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4章 她的基因在作怪?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4章 她的基因在作怪?

安夏儿顿下脚步,回过头,“哦?请问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按柯罗韩特的说法,那个家族有特殊能力的男成员身上才会有紫罗兰印记。 “男的。”珍尼弗小姐说。 “……”“如果这个问题对陆少夫人重要的话,我可以想办法再去联系一下他,问问他那个是天生的印记还是刺青……”珍尼弗说到这,又耸耸肩颇有些无奈道,“不过虽然他是个不 错的人,但并不好联系,陆少夫人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还提供你与陆先生的爱情素材给我,我会尽量去联系就是。” 安夏儿想拒绝,总觉得去追问这件事可能有点荒唐,因为柯罗韩特说的那个‘紫罗兰家族’未必存在。 可看着珍尼弗想帮忙的诚挚目光,安夏儿又觉得既然话题已经说到这了,让珍尼弗帮她去求证一下也好,最起码可以得知这个世界上是否真有天生带着紫罗兰印记的人! “好,那谢谢了。”安夏儿微笑道,“珍尼弗小姐,再见了。” “陆少夫人再见,欢迎你下次再来瑞丹。”珍尼弗小姐也跟她挥了挥手,虽然她们在瑞丹见面时间不长,但她总觉得跟这个陆少夫人很聊得来。 去往机场的车正停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梧桐树下,安夏儿在阿瑞斯的陪同下走过来。 梧桐秋叶飘落,安夏儿穿着秋装与过膝的高跟鞋,长发柔软地垂在身后,绽放着她美丽的年华。 看着这个季节,安夏儿感叹,“感觉一年又要过去了,当年我嫁给陆白时才19岁,想不到现在我的孩子都快四岁了。” “少夫人是在感概你与陆先生的相识么?”阿瑞斯笑。 “对啊,当年我跟她是合约结婚,当初还以为不久就会分开的,哪能想到一起走到了今天……”安夏儿感叹。 “有一点我很奇怪。”阿瑞斯问她,“刚才少夫人为什么跟那个女作家问关于‘紫罗兰家族’的事?为什么没有跟我们问呢?难道少夫人觉得我们的见识比那个女作家浅?” 安夏儿一惊,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你说什么?难道你……” “不,我也不知道。”阿瑞斯马上咧开一口白齿,“我就是觉得,不能被少夫人轻视了,其实我们这些经常走南闯北满世界跑的,知道的事不一定会一个学者少。”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她向别人打听事不向他们打听,就等于轻视了他们? 安夏儿摇头笑笑,继续往车子走去,“那个‘紫罗兰家族’的事我也是听人说的……” 身后阿瑞斯捏着下巴,思忖着什么,“是么,话说真有这个家族?” 安夏儿走过来后,车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 几辆马上扬长而去。 车上,除了安夏儿以外,陆宸和陆玺也陪她过来了。 安夏儿一上车,陆玺便问,“妈咪妈咪,你跟那个什么女作家认识么?为什么走之前还要跟她见面?是你的朋友?”“是因为我刚来瑞丹时,跟这个女作家见过。”安夏儿伸过来将儿子搂着,“当时跟她谈得挺好的,我答应过如果等我在瑞丹的事办完了,有时间的话可以接受一下她的采访 ,所以我现在要兑现承诺嘛!” “采访?”陆宸也蹙起小眉头,“那不是记者干的事么?这个女作家要采访妈咪做什么?” “哦,她是写爱情小说的。”安夏儿耐心地跟儿子解说,“她听说我和你们爹地的事后,说想要跟我取点素材嘛。” “什么?要妈咪你提供素材给她,还是妈咪跟爹地的事?”陆玺那颗精明的脑子马上运作起来,眉头一皱便问,“付信息费了么?到时书卖了妈咪可以分成么?” 安夏儿头一垂,差点惊掉了下巴! 她抬起头尴尬地道,“那个……小玺啊,我们不能什么都向钱看哈,有些东西不是能用钱去衡量的。” 真是…… 该不是她的基因在作怪吧? “对,需要钱的基本上只有一种人。”陆宸平静说了一句,“穷人。” 安夏儿满脸汗。 陆玺马上一脸恍然,“这么说的话……” “你看咱家缺钱么。”陆宸说道,“光爹地每年在慈善会上撒出去都多少了,还会缺妈咪这点信息费么。” “也对。” 陆玺没意见了,和陆宸一人一杯饮料喝着。 安夏儿缓缓地将头侧开车窗外,眉角抽搐,背后全是汗,按她儿子的话说……她以前其实就是,穷人?因为她喜欢钱?于是,安夏儿开始对儿子进行了一断哲学教育,“那个,小宸,小玺……不要看不起穷人啊,一个人的价值不是以他的钱财来定论的,有些经济一般的家庭也很幸福,而有 些很富有人的家庭也未必就很美满。其实富有也分两种,一种是经济富有,一种是精神富有,而人能不能过得幸福主要来源于……” 陆宸和陆玺还算是听话的孩子,不管他们对于这个话题有没有自己的理解,但是爹地说过,妈咪说话的时候全家都要认真听。 于是,两个小少爷全程都在听安夏儿说这个话题,时不时还点点头,还思考一下,碰到有疑问的,还向安夏儿提出辨论。 十五分钟后,车子在去机场的途中经过了一座墓园,停了下来。 安夏儿纳闷,“嗯,怎么在这停了下来?话说,斯特戈尔摩机场好像不是这条路吧?” 一路跟陆宸和陆玺谈论精神富有与经济富有的话题,都没看车窗呢! “少夫人,陆先生在墓园里面,刚才我跟他通过电话,我们先过来与他汇合。”前面副驾驶上的阿瑞斯说道,下车了。 安夏儿透过车窗看了下外面,果然,见陆白他们的车停在这座墓园外面,保镖也候在车外。 抬起头一看,英菲墓园。 是瑞丹皇家墓园! 安夏儿认得,因为柯罗韩特王子就是葬在这座墓园中。“你们在车上等一下啊,外面风有点大,我去看看你们爹地在那做什么就行了。”交待了两个儿子以后,安夏儿拿了条围巾挂在脖子上,便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