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老公大人的陷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1章 老公大人的陷井

第151章 老公大人的陷井 “对。”陆白点点头,“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你那个‘唯丽’的品牌名打出广告,才会有更多人关注,因为之前媒体才刚曝出安氏公司的前身是‘唯丽’,如今看到这个品牌名,话题会更多,关注率也会越高。” 陆白不得不说,他是承认安夏儿取这个名字的,明智的决定。 ‘唯丽’这个品牌名会高度受到关注。 “嗯嗯。”说到这安夏儿拼命点头,“我确实也是这样想的,网络上若出现这个品牌名的话,大家肯定会想起以前夏家与安家共创立的‘唯丽’公司,也算是帮夏家争取一点名声吧。” 不然随着当年夏家夫妇出车祸死亡,夏家就那样无声无息了。 她要告诉外界,夏家存在过…… 魏管家来到旁边,帮陆白倒了一杯酒。 陆白神态优美的品着,轻轻掂着杯脚,“那你现在是决定,先做香氛产品?” “嗯,小件的香水在女性销费群里卖得比较开。”安夏儿道,“至于护肤品和化妆品,我可以先等‘唯丽’这个品牌名打响后,再做开始开发。” “所以你刚才说,你的香水是调配好了是么?” 说到这,安夏儿倒是一脸骄傲,“那还用说,我这两天又增加了另两种花香作为中调,效果非常明显……” 一说到专业性的问题,安夏儿有十足的自信。 但作为一个科技领域的男人和企业总裁,陆白不会过问安夏儿的工作细节,只是向她敬了一下酒杯道,“那恭喜你,安夏儿。” “好说。”安夏儿两手一叉腰,脸上自豪起来,“既然你找网络运营团队帮我做广告了,那就这样吧,我这两天将这款香水的配方申请一下专利,之后两个月内争取批量生产……” 女佣从餐厅那边走来,“大少爷,少夫人,晚餐好了。” 陆白将酒杯放下,很自然地握起安夏儿的手腕,“这些事不用你做,申请专利的人我让人帮你去办理……走吧,先吃晚餐。” 可能是这段时间他们的交流又多了起来,陆白就是这样拉起她的手,安夏儿竟也觉得挺自然。 丝毫没有违和之处。 但安夏儿对于他专制的话,不满起来,被他拉着手她边道,“什么?又是你找人处理,我总要自己去做点事吧……” “你的工作,就是设计香水和研究产品,争取以后让‘唯丽’这个品牌做得比安氏大,甚至有更大的市场……”陆白侧脸上,唇角划开一丝弧度,“比方说在国内或在亚洲有一席之地。” “啊?不不不不。”安夏儿吓了一下,“我没有那么大野心,也不敢想那么远,我就想做点自己的品牌,有一小众销费人群就好了。” 没事,她不是那种大人物,她只是想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做点喜欢做的事而以。 再能够稍微让人知道一下‘唯丽’这品牌就好。 陆白对于她的反应,只是微笑。 晚餐桌上。 今晚是西餐,银质的刀叉泛着灿亮的光。 餐厅里没有开灯,用欧氏三叉铜质台柱点着蜡烛,桌上还有一花瓶插着玫瑰。 安夏儿闻着玫瑰的香甜愣了一下—— 这是……烛光晚餐? “上回在外面吃饭时,你似乎对于餐桌上的玫瑰情有独钟?”对面陆白俊脸轮廓优美,薄美唇角微勾,“那现在这样,你喜欢?” 安夏儿咽了咽,脸上有些热,“不……也不是情有独钟,我当时只是说,挺好看的。” “挺好看?”陆白重复了一下她的话,“不是你喜欢跟我吃有玫瑰的烛光晚餐?” 安夏儿脸唰地一下,血涌上脸颊,她自己都知道红了。 话别说这么白啊…… “你你你多想了。”安夏儿低着头,“女孩子都喜欢玫瑰……”因为那爱情的象征。 “哦?” 陆白一个华美的单音。 他明白这个小女人撒谎。 “不过……这样也行。”安夏儿窘迫道,“那就谢谢陆先生陪我吃烛光晚餐了。” “如果你叫我老公,我会更高兴。” 陆白说这话时没有看她,喝着酒,显得顺畅自然。 避免尴尬发,安夏儿赶紧拿起刀叉,埋下脸僵硬地道,“吃东西吃东西……” 魏管家和女佣特地退出了餐厅。 烛光摇曳,玫瑰生香。 亮亮的水晶酒杯被握在陆白指节分明的手上,映着烛火,漂亮澄净,一如他的眸子,高贵而美丽。 空气安安静静,只有餐具与碟子轻轻碰撞的声音,就像敲击着暧昧的心灵。 陆白放下酒杯后,边切着牛排问了安夏儿一句,“前几天你考虑的事情怎样了?” 安夏儿一直不敢看他。 