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被击落的丧家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17章 被击落的丧家犬!

关了视频后,罗丹看着南宫焱烈的侧脸,“南宫,但你派过去杀陆白的人也被警方抓了,他们会抖出你的信息么。” “没必要担心,那几个本来就是我留在瑞丹寻找时机刺杀陆白的人,他们并不知道我现在的下落。” “所以从网上看到陆白出现在那个街区,你才让那几个人马上赶过去了,也调走了这边的警方?”罗丹微笑说,“真不愧是你!”“那也叫准备?那不过就是临时的想法。”南宫焱烈见远处那些警方彻底离开后,嘴角斜扬起,松了一口气环起手,“这才叫两手准备,虽然我原想坐轮船离开瑞丹,但将那 个男爵的直升机停在这以作备用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你是认为我们在那艘船上,很难离开瑞丹?”“很难。”南宫焱烈道,“事到如今没有必要再冒险,尽快离开瑞丹才是正事,因为现在黑色所罗门赶来瑞丹的成员都被抓了,组织的人手损失惨重,这回离开瑞丹后,估记 得用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这个庞大的组织了。” 所以眼下,他不能与跟陆白死斗! 陆白现在有珀切福斯家族的人手,与陆白面碰面,是以卵击石。 虽然他南宫焱烈高傲,但代不代表他是个不看现实意气用事的人,见好就收,留住青山才为最明智…… 看着南宫焱烈眼底的隐忍,罗丹将手轻柔放在他手上,“南宫,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以后这个组织就是你的了。” “哼。”想到那个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的总首领,南宫焱烈冷笑了一声,“对,既然那个人不出现,那黑色所罗门自然就只有被我吞没!” 他将黑色所罗门恢复势力后,这个组织自然就是他说了算了,不必再惧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总首领! 角拓和乔伊正在直升机外面用望远镜看着周围的情况。 他们见警方刚离开一会,突然又有两队车辆朝这边开过来了。 二人一看,不太妙! 迅速放下望远眼镜对南宫焱烈道,“南宫先生,不好了,可能是警方的人又回来了!我们赶紧走!” 南宫焱烈一皱眉,什么? 罗丹也看过去,当看到那些车时也震惊了,“不,不只是警方,那些车有一半是珀切福斯家的,是陆白过来了!艾尔大哥今天应该去刑场了!” 中计了! 陆白! 明白后南宫焱烈咬牙,突然暴戾地一声吼,“起飞!” 国际刑警的车返回来时,陆白那边的车也刚好到了,从中途汇合成了两队车,以最快的速度往那座度假别墅赶过去。 但就在相差二十米时,那几架直升机马上升上了天空。 三辆直升机直接往海面上飞去! 安夙夜和其他国际刑警马上下车,拿出枪射击那几架直升机,准备射击他们直升机的引挚! 陆白下车后看着那几架直升机起飞时,褐眸微眯,“动作挺快么,南宫焱烈。” “我听艾尔提过,他的车后备箱内应该有其他武器装备吧。”陆白薄唇泛了一下,对其他保镖说道,“那就将那几架直升机打下来吧?” 负责过来保护陆白的珀切福斯家族的保镖们相互望了望,最后走到他们的车后备箱,拿出几架中远程射击的来辐! 架在地下,瞄准那几架飞到了海面上空的直升机! 国际刑警这边,子弹如雨,将那几辆的直升机的玻璃都射击碎了。 安锦辰的枪法极准,一架飞机在空中飞了一会,不知被他击中了什么重要的部分,整个直升机直接往下坠! 空中,另两架直升机继续往远处飞去,飞机内的南宫焱烈和罗丹躲在舱门后,避着子弹,玻璃窗部分被击碎了,子弹打在外面的舱门上,发出砰砰的惊人的声音! 突然,一颗来辐的子弹从外面射了过来,从罗丹眼前飞了过去! “啊!” 罗丹吓得往后一缩,用手挡着脸。 南宫焱烈脸颊上被子弹擦出一道伤,他咬了咬牙,暴戾的脸庞上青筋突露了出来,汗也流了出来,突然,他发现有几道红色的激光在直升机上。 他一惊,“不好,加速离开,他们要击落飞机!” 负责开直升机的人一个加速往上飞,南宫焱烈从窗口往外看去,只见在那停机坪附近,陆白正环手优雅地靠着在一辆车头上,用讥讽的笑看着他们直升机这边! 仿佛是看丧家犬的眼神! 南宫焱烈气不过,直接拿枪从窗口对准陆白,“陆白,站在那么宽旷的地方,可是很容易死的……” 嘭! 南宫焱烈所乘坐的直升机突然一阵巨响,整个飞机往下坠去,开飞机的人大叫,“南宫先生,不好了,油箱和引挚被打爆了!” 下面,陆白看着空中那两架直升机,就想挑衅南宫焱烈探出头来射杀自己,用来辐枪的人便从瞒准镜中看到了南宫焱烈所在的那一辆直升机! 一粒准确的子弹,便打中了那一架直升机的引挚和油箱。 继南宫焱烈那架直升机坠下海面后,角拓和乔伊他们所在的最后一架直升机也相继被击中,坠下了海面。 机油漏出来漂浮在海面,在三架直升机坠下海面后不一会,便轰然爆炸! 巨大的爆炸声和海面升腾起的通红火光,浓烟,很快惊动了两岸边所有的船只和行人,海警得到消息,已经在赶过来了…… 其他国际刑警正在联系总部,报告这边的情况,东尼来到安夙夜和安锦辰旁边,“怎样?那个男人死了没?” “只要他在飞机上。”安夙夜凤目冷冽。 见飞机在海面爆炸后,安锦辰便回到车内睡觉了。 陆白说,“不,南宫焱烈在直升机上。” “哦,姐夫是百分之百肯定?”安夙夜笑着问他,“我也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百分百肯定。”陆白道。 “为什么?”“我的直觉。”陆白看了一眼手上的表,“你们尽快让海警搜索海里吧,除非找到尸体,不然都不能肯定那个男人就一定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