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他们都一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6章 他们都一样

“确实,挖掘他的墓没有任何意义,但是……”陆白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不知在考虑什么。“至于皇宫调查组对黑斯的调查,已经结束了,因为他确实有不在场证据,女王在娜芙古斯庄园那一晚,黑斯一直在皇宫,王子的那只猫也确实如他所说,在王子葬礼结束 那一天,就不见了。”艾尔说道,“可能是主人死了,那只猫流浪去了吧。” “还有一件事……”陆白说。 “要我继续盯着那个黑斯?” “不。”陆白回头对艾尔道,“以后你自己小心了,你那个继母不会放过你的,他的儿子女儿都出事了。” 艾尔愣了一下,笑了,“陆白,你这是在关心我?想不到啊!” “我只是不想你下回再把我叫过来帮忙。”陆白吐槽说,至于瑞丹的事他确实也不想再过问了,因为无论怎样,瑞丹内部的事都与他无关了。 至于艾尔,其实他也不是很担心,毕竟是他的朋友,不可能连个继母都应付不来。 来到机场,陆白和安夏儿回去的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穿过vip通道,魏管家带着陆宸和陆玺便先上飞机了,先上机前,陆宸和陆玺跟他父亲的朋友艾尔道别与道谢。 “艾尔先生,谢谢招待,欢迎下次来z国。”陆宸说道。 “对,我家也会欢迎你来做客。”陆玺双手背着后脑勺,随性又傲娇地道,“不过请放心,我们绝不会用你家欢迎我们的方式欢迎你。”想到伊布安排的全是卡通人物的欢迎阵势,艾尔笑了,他俯下身看着两个小少爷的脸,“是么,原来你们不喜欢那种欢迎方式?那下回你们来之前打个电话,我让人换了一 种欢迎方式!” 陆玺红着脸,不说话。 “不过呢。”艾尔伸出玉白的手指刮了下陆玺的鼻子,“我更希望你们能叫我艾尔叔叔,怎么说,我跟难免们爹地也不是一般的朋友……” “那是什么朋友?”陆宸问。 “最好的朋友。”艾尔逗笑说。 “最好的朋友?”陆玺又望了一眼旁边的陆白,“爹地,你最好的朋友不是裴欧叔叔和莫叔叔么?” 旁边陆白漫不经心地说,“他们都一样……” “哦。”两小少爷一点头。 “都半斤八两。”陆白又加一句。 “喂喂。”艾尔汗颜,“陆白,你说我们半斤八两,我和裴欧可不答应啊,你说我和裴欧帮了你多少忙。” “对,麻烦也给我添了不少。”陆白平静地认同。 艾尔愣了一下,又笑了,“不过这次确实给你和陆少夫人添来麻烦了,别的不说,对于陆少夫人,我确实很过意不去。” 艾尔又对安夏儿说道,“陆少夫人,如果你脸上的伤很棘手的话,请联系我,我就是挖出全世界的医生也会让人把你脸上的伤治好。” “艾尔先生客气了,只是皮外伤,应该很容易恢复的。”安夏儿不太好意思地摆了摆手,“陆白说笑,你别当真了!” “不,我不说笑。”陆白对艾尔说,“如果我老婆的脸好不了,我下次来瑞丹就真的会找麻烦了,做好觉悟吧。” “好好,这我绝不推辞。”艾尔点头,看着陆白与安夏儿,“还有,你们结婚时我没到场非常遗憾,下回如果你们要度假可以随时来瑞丹,这个国家还是很适合度假。” “好的,谢谢艾尔先生。”安夏儿微笑说,“不过,我们下次过来时,我希望是有好消息。” 安夏儿依靠着陆白肩头,幸福地对艾尔说,“希望到时听到了你和西比拉公主的好消息,虽然你当时没来参加我与陆白的婚礼,但我们还是很希望参加你的婚礼。” 对于安夏儿的祝福,艾尔只是笑,“陆少夫人,那恐怕难了,西比拉必须为了以后的女王之路奋斗,无论是她还是我,以后可能无法顾及儿女私情。” 又道,“不过,私守应该还是没问题。”“不,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结果,只要艾尔先生你够主动。”安夏儿说,“其实我去皇宫悼念女王的时候,和西比拉公主谈过,虽然按瑞丹王室的王位继承法你们无法在一起 ,但如果改变规则,也许就能结婚了。而西比拉公主到时坐上王位,她作为女王修整和改善一些规则,不是很正常么?” 一向谈笑风的艾尔听到这个话题,有几秒的出神。 因为在西比拉跟弗隆多和沙朗说她下定决定要继承王位时,他认为,西比拉已经放弃了他们的爱情。 “是么……”艾尔金色的睫毛微微扇动,眼底有看不清楚的东西,“那陆少夫人,当时……西比拉怎么说。” 安夏儿眸子月牙般地弯起,“西比拉公说,她会努力哦。” 艾尔抬起脸,“她真这么说?” “真的。”安夏儿道,“所以,西比拉公主都会为你们在一起而努力的话,其实艾尔先生你也可以主动一点。” “陆总,快到起飞的时间了。”旁边秦修桀说道。 魏管家已经带着陆宸和陆玺先上机了,安夏儿一边转身一边挥了挥手,“那艾尔先生,再见了,希望能尽快听到你和西比拉公主的好消息哦!” 艾尔也挥了挥手。 陆白轻叹了一下,“那我们走了,下回有空来z国。” “保重。”艾尔说着,又笑道,“不过我想应该很快会再见面,毕竟以后‘美利坚商会’的出席,不会再有人跟我搞小动作,我得亲自去了。” 美利坚商会的加盟企业,其中就有珀切福斯能源公司,上回安夏儿与陆白在极光岛补办婚礼时,西蒙便取代艾尔出席的。 “那真是期待。”陆白笑着走向飞机的舷梯,对后面的艾尔挥了挥手,“还有,虽然我和安夏儿结婚时你的红包没到,但你结婚,我还是会大方送上!” 艾尔愣了一下,一抹暖阳般的笑意升起了嘴角,“真是大方啊,那我很期待哦!”不久,伊布打来电话,“艾尔先生,陆先生他们的飞机起飞了么,现在我们开车去机场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