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谁会扶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12章 谁会扶你!

想了一下,又道,“哦,我忘了,其实当时利威廉划开你的腿时才最痛的吧。” 南宫蔻微痛得脸色像石灰一样白,吸着冷气,浑身抖擞!毕竟当时只是为她简易包扎了一下,刚才又浸了水,为了让她吐出她知道的信息,秦修桀还往水里加了一些盐……无论她当时怎么对安夏儿的,秦修桀都算是帮他们少夫人 奉还给回去了! “其实你混到今天,后面都是失败的。”安夏儿道,“而你妄图继续报复我,更是错误的选择,像你姐姐一样,摒弃过去,独自活着,其实才是最明智的。” “但是……”南宫蔻微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不想放过你,安夏儿。” 安夏儿愣了一下,笑了,“呵呵呵!但事到如今,你又还能做什么呢?从现在开始你会被关在囚室中,西蒙被枪决之后,很快就会轮到你。” “所以,你想说你今天是过来为我送死的么?”南宫蔻微抖擞着发白的唇道。 “你不值得我给你送死。”安夏儿直言,“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的惨状,毕竟当时在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你划伤我的脸时,我就发誓,我会让你十倍奉还回来!” 说着安夏儿站了起来,“我脸上的伤可以再治好,但你的死却是不可改变,我真是为你悲哀,南宫蔻微。” “你……”南宫蔻微眼睛看着越来越红,是对安夏儿又忌又恨,但又奈何不了她。 “话说,现在陆白看到我的脸受伤后还是一样对我,有没有让你失望?”安夏儿俯下身,与她脸对着脸,近距离地看着南宫蔻微。 安夏儿皮肤极好,细腻到连毛孔都看不到。 完全不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浅笑起来时,两边梨涡更是让她甜美迷人。 她现在越来越过份的美貌,只会让变丑的南宫蔻微心生痛苦,扭曲…… “安夏儿,我恨你!”南宫蔻微看着近在眼前的安夏儿,突然张大嘴巴,想对着安夏儿的脸咬过去。 安夏儿早有防备,身体直了起来,南宫蔻微向前一倾身,便连人带椅整个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地,而她身体还绑在椅子上,姿势看着格外滑稽。 “啊……”南宫蔻微倒在地上叫着,爬又爬不起来,“扶我起来!可恶!” 安夏儿看着地上这个的女人,不由讽刺一笑,“谁会扶你啊,你就继续在这啃地板吧!” “少夫人。”秦修桀与陆白打过电话了,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南宫蔻微,“还是小心一点这个女人,离她远点。” “我不怕她,但也会防着她。”安夏儿说道。 走之前,安夏儿对身后还在地上的南宫蔻微道,“再跟你说一件事吧,南宫蔻微,其实讨厌你的人也不只是我,还包括你曾经的盟友罗丹。” “我本身也讨厌她,她不就是一个对我哥单相思的女人!”南宫蔻向吼叫道,“她和西蒙那两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你真以为她真心想助你坐上王位?”安夏儿笑了,“如果是,她又怎会还留着西比拉公主中,无非就是等你坐在王位后,用西比拉公主威胁你,让你听从他们兄妹的。”又说道,“再有,你哥哥南宫焱烈会如此信不过你,要你交出藏宝图才会救你出去的原因,无非就是罗丹对他说了你的事,说你一心想当瑞丹女王根本不想跟他们离开,而 且看着皇宫的人去抓她,你也没有出手救她,罗丹为你哥哥做了那么多,怎么可能不信她。” 安夏儿回了一个侧脸,“总得来说,你是被罗丹坑了。” 南宫蔻微没动静了,眼睛闪烁着,“不,你骗我……”“信不信由你,罗丹在警方那里时我去看过她,这是她亲口说的话。”安夏儿说着又笑道,“罗丹也是个眦睢必报的人啊,她被捕了,你却还在皇宫当公主,她怎会让你好过 !呵呵!” 安夏儿和秦修桀离开后,南宫蔻微突然爆发出一声愤怒沙哑的尖叫,“罗丹!!” 当晚,珀切福斯城堡。 秦修桀问陆白,“陆总,依你看,南宫焱烈现在还在斯特戈尔摩么?他与罗丹有没有离开?” “应该没那么快。”陆白拧着剑眉,“这几天瑞丹全国戒备,他没有那么容易逃脱。” “可惜了,南宫蔻微并不知道他的下落,不然今天就从她口中问出来了。” “南宫蔻微夺取现丹王位失败,对于南宫焱烈的价值自然没那么大,他不告诉她并不奇怪。”陆白说道,“至于那个藏宝图?南宫蔻微有说出什么详细的信息?”“不,她也并不知道,说是之前南宫家族还没有破败时南宫焱烈得到的一张藏宝图,当时的南宫家族家产万贯,自然不会在意什么藏宝图。”秦修桀继续说道,“所以就放起 来了,南宫蔻微是为了邀功,当时才提出帮他保管。” 又说道,“现在南宫焱烈要那个藏宝图做什么?” “钱么?用途大得很。”陆白嘴角泛起一丝笑,“比如他若是想振兴南宫家族,需要庞大的资金运转,若是想发展他们那个组织黑色所罗门,也需要钱。” “那陆总,不能让他得逞。”秦修桀说道,“他若又有了强大的资本,会成为我们一辈子的强敌。” “我也不是喜欢手下留情的人。”陆白冷道,“所以那个宝藏图,还是要到手吧!”“陆总是说,我们去找到那个宝藏么?”秦修桀笑了笑,“如果说我们找到是为了不让南宫焱烈找到,情有可原,但凭陆总你现在的财富,若想占有那个宝藏的话,就没必要 了。” 无论那里有金山银山,亦或是价值更高的东西,秦修桀都不认为能有陆白所创下的商业价值高! “我对宝藏什么的没兴趣。”陆白说到底,眼底泛起一丝温暖的色彩,“对我而言,我的宝藏就是我的家人,安夏儿和三个孩子。” “那陆总你是准备……”“那个宝藏图有别的用处。”陆白微微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比如,交给安夙夜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