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他欠我人情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14章 他欠我人情了!

陆白点了点头,嘴角的浅笑很迷人,“那我要好好谢谢夫人了。” “不谢,我该的。”安夏儿看着他,“所以,你今天不准备和艾尔他一家人去刑场,是又有什么事?” 陆白眉梢挑了挑,“我和安夙夜他们有事。” “对了,昨天我去皇宫时你说去警方那边找夙夜他们了,怎样,见到了吗?”安夏儿马上问,“锦辰也见到了吗?”“不用着急,他们很好。”陆白说道,“只是对于南宫焱烈的狡猾感到气愤,不只是他们,连其他国际刑警和斯特戈尔摩的警方也一样,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南宫焱烈的 下落。” 安夏儿立即松了口气,“他们有没有找到罪犯我不会管,只要夙夜和锦辰好就行。” “你要和艾尔他们去刑场也行,我只带修桀和几个保镖过去,阿瑞斯和祈雷他们会带着大部分保镖保护你,我相信珀切福斯一家也你一起的话,你也不会出什么事。” 毕竟哪个贵族出门,都是兴师动众的,连途路的马路都会提前一两天让人去扫除潜在的危险。 “你别老说保护我啊。”安夏儿眨了眨眼睛,“陆总,你可是帝晟的掌舵者啊,你的存在价值比我更高啊,你今天和夙夜他们有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吧?” 陆白站了起来,不屑道,“从来都是你出事的好吧,我有遇到过什么危险?” 安夏儿想了一下,“好像没有。” “那不就是了?”陆白刮了下她的鼻子,“你多小心吧!” 安夏儿心里郁闷,她担心她还有错了? 安夏儿和珀切福斯家族的人是先出门,先去往了斯特戈尔摩的某座刑场。陆白在礼宾堡二楼的窗前看着外面离开的车时,眼底却缓缓荡开一丝笑意,“去刑场么?也好,西蒙原先想将安夏儿炸死在大使馆,如今即将被枪决的人却是他,让安夏儿 去看看出出气也好。”“对,陆总,这也算是因应报应了吧。”秦修桀说道,“如今西蒙一被枪决,瑞丹这边的事也快结束了,南宫蔻微那个女人瑞丹王室自然处置也,至于逃走的罗丹和南宫焱烈 ,他们以后将会在国际刑警的追捕中四处逃窜吧,从贵族到无法露面的通缉犯,也是命运给他们最大的惩罚了!” 秦修桀说的时候,边打开了电视。 瑞丹的日新闻电视台正播报近几日的重大新闻:“从昨天皇宫发布女王陛下过逝的新闻以来,全国轰动,登上了所有媒体的头条,虽然有些人对于女王陛下与柯罗韩特王子先后离开的事抱有怀疑,但考虑到女王陛下年事 已高,而西比拉公主也是正位继承者,所以陛下的离开应该没有什么疑议。” “那我们祝福我们尊敬的陛下吧,祝陛下英灵安息,同时期待西比拉公主的继位。” “最后一个消息,z国大使馆一案的主谋西蒙?珀切福斯于今天上午11点在斯特戈尔摩刑场枪决……” 看着电视中的新闻,秦修桀笑笑说道,“在娜芙古斯女王去逝的新闻之下,就连西蒙枪决的事,都似乎只是一件不足以谈论的小事了。” 连新闻都放在最后播报。 “这是当然的。”陆白说,“毕竟西蒙与大使馆的案子,媒体早就报过了,想必也不没有人觉得新鲜了。” “不,我还是有些意外。”秦修桀说道,“珀切福斯候爵与他夫人真不救西蒙了?”“怎么救?西蒙的罪证确凿,无力翻案,在这个节骨眼上珀切福斯家族再去救他只会让人怀疑珀切福斯家族是否也与大使馆的案子有关。”陆白说,“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们 只能弃车保帅。” “确实。”秦修桀也认同陆白说话,“只是舍弃西蒙那个儿子,只怕候爵夫人以后与艾尔都将结仇了!” “她原本也没将艾尔当过儿子,甚至还默认西蒙欲夺取艾尔继承位的做法。”陆白冷道,“艾尔也不会在意以后与那个继母会不会成仇。” 秦修桀看着陆白,“陆总,等事情结束,艾尔会很感谢你吧,毕竟你答应他的做到了。” 打压下了西蒙。 艾尔在没有出手对付西蒙的前提下,保住了他的家族继承位,并且也没有破坏与候爵的父子关系。 “我答应他只是因为当年欠他一个人情。”陆白勾了勾唇,“不过现在,似乎是他欠我人情了。” 安夙夜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陆白亲自接通了。 电话里安夙夜不知说了什么,陆白说道,“不必,我会过去,无论怎么说我还真想在瑞丹与他会一会……” 陆白这回只带了三个人出去,两辆车。 陆白与秦修桀在一辆车,两个保镖在另一辆车。三辆车行驶在斯特戈尔摩最热闹的一条街上,车子安装的是茶色玻璃车窗,停在一个路口等红灯时,人行道的人注意到这辆豪车的同时,很快就透过茶色玻璃窗渐渐认出 了里面的陆白。 人行道上的人越聚越多,脚步越来越慢,看着陆白车子这边在讨论起来: “那辆车里的人好像是那个陆白……” “不可能吧,听说陆白来瑞丹的期间都住在珀切福斯家族的城堡里,他的车不可能会经过这个地方吧?” “但确实像啊,或者他来这边有事?” “全球最牛的商业大佬啊,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能与他这么近!” “不行,我们过去看看是不是他吧,能不能与他合个照……” “我也去我也去,能与陆白合个照,够吹一辈子了!” 周围的人突然都不顾这是在马路上,马上蜂拥着朝陆白的车子围过去了。 此时,某个码头。 安夙夜正在与陆白电话,他扫了一眼前面,安锦辰正和其他国际刑警、斯特戈尔摩的警方在关注着前面海面的几艘即将远航的轮船。“现在这条海岸线已经被警方封锁了,南宫焱烈除了在那几艘船上面,没有其他可能。”安夙夜说道,“昨天有两个斯特戈尔摩的警员反应,有一艘轮船上有可疑人士出入……但今天早上我们联系他们时,他们已经死了,十有八九是被灭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