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亲自喂你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13章 亲自喂你吃?

“什么?陆总你要将那个藏宝图给安三少他们?”“南宫焱烈那么想从南宫蔻微那要回那个宝藏图,说明他一直会去找那什么宝藏吧。”陆白预测道,“那另一边让国际刑警也按宝藏图路线找过去,不就能直接跟南宫焱烈碰 头了?那即使这一次国际刑警没能抓住南宫焱烈,下一次的机会也是稳稳的。” 秦修桀恍然,看着陆白的目光更加敬佩起来,“陆总,高!” “所以,那份藏图现在哪。”陆白问道。 “还在瑞丹皇宫中,据那皇宫的人说,南宫蔻微是他们的重犯,从她那所得的东西应该归他们皇宫所有。” “荒谬!”陆白目光寒冷,“我老婆在他们皇宫内脸受伤的事我还没跟他们算账!” “当时少夫人过去了。”秦修桀说道,“当时跟那两个皇宫的要员理论了一番这件事,最后那两个要员只能说,关于那份藏宝图的归属,我们要跟西比拉公主商量一下。” “老女王去逝,马上搬出了公主么。”陆白冷道。“陆白,没关系的。”安夏儿出来了,还端着一盘水果,“当时我去皇宫教堂悼念女王时碰到了西比拉公主,跟那西比拉公主谈得挺好的,我们若真想要那份藏宝图,她一定 会给我们的。” 陆白回过头,“你跟那个公主谈得好?”安夏儿端着一盘鲜红诱人的红宝石罗马葡萄,世上最贵的水果之一,产自日本,每串四万多的天价。安夏儿用叉子叉起一块切开的葡萄果肉送到陆白嘴边,“你对人家的印 象就不能好点嘛,其实西比拉公主也挺可怜的,人也挺好,还是艾尔喜欢的人呢……来,吃一块。” 陆白皱皱眉,葡萄不是他喜欢吃的,“你自己吃……” “来嘛,很好吃的。”安夏儿送到自己嘴里吃了一块,咬着水嫩多汗的果肉,又重新叉起一块送到陆白嘴边,“你难道是嫌弃我切得不好看?” 拗不过她,陆白只好张开嘴。见他终于吃了,安夏儿圆满了,这边又说起,“今天在皇宫教堂时,我安慰了几句西比拉公主,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公主的原因吧,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比如如果我父王若 是走了,我也会难过……” “然后?”陆白看着她。 “反正就是女人之间的话嘛!”安夏儿道,“就是我走的时候,西比拉公主跟我说,希望我们原谅她母亲的过错。” 陆白嘴角泛起,“那你怎么说?” “我说你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也不是。”安夏儿说道,“既然女王去逝了,你也不会再去计较什么。” 这话,安夏儿也是说给陆白听的。 娜芙古斯女王去逝了,她确实不希望陆白再与瑞丹王室的矛盾再继续下去。 陆白岂会看不出来她的意思,眉峰微挑,“你是在激我?” “我相信你不会。”安夏儿俏皮地跟他挤了挤眼睛,“对吧?总裁大人?” 陆白笑了一声,摇头。 这个老婆,真是将他吃得死死的。 旁边秦修桀看看安夏儿,又看向陆白…… “我可以不再与他们计较,但交代是要给的。”他道,“你的脸受伤的事,只让他们给出那一份藏宝图,算是我大度。” 安夏儿又端着果盘,一边吃着一边来到他身后,“嗯嗯,我老公最大度了,来,我亲自喂你吃,再吃一块……” 叉着一块葡萄送到了陆白嘴唇。 老婆喂的东西,当然要吃的。 陆白享受着她的侍候,张开嘴。 安夏儿又将叉子一抽,“嗯,吃不到!” 陆白愣了愣。 安夏儿又递去。 陆白又张开嘴。 “不给!”安夏儿又收了回来直接放在自己嘴里,鼓着脸颊边笑,“哈哈!你吃不到……唔!” 陆白直接以吻封住了她调皮的唇,霸道直接从她嘴里夺取……安夏儿被逗得哈哈大笑。 秦修桀石化在一边,感觉受到了成吨的狗粮伤害,当即退了出去。 阿瑞斯在外面看到出来的秦修桀的脸色,咧牙一笑,“看到什么了?” “没……没什么。”秦修桀抚了抚胸口,“有点刺眼睛的东西。” “都说了,陆先生和少夫人在里面时最好别进去,有事报告完了也赶紧撤出来免受伤害。”阿瑞斯笑道,“不然陆先生和少夫人那腻歪程度,不是单身狗承受得起的!” 祈雷微笑说,“这不很好么,说明他们恩爱。” 阿瑞斯说道,“恩爱是恩爱,但你见过结婚五六年还像新婚一样的夫妻么,陆生生和少夫人他们简直了……” 秦修桀电话响了,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喂……修远,东西到了是吗,陆总说那个水培器和里面的人不能泄露出去……” 次日上午,西蒙枪决的日子。 陆白见安夏儿在打扮,问她,“你确定,你要去刑场观看?”“我本身没有想过要去。”安夏儿换了一身套装,米色的,款士很素,即没有要穿着参加葬礼一样的衣服过去给西蒙送行的意思,也没有要穿得特别艳丽和张扬去看一个即 将死的人。 “那你现在是怎么想?”陆白喝着杯里的酒,他喝得很慢。“听说珀切福斯一家今天上午都会去刑场,他们救不了西蒙了,作为家人肯定要去给他送行吧。”安夏儿说道,“我们毕交在珀切福斯家也住了这长一段时间,我还是代表我 们过去一趟吧。” 说到这,安夏儿回身向陆白走来,“就像昨天,就算你不想去皇宫,我也得代表我们夫妻去一趟悼念娜芙古斯女王。” 陆白坐着沙发上,只是拉着她的手。 女士套装包裹着她美丽的身段。 陆白拉着她的手,又搂上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圈着,“我什么时候,竟也需要老婆来为我做这些事了?”“没办法呀,有些你不愿出席的场所,作为你的妻子我刚好可以代表你去,不过……”安夏儿捧着他英俊的脸庞,吻了下他的唇,“能为你处理一些问题,我很荣幸,亲爱的陆大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