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无形的墙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23章 无形的墙

“哦,原来是喜欢女儿啊。”艾尔笑得更欢。 安夏儿与两个儿子见面后,三个人都高兴得眼泪出来了,安夏儿一边擦着他们小脸上的眼泪,一边亲吻着粉嫩的脸颊。 “没事了没事了,妈咪没事,我就是那几天有事没开手机而以。”安夏儿知道儿子跑出来的原因后,感动极了,“放心,我会跟你们爹地说的,他们不会怪你们……” “陆宸!陆玺!”陆白一记怒吼传过来。 “妈咪,爹地要打我们了!”陆玺赶紧躲到安夏儿背后。 即使比较稳重的陆宸少爷也拉着了安夏儿手。 该?撒娇的时候就要撒一会嘛,撒娇还挺幸福的呢! “妈咪,爹地很生气。”陆宸小手拉着安夏儿,大大的褐眸看着气愤走过来的陆白。 安夏儿站了起来,将俩儿子护在了身后,“陆白,你干什么这么大声呢,你吓着他们了……” “你们两个!”陆白瞪着安夏儿身后的两儿子,咬牙笑道,“刚才说谁故意藏着你们妈咪不让她跟你们打电话?什么我和她故意不回去把你们扔在家里!” 陆玺鼓起脸颊,“我我我我是说……” 完了,说得太多了,把爹地惹生气了! “小玺,是你说的是吧!”陆白忍着怒气,“你过来,我不打你。” “啊,我不我不!你不打我才怪!”陆玺小少爷紧抱安夏儿大腿。 陆宸赶紧圆话,“爹地,我们是说以为你和妈咪把我们扔家里了……” 安夏儿搂着两儿子,一边说道,“好了,陆白,你别吓他们了,小宸和小玺大老远地过来看我们,只是因为想我们,你怎么一点也不感动呢!” “感动?”陆白盯着他们,“离家出走,擅自来到瑞丹?你们俩个给我记住……” “妈咪,爹地果然生气了回去要打我们了。”陆玺叫起来。 “妈咪,你快劝劝爹地吧。”陆宸也趁机搬出妈咪,“爹地太生气了,他一定误会我们了。” “好了好了,别怕,爹地若打你们我就打他。”安夏儿蹲下去捧着儿子的小脸,又心疼又爱护地不停地亲亲他们脸颊。 陆白一听,为了这两尾巴上头的小子,安夏儿要打……他? “你们两个给我滚过来,是男人就别躲在你们妈咪身后。”陆白生气了,很生气,作为一个成熟的亿万级总裁,这一刻他跟两个三四岁的孩子较真了! 魏管家忙阻止他,“大少爷大少爷,小少爷他们还是孩子,别较真。” 陆白甩开魏管家的手,猛地回过头,怒盯着魏管家,魏管家赶紧低下头,“大少爷,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你把这两个离家出走的小子带来瑞丹的事,我回去跟你算账!”陆白终于恢复了冷静,深呼吸了一口气,负手站定,对安夏儿说道,“走吧,回珀切福 斯家族,艾尔已经准备让人迎接他们了。” 车子缓缓地开了过来,一行人准备上车,前往珀切福斯家族。 而此时,在刑场不远处,安锦辰也过来了。 他刚下车,便看到了前面安夏儿与陆宸陆玺相拥的画面,陆白情绪激动地像也想要上前抱两个儿子却被管家阻止了的画面……多么热闹多么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安锦辰突然脚步又停了下去,看着前面安夏儿他们团聚的画面,想着自己适不适合过去打扰他们。 南宫焱烈他们的直升机坠入海面后,安夙夜已经联系海警去搜找那些人的尸体了,但想到安夏儿,安锦辰特地赶过来想跟安夏儿见一面。 但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的一些行为,一些妄图拆散安夏儿与陆白的行为。 果然如夙夜所说,他以前就是在破坏姐姐的幸福么? 这样一想,看着前面安夏儿与儿子相拥的情形,他觉得很愧疚…… 他高挑的身影仁立在路虎旁边,卷着袖子,结实的手臂四肢与刚硬的路虎相得宜彰,但连帽衫帽沿下面,清秀的脸上带着阴影。 他咬着唇,直到看到安夏儿他们要走了,他才紧握着手准备走出去。 “嘀嘀嘀……”手机响了起来。 脚步顿下。 “喂。”他接下电话。  “锦辰,你去哪了?”电话里传来安夙夜着急的声音,“赶紧回来,海警那边没有找到南宫焱烈的尸体,兴许被炸得尸体不剩,但不排除那个男人还活着的可能,我们得 去追一下那几艘离开的轮船看看……” 安锦辰手握得更紧了,脚步像钉在了原地,看着安夏儿他们上车了,他也无法追上去了,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拦在了他面前,拦住了他与安夏儿的见面。 返回珀切福斯家族的车上,陆白接到安夙夜的电话时,眉头皱了皱。 放下电话后,秦修桀问,“陆总,安三少的电话么,那边什么情况?找到南宫焱烈那些人的尸体了。” “并没有。”陆白道,“安夙夜担心他会有逃走的可能,和其他国际刑警去追那几艘轮船了。” “是么,警惕是没错,但码头那几艘轮船早已经启航了。”秦修桀分析,“南宫焱烈若没被炸死,那能从海底游到那几艘船上可能性也不大。” 陆白情绪不太大,倒希望南宫焱烈这回真死透了。 那个男人对安夏儿的企图,他很清楚。 “但安夙夜他的警惕也没错。” “陆总,那……”秦修桀道,“陆总准备怎么做?” “哼。”陆白笑了一声,“你不是说,利威廉去救南宫蔻微是为了她手上的那副藏宝图么,就算有个万一南宫焱烈没死,那这张藏宝图也能找到他。” “南宫蔻微是这么说,说利威廉自尽前拍了宝藏图给她哥哥发过去了。”秦修桀想了一下说道,“所以陆总还是想得到那份宝藏图么?” “当然。”陆白直接了当,“如果南宫焱烈没死那无论他之后会在什么地方,得到那藏宝图,他都一定会去找。”  “所以我们这边知道那个宝藏图所指的位置,先派人过去潜伏,便可以直接抓到他?”秦修桀说道,“这确实是一个很有力的线索,只是,陆总,确定瑞丹皇宫那边会将藏宝图给我们?要不要用点什么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