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不愧是宠妻狂魔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5章 不愧是宠妻狂魔啊!

阿瑞斯和其他保镖留在了车子这边保护他们的小少爷,安夏儿只带了两个保镖进去。再次踏进这座瑞丹的皇家墓园,看着里面庄严又肃穆的景象,银杏叶纷落,绿草地依 然如茵,白色的大理石墓碑像雪白的绅士般一排排整齐地伫立着,高贵又静默。 葬在这里的人,都是瑞丹的王室或有功勋的贵族,即使去逝后,也被墓园周围的卫兵守卫着。 在大门两边的卫兵敬礼中,安夏儿刚进墓上园,便看到了柯罗韩特王子墓碑方面,陆白和艾尔正在柯罗韩特王子的墓碑前。 安夏儿愣了愣,突然笑着走过来说,“怎么,你们是在悼念柯罗韩特王子么?”“陆少夫人来了?跟那个女作家谈完了?”艾尔听到声音首先回过头来,北欧人的肤色不是一般的白,在这个清幽的墓园环境中,穿着大衣的艾尔就像是个金发雪肤的美人 ,惊艳的美男子! 但另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更加令人瞩目! 那是作为生了三个孩子之后,却依然魅力不减的跨国集团总裁陆白,他只要站在那,哪怕只是一个侧面,也会引人暇思。 他褐眸看过来,冰霜般的眼眸里是带着融化后的温情,“小宸和小玺呢。” “在车上呢,外面风大,没让他们下来。”安夏儿走过来,“等下孩子一感冒,打针吃药又辛苦。” “陆少夫人还是一个好母亲了。”艾尔调侃笑说。 “过奖了。”安夏儿也笑,“我会尽我所能去做好一个母亲。” “怪不得陆白那么爱你,毕竟陆白可是很爱他母亲的,她母亲是个好女人,一个女人若是能做好一个母亲的角色可是能让他疼到心里的。”艾尔说。 “……”安夏儿汗了汗,“做好一个母亲,跟陆白他爱不爱?我怎么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呢。” “啊?”艾尔捏着下巴,“难道是我z国语言还够好,形容的不正确?” “确实不正确。”陆白回答他,“做好一个母亲是她对自己的要求,而我只想要她做好一个妻子,毕竟孩子,我家有的是佣人可以带。” “呵呵,不愧是宠妻狂魔啊!” 安夏儿汗了汗,“陆白,别这么说,虽然家里有佣人,但是父亲还是要多参与孩子的成长,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去照顾他们。”安夏儿又回答艾尔的话, “还有艾尔先生,我与那个珍尼弗小姐虽说算不上非常熟,但是我挺欣赏她的,她写小说需要素材,在我刚到瑞丹时,曾经问过我与陆白的故事 ,现在事情结束了,我便要记得跟人家见上一面。” “是么,你和陆白的故事。”艾尔看了一眼陆白,“我也有兴趣啊,陆少夫人能跟我讲讲你和陆白相爱过程么?” “艾尔先生……”安夏儿有点不太好意思。 “别理他。”陆白伸手过来,将安夏儿牵了过去,“他是送我们去机场,这次我们已经在瑞丹呆了不短的时间,麻烦也够多了,别再理会他的问题了。” “喂喂,陆白……”艾尔尴尬了,“你这是在算后帐么,不是说好你留下来本来就准备要帮我的忙么。” 陆白没有再回艾尔的话,他们太熟了,熟到彼此都不用客气。 陆白对安夏儿说道,“亚文骑士他们已经坐飞机离走了,我们的飞机是半个小时后,现在还有点时间,所以来这看看。” 陆白目光看着面前柯罗韩特的墓碑,目光平静中带着些许深思。 “我知道,亚文上飞机前打电话给我了。”安夏儿说道,“说让我们再考虑一下,去参加我王叔继位大典的事。” 陆白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看得出来,他是不太想再去西莱…… 他们这次离家的时间已经太长了,他想念家里的女儿。 安夏儿自然也不会勉强他答应,因为对她来讲去不去西莱都一样,去西莱,她就可以出席她王叔的继位大典,不去的话,回家就可以马上看到女儿了! 去不去,她都高兴! “对了,怎么想到来看柯罗韩特王子的墓了?”安夏儿转移了话题,问他来这里的原因。 陆白反问她,“你说呢?” 安夏儿一愣,“我怎么知……”又想了想,看着陆白嘴角的笑,她猜道,“难道你是觉得上回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你没有来,所以这回你和艾尔先生,特地过来看看他?” 虽然安夏儿不认为陆白与那个死去的王子关系能有多好,至少没好到需要重新来到柯罗韩特的墓前悼念他。 但陆白对于安夏儿这个问题,只是笑笑,“不,我只是纯粹想过来看看,顺带等你。” 瑞丹王室和贵族都是实行土葬,逝者下葬后,上面封水泥,再盖上墓碑。 按理这么多天过去了,柯罗韩特棺椁上的水泥应该早就干透了! 陆白看着上面七分干的水泥,不甚明显地笑笑,转身了,“走吧,去机场。” “等我?”安夏儿愣了愣,看着这墓园,“特地来这等我?” 安夏儿觉得越发不懂陆白的想法了。 安夏儿依然上了和陆宸陆玺在的那一辆车,艾尔和陆白则上了另一辆车,一行车终于启动往机场开去。车上,艾尔问陆白,“过来一趟,有看出什么?” “他的墓可能被人挖过。”陆白说。“陆白,你这可不能开玩笑,破坏王室的墓地,在瑞丹可是死罪。”艾尔说,“再说了,人家挖他的墓做什么?看我们这个王子年轻貌美想盗取他的尸体,还是想看看棺椁中 有无陪葬财物?呵呵,都不成立吧,再说英菲墓园每天都有卫兵驻守,谁能进来?” 陆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问起另一个事,“瑞丹皇宫成立的调查组,不是在调查那个黑斯管家?有调查出什么?”“你怀疑是那个黑斯?”艾尔叹息,“陆白,柯罗韩特的死是有目共睹,皇宫有医生验过他的尸体,再说以黑斯对柯罗韩特那么尊重,他不申请过来守墓就好了,是不可能会去挖掘或破坏墓,那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