此时听到他突然的话,又是一怔,“……什么,问题?” “我们的婚前协议。” “……”安夏儿握着刀叉的手紧了紧,“真的希望解除?” “我希望我们的相处模式能更和谐一点。”他说。 “……” 见安夏儿不说话,他又道,“或者你在担心什么?” “我……” 安夏儿有点不知所云。 只是觉得突然这样解除,发展得太快了。 快到,让她怀疑这会不会有陷井? 想到这,安夏儿杏眸抬起望向他—— “你,为什么要这么执意跟我解除?” “你不希望?”陆白反应问她。 “可是……” 是不是天上在掉陷饼?她要小心哇! 她刚开口,陆白已经动作优美而快速地吃完了晚餐,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手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要解除吧?” “诶?”安夏儿眨了眨眸子,又不解除了?耍她啊! “你不想的话,我不会勉强。”陆白道,“那我们就先生孩子吧,越快越好。” “啊!不要不要!”安夏儿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迭下去,她刀叉一扔,赶紧摆手,“我只是有点忐忑而以,我没有说不答应。” “那就是答应了?”陆白的眸光暗含深意。 安夏儿不知为什么陆白突然这么想跟她解除这婚前协议。 明明上回,他还经常将他们的婚前协议挂在口里,并要求她不能违反他们的约定,说他的口头约定比书面约定更牢固。 但眼下,显然不容许她不答应—— 甚至用她最忌畏的生孩子来让她松口。 他在迫使她答应。 “那……”安夏儿紧张地咽了咽,“你会对我好吧?” 陆白切着牛排,唇边泛起一个腹黑的弧度,“你觉得我对你不好?” 想起他平时对她的种种,帮她对付外面欺负的女人,帮她夺回安氏的股份,还帮她过生日…… 好像是没什么不好。 不,从他们婚后来看,除了有一次她跟陆家联系惹他不高兴了,平时这个男人其实都对她好得没话说。 安夏儿垂下羽睫,继续吃东西。 安静的空气中,只有餐具轻轻碰撞的声音。 过了一会。 “……那好吧。”安夏儿的声音轻如羽。 陆白的唇角带了起来。 带着十足的自信。 “但说好了啊。”安夏儿看了他一眼,“现在我们只是暂时解除了婚前协议,以及你答应过我可以暂时不用生孩子。” 陆白虽然吃东西时动作美观,但却非常快。 他放下擦拭过手的餐巾后,走到她身后,俯下身在她耳畔低沉道,“我说过的话一向作数,当然,你这边也要作数。” 炙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后。 安夏儿有点心乱意马,“什么……” “我们既然解除了婚前协议,那就是正常夫妻。”陆白在身后俯下高大的身躯对她说道,“正常的夫妻没有分房睡的吧?” 安夏儿身体一瞬僵了…… 他,他该不会是一心想着,要睡她吧? 安夏儿僵笑道,“是……是么?哈哈哈,好像,是。” “是一定是。”陆白声音低沉优美,最后拍了拍她的肩,“那今晚你就搬过来吧。” 安夏儿心脏跳得,似乎自己都听得见,并且听到以后要他睡一间房了她突然就觉得腰酸。 她用颤抖的声音道,“我我我我知道了。” 最后陆白看着她紧张的小脸和她面前的食物,安慰般地道,“好了,这件事我们就这样说好了,你慢慢吃。” 直到陆白离开餐厅后,安夏儿都还在发愣,怀疑自己掉陷井了。 几分钟后,她突然胡说海塞起来。 她需要多吃点东西压压惊! 从天上掉的那叫陷饼,从陆白这掉的……是陷井! 魏管家从外面走进来,“少夫人,刚才大少爷说从今晚开始,你就要搬到他卧室里面和大少爷睡了是么?” 安夏儿用力咽下一口食物,最后鼓起一气道,“……是,搬吧。” 敢作敢当。 没事的,你又不是没跟他睡过,以后就当是多一个人暖床好了。 魏管家一听,果然…… 他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那好,少夫人,我马上让菁菁和小纹去将你的东西搬过去。” 魏管家说完便去张逻了,似乎很乐看到有这一天,比看到儿子媳妇吵架和好了一样高兴。 安夏儿最后看着餐桌上空空的餐碟,心跳依然加速,久久不能平静,她万万想不到—— 陆白一顿烛光晚餐就让她松口了,婚前协议没了!

下一篇   第152章 自己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