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王叔的关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28章 王叔的关心

而现在西蒙被枪决,新闻消息一出去,他与西比拉公主订婚的事自然就作废了!“艾尔先生说笑了。”亚文回答道,“尤菲里奥殿下是性格使然,并不代表他不欢迎贵宾,上回西比拉公主订婚时,西莱王宫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殿下继位的事宜,实在腾不出 人手过来,所以回拒了。” “原来是这样。”艾尔点头,“我倒不在意,不过皇宫那边我就说不了话了,不过看在陆白和陆少夫人的面子上,我会跟西比拉公主说一声,到时尽量派一个代表过去。” “那就要感谢艾尔先生了。”亚文致礼。 其实,若非这次在西莱发现了两个小少爷,尤菲里奥刚好派他们保护两个陆小少爷过来,恐怕尤菲里奥并不会邀请瑞丹。 因为现在陛下女王过逝的消息上了国际新闻,恐宫中还不稳定,尤菲里奥并不是很愿意去结交皇宫中可能还在动乱的瑞丹。 所以亚文提议,既然他负责送陆小少爷过来,就顺带与瑞丹联系一下外交关系。 晚宴过后,安夏儿和陆白回到礼宾堡时,接到了尤菲里奥的电话。 尤菲里奥亲自打来的电话,让安夏儿措手不及。 她迅速将陆宸和陆玺正在看的电视都关了,并走到旁边接通,“王叔。” “你还是去了瑞丹。” 电话里传来尤菲里奥的声音,悠远空灵般的音色。 安夏儿看着坐在另一边盯着自己的陆宸和陆玺,笑说,“王叔,很意外你会打电话给我。” “不用转移话题。”尤菲里奥说道,“你从西莱回z国之前,我特地跟你谈过,让你别参与太多的陆白交际,你要在别的国家惹出什么事,你的身份代表的就是西莱。” 安夏儿额头汗了汗,“没有。” “没有?”尤菲里奥叹息中带着数落她的不听话,“瑞丹的柯罗韩特十天前在皇宫遇刺,我看过新闻,那天晚上你和陆白正在瑞丹的皇宫中,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不知为什么,尤菲里奥似乎笃定了安夏儿是麻烦粘染体的体质,话里带着满满的怀疑。 安夏儿想起那晚自己成了刺杀柯罗韩特的嫌疑对象,最后还被警察带走,又被罗丹西蒙给劫走的事……她额头的汗更多了。 “绝对没有!”她直接撒谎。 上天保佑,她被人劫走了几天的事没有传到其他国家去。 “寻瑞丹那则‘西比拉公主与陆少夫人被人绑架’的新闻又是怎么回事?” “!”安夏儿心跳差点停掉。 挖草! 难道当时陆白他们在找她时,还发过新闻?“这个……”安夏儿大脑高速运作后,用最快的速度找出理由,“王叔,其实那是一个误会,那次我和西比拉公主其实是离开了皇宫,在外面玩了几天,瑞丹皇宫里的人和陆 白他们以为我们不见了,所以发了新闻。” 外界并不知西比拉公主被调换的事,所以安夏儿也就顺着原来的线说。 “出去玩了几天?”“呃……”安夏儿又咳了下,“其实是这样,那西比拉公主长时间呆在皇宫和国王岛,很向往外面的生活,但女王又不让她出门,所以我们就瞒着所有的人偷偷溜出宫去玩了 几天。” 旁边陆宸和陆玺瞪大眸子看着她。 妈咪真是……撒谎也不脸红啊! “亚文说你的脸受了伤。”尤菲里奥已经接到了亚文的汇报。 安夏儿暗下骂了一声,继续挂起勉强的笑说,“那伤,其实不重,皮外伤。” 安夏儿也不知亚文跟尤菲里奥报告了什么,但她不能再继续编造下去了,以免被出现漏洞。“不管是什么样的伤,你这次跑到瑞丹没有给西莱惹来麻烦,也给你自己惹来了麻烦。”尤菲里奥的电话那头,还传来在纸上写字的沙沙声,不知是不是这么晚还在批改公 文。 安夏儿不说话,缓缓低了低头,紧张地等候着尤菲里奥后面会问什么。 “这回你和陆白为什么同时在瑞丹?我若是没记错,上回你是一个人从西莱回去。”尤菲里奥又说起,“是跟陆白过去?”“没有没有!”见这责任可能要扯到陆白头上了,安夏儿赶紧摆手并否认,“不是我跟陆白过来的,是陆白跟着我过来的。我从西莱回去的途中,飞机出事了,中途迫降在瑞 丹,然后在瑞丹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所以一直停留到了现在。” 电话对面写字的沙沙声停了。 安夏儿迅速改口,“只是发生了一些小事!对,所以我和陆白明天马上就要回去了。” 尤菲里奥没有再追究下去,“我还是那话,在z国好好当着你的陆少夫人,你的平安对你父王来说才是最大的欣慰。” 安夏儿以为他又要说让她别到处乱跑到处惹麻烦之类。 听到尤菲里奥这话,她突然眼眶有点发热,静默了一会后她微笑,“我知道,王叔,无论怎样,谢谢你的这个电话。我当你是关心我的平安吧。”尤菲里奥一时没说话,停顿了一会才说道,“你父王已经去了荷兰,确定在我的继位大典上不会回来,作为西莱的嫡公主,继位大典上你在最好,当然,不来也没什么影响 。” “……”安夏儿汗。 这到底是不是要让她过去? “好好保重吧,照顾好你和陆白的两个儿子,还有lulu。”说完电话便挂了。 安夏儿正想着尤菲里奥的话时,旁边陆玺竖起两道眉问,“妈咪,将你绑架走的人又是哪个混蛋?这个瑞丹想死的人很多啊!” “是划伤妈咪脸的那个女人吧,那个叫南宫蔻微的。”陆宸很有见地的猜道。 安夏儿回过头看了他们一会,叹息点头,“对。” “看吧。”陆宸毫不意外地对陆玺说道,“就是没想到那个疯女人非但没死还跑来瑞丹了。”“妈咪,那怎么处置那个女人?这回决不能放过了她!”一想到那个女人又伤了妈咪,陆玺小少爷很生气,恨不得过去对那个女人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