对于西比拉的顾虑,安夏儿道,“这么说吧,在我未回归西莱王室之前,我嫁给陆白时只是一个被养父养母扫地出门的女孩子,低微,一无所有,我会嫁给陆白成为陆家的 少夫人,所有人都想不到。” 说到这,安夏儿甚至都有点怀念以前的自己,那个坚强而低微的女孩。 如果有时光机,她一定想回到过去去拥抱当时的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西比拉公主看着安夏儿的目光很惊讶,似乎安夏儿所说的事是那么地不可思议。 “还有其他前来悼念女王的人,我在这呆太久也不合适。”安夏儿看了眼教堂门口的方向说,“那西比拉公主,相信你一定能走出母亲去逝的悲伤。” 西比拉公主点了点头,“谢谢。” 在安夏儿转身没走几步,身后西比拉又唤了声,“陆少夫人。” “嗯?”安夏儿回过头。西比拉公主看着安夏儿,“我知道我提这个要求,可能不太合时宜……请问,你和陆先生能原谅母亲么?听说,母亲在茶会上跟陆先生有个很不愉快的话题,导至现在陆先 生都拒绝来我们皇宫。” 安夏儿看着她。西比拉公主说着,有些难为情地道,“失去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你们两位朋友,我想一定是瑞丹最大的损失,母亲她已经去逝了,陆先生能原谅了么,我代母亲向你们道歉。 ”安夏儿唇角微抽挽起,看着西比拉公主柔弱又大义的目光,“西比拉公主这不是做得很好么,未继位就已经在修复去逝的女王所犯下的错误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 好女王的。” “陆少夫人,我只是不愿意母亲去逝了还被人记恨着。”西比拉轻轻地哽咽着,“其实……母亲她也很可怜。” 安夏儿看了眼躺在玉棺中的女王,“我想没有什么问题,我丈夫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他也谈不上恨女王,我的话更不必说了。” 陆白了不起就瞧不起娜芙古斯女王,还不够让他恨的。 安夏儿从教堂出去后,外面的人又报起,“下一位,弗隆多先生和沙朗先生……” 弗隆多和沙朗进来时,费德罗正在跟西比拉公主压低声音说,“公主,做得好,听说陆白是个妻控,他一定会听陆少夫人的话……” 西比拉公主叹了一气,低下眼睛,“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我也只能为母亲做这些,希望陆先生会原谅她。” 前面,艾尔也走了过来,微笑道,“哦,弗隆多先生和沙朗先生也到了,两位快安慰一下西比拉吧,对于陛下去逝,她太不安了。” 弗隆多来到西比拉公主跟前,鞠首,“公主放心,媒体那边我已经交待好了,陛下是正常去逝,她走得很安详,大家会祝女王的。” “是么。”西比拉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珠,“希望大家都能记住母亲的好,她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太多。” 沙朗先生在跟女王默悼了一会后,也走过来,“见过公主。”“沙朗先生。”西比拉公主看着面前这位受人尊敬的官员,“我知道您并不赞同让我继承王位,你们拥戴的是柯罗王弟。我确实没有柯罗那么优秀,面面俱全,无论在政事或 军事上,他都是天才,相比之下,我有的确实只是一个长公主的身份。”她知道自己的份量,她谦虚地承认自己,“但是……我不想再让母亲失望,我会继承王位,我会当下一任女王,我会尽量去做到最好,不会的我会去学习,所以,所以请你 们辅助我治理瑞丹吧。” 她的声音发颤,眼泪婆娑,仿佛这一个决定用上了她全部的勇气和担当。 她不知道她做不做得好,但是她会努力。 沙朗先生和弗隆多对她颔下首,“公主,请放心。” 身旁艾尔看着她,看着她的坚强,看着她说出上面那段话里眼睛里打转的泪,他不知道西比拉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意味着,为了这个国家,她已经放弃了他。 但是,这一刻,他为她感到骄傲! 皇宫囚室中,秦修桀对南宫蔻微的心理铐问也快结束了。 但除了秦修桀和两个陆白的保镖,以及一些看守南宫蔻微的卫兵以外,有两个女王办公机构的要员也在现场看着秦修桀对南宫蔻微的问话。 “这么说,利威廉自杀之前,将那份藏宝图吞进了肚子里?”秦修桀坐在南宫蔻微对面,一只手按着她手腕上的脉。 听到藏宝图,女王办公机构的要员也表情凝重了。而秦修桀的对面,是绑在一张椅子上的南宫蔻微,在她面前,有一个盛满水的大木桶,在秦修桀问她问题之前,卫兵已经将她连椅子一起浸入水中,濒临在淹死和求生的 边沿之下,半个小时间后,精神很快崩溃。 何况还是南宫蔻微这种求生意识强烈的人,她更加不想死。 南宫蔻微浑身湿透了,头发顺着水粘在脸上,她张着口呼吸着空气,眼睛无神,眼眶因为淹水的关系而通红。 “呵呵。”她崩溃地笑着,“是啊,你们……可以去拿啊。”“当然会,既然他将东西吞了,那只要剖开他的腹中就可以取出。”秦修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