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隆重的欢迎仪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25章 隆重的欢迎仪式

在安夏儿和陆宸陆玺瞪大的视线中,只见城堡大门外那些穿着西装的保镖和工作人员突然往两边散开了,从里面出来一排穿着唐老鸭米老鼠等卡衣服的人,一边蹦着跳着 ,手里拿着气球,拿着彩色礼花,两排身前挂着鼓的礼仪队列队站着,开始击鼓,以最隆重的架势迎接到来的陆家小少爷! 安夏儿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来。 陆宸和陆玺也惊呆了!“那个……”陆宸问,“妈咪,和爹地来这里的时候,他们也这样么,他们也是这样欢迎你和爹地?”穿着这些卡通衣服,拿着气球和拉拉队的手花,天空还放着烟花?一边打 着鼓? “这是……迪士尼开园仪式么?”陆玺小少爷直接形容。 “不……”安夏儿眉角抽了抽,“并没有,我和你们爹地过来的时候没有这样,他们可能是为了欢迎你们,才安排这样的场面。” “那可惜lulu没来,不然她一定喜欢。”陆宸说道。 “对、对!”陆玺愣愣地点头。 另一辆车内,秦修桀看着外面,不禁好笑说,“陆总,珀切福斯家里挺用心的么,我猜现在小少爷们的脸一定都绿了。” 陆白笑了,点头,“不错,就应该让他们明白,在全世界人眼中他们都只是两个小孩子。”小孩就别妄想跟老子作对!车外,伊布和斯蒂芬管家已经下车了,伊布快速来到艾尔的车前弯下腰问,“艾尔先生,你看这架势还可以人吧?主要是时间急,来不及准备太多,不然一定让家里一半的 佣人全部穿上那些卡通衣服从城堡大门口一直列队排到里面的礼宾堡! 不过不要紧,我已经让mocha公司的人将陆先生和陆少夫人婚礼上的那种烟花送过来了,为了让气氛更加高涨更加热闹,已经全部燃放了!” 艾尔看着天花中还在升起的那些白日烟火,也愣了愣,优雅的脸庞不知该作出什么反应。 “你确定,陆家的小少爷会喜欢?”艾尔问。 “艾尔先生,肯定没问题,现在的孩子不都喜欢好玩又热闹的东西,还有迪士尼的卡通么。”伊布说道,“现在两个陆小少爷一定高兴坏了!” “是么。”艾尔笑笑,“那就下车吧。” 伊布马上直起身,大喊一句:“欢迎陆小少爷们下车!” 城堡外面的保镖迅速上去,打开所有车的车门,而安夏儿和陆宸陆玺下车后,发现他们车前站的保镖比其他车辆前的都要多。 “欢迎两位陆小少爷!”珀切福斯家族的保镖对着他们鞠身。 陆宸和陆玺穿着白色彼得潘领衬衫,加深蓝色的背带短裤,长袜,皮鞋,贵族气十足。 这让珀切福斯家族的下人欢迎声更大: “欢迎陆小少爷!欢迎欢迎!” “好可爱哦!” “太帅了!” “早在网上看过,真庆幸能看到真人!” 两排击鼓队列在大门两边,陆宸和陆玺跟着安夏儿从中间走过去时,两耳都是这种类似花痴的声音,真是走到哪都一样! 被花痴声包围的陆宸和陆玺红着脸,半垂着头,两人小声低嚷着,“……好丢人。” 就像他们第一次去幼儿园上学,那些老师们全部在大门口欢迎,欢迎他们入园。 “哈哈!这不很好么?”安夏儿笑道,“这表示大家很喜欢你们嘛,你们看,用这么大的架势欢迎你们的到来,我跟你们爹地来的时候都没这种待遇哦!” 身后陆白和艾尔走在一起,伊布也乐呵呵对艾尔说,“艾尔先生,你看,两个小少爷脸都红了,一定是深切感受到了珀切福斯家的热情!真是太可爱了呀!” “确实,比媒体照片上的还让人喜欢。”斯蒂芬管家也沦陷了,“艾尔先生,你也赶紧结婚生两个吧?” 艾尔不理会管家的话,反倒调侃陆白,“陆白,我让人用这种仪式迎接你的儿子,却没有用这么大的仪式迎接你,你不会吃醋吧?” 对于艾尔的话,陆白只是一笑,“不吃,反正下次你来z国,我也让人用这种仪式迎接你。” 说完便对身旁的秦修桀说,“记住了,下次提醒我。” “是,陆总。” 艾尔看着大步往前走的陆白,怔了怔,“用这种仪式迎接我?” 看了看周围的卡通人物,气球,烟花,鼓手……艾尔眉角抽了抽,开玩笑,陆白一定是开玩笑。 候爵从医院回来后,得知艾尔让珀切福斯家大张旗鼓地举行迎接仪式,非常震怒。主堡大厅中,候爵黑着脸,“西蒙刚刚被枪决,你继母人还在医院,现在应该是我们家为西蒙准备后事的时候,你却为了迎接陆家那两个小少爷,大张旗鼓搞那种荒诞的欢 庆仪式?艾尔,我极少对你有意见,但你现在的做法,根本就是匪夷所思!” 斯蒂芬管家和伊布站在一边,大厅周围的仆人也低低着头,没有人敢出声。 艾尔平静得坐在前面,端起骨瓷杯子喝了口茶,“那父亲觉得,为西蒙准备后事重要,还是珀切福斯家族的将来重要?” 候爵一回头,气得咬牙,“艾尔,你——”“别看那两个陆小少爷人小,听说聪明过人,四岁不到如今已经在家里接受五年级的家教辅导。”艾尔虽然是一副笑吟吟的温和形象,但他的思虑却是极为深远,“以后无论 陆家,还是帝晟集团,想必都是那两个小少爷继承吧,珀切福斯家族能不能长久地与陆家、帝晟集团保持友好的商业关系,将来也许就得看那两个小少爷了。” 如今不好好接待那两个小少爷怎么行? “但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候爵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继母的心情,西蒙才离开,罗丹也不见了,家里却已经因为已经两个客人的到来而欢乐一片了!” “继母她这不是还在医院么?她又看不到。”艾尔说道,“既然她受了打击,就让继母好好在医院调养吧,虽然要准备西蒙的后事,但不能说就不接待更重要的客人了。”艾尔这么说,候爵也无力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