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7章 余生也请多指教!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7章 余生也请多指教!

他刚才是直接坐陆白的车过来送陆白他们,而此时伊布和珀切福斯家族的保镖正开车来机场接他返回,他以个人身份亲自来到机场送好友。 艾尔抬起头,透过旁边的玻璃大窗,陆白他们的飞机已经升想了天空。 “过来吧。”他嘴边带起一抹暖阳的微笑。在返回的车上,伊布问艾尔,“艾尔先生,现在珀切福斯家族内部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听说现在候爵与夫人正在接西蒙少爷的遗体回去办后办,这些事斯蒂芬管家应该忙得 过来吧?” “对,你可以回‘mocha’公司了。”艾尔道。“那太好了,我可以将全部心思放在艾尔先生交给我的公司上了。”伊布高兴地说道,“艾尔先生你放心,现在的结婚率非常高,名门联姻、明星洗白、闪婚的太多了,‘mocha’作为一家北欧贵族创立的婚庆公司一定会渐渐打响全球知名度,上回在陆先生和陆少夫人的婚礼上的免费赞助气球,已经为‘mocha’公司打过一次广告了,反响非常好, 等下回艾尔你结婚时也可以……” 艾尔没有回答伊布的话,也不知有没有听,只是微笑望着车窗外面淡金色的阳光。 “艾尔先生?”见艾尔没说话,伊布只好将自己兴奋的话题停下来了,回了回头对他,“现在我们是回珀切福斯家,还是去公司看看?” “不,去皇宫。”艾尔说。 此时上午十点,皇宫花园中。 西比拉公主正坐在花园中用上午餐,洁白的石桌,石座,连餐具茶具都是点缀着红蔷薇的洁白骨瓷,典雅又高贵。 侍女站在她周围,距离远点还有卫兵站岗,西比拉在这个难道清闲的上午用着上午茶,一边看着报纸。 “公主,艾尔先生来了。”一个侍女高兴地领着艾尔走过来来。西比拉公主回过头,看到了像披着阳光与流晖的贵族艾尔,他一身考究的卡其色西装,流顺的金发,咖啡色的眸,带笑的嘴角,翩翩风度高挑优雅,无一不似从画中走出 “艾尔先生。”侍女们识趣地礼了一下,退了下去。 西比拉也将报纸放了下来,脸上是看到心爱男人的喜悦,“艾尔,你来了?” “公主在用上午茶?没打搅你吧?”艾尔绅士地在她面前礼了一下,微笑着伸出手。 “哪里,你过来刚好可以陪我一起用上午茶,两个人的上午茶气氛刚好。”西比拉将手放在他手中,接受艾尔在手上的轻浅一吻。 她长长的裙子由腰中束着,就着坐下的姿势,裙摆大大地散开着,欧洲公主风十足! 而最璀璨还是她白金色的卷发,柔软得像丝,美好得像卷云,上面别着珍珠钻石发饰。 她又问道,“听说你去机场送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他们都回去了?” “对,我从机场过来。”艾尔吻了下她的手。“艾尔,谢谢你代我去送他们,其实我也想去送他们。”西比拉站了起来,“不过弗隆多先生说,我现在是主持大局的公主,不能随意离开皇宫,等下还有一个会议呢,关于 母亲的葬礼和后面我继位的事宜。刚好你过来了,你也一起去开会吧,和沙朗先生他们一起帮我参谋一下。” “那很荣幸。”艾尔点头。 “对了,听说昨日西蒙枪决了,候爵一定很伤心。”西比拉说,“代我问候爵,请他节哀,到时西蒙的葬礼我一定派人过去。” “好的,我会告诉父亲。”“但母亲的葬礼会办得比较大,需要珀切福斯家族的帮助,到时还要劳烦艾尔你帮我。”西比拉公主拉起艾尔的手,温柔地看着艾尔的眼睛,“但不只是母亲的葬礼,我继位 ,往后,余生……艾尔,也要请你多照顾了,我要坐稳这个女王之位,不能没有你。” “能帮到你,是我的荣幸,公主。”艾尔抬起她的手,再次亲切地亲吻了一下。 西比拉笑了,“私下不必叫我公主,艾尔,这样会让我觉得我若继位后你就会疏远我了。” “你在开玩笑,只要你需要我我随时都在你身边。”艾尔说。 西比拉公主怔了怔,以往艾尔对她虽然关心,但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太越过君臣之礼。 这种类似表白的话,竟让她耳根有点烫。 “怎么了?”艾尔依然用温暖的眼神看着她。 西比拉摇了摇头,“没什么,对了,我用过上午茶了,离等下开会还有点时间,艾尔,你来陪我跳下舞吧,许久没参加过舞会了,怕忘了!” “当然可以,来。” 天气和熙美好,阳光下的皇宫花园,艾尔托起她的手,轻环她的腰间,带着她平稳地移动着舞步,目光相对之处,是他们对彼此最甜密的信任。 爱情永远是最美丽的珍宝,有金子的金贵,有珍珠的美好,更有沙砾般的现实,包含了太多!艾尔由始至终都没有问西比拉,她继位会是不是会改变王位的继位法为他们在一起而努力,因为艾尔相信她,既然她说了她一定会去做,他们都会为之努力,他们与娜芙 古斯女王的结局将会不一样! 空中,刚离开瑞丹机场的私人飞机上。 安夏儿和陆白坐在舷厅中,她托着半边脸颊望着窗外的白云飘过,天空蓝得澄净。陆白这会也有空,安夏儿享受着这一刻两人间安静清闲的气氛,“我相信,西比拉公主一定会改变他们皇宫的规则,到时她会与艾尔先生结婚的,而艾尔先生也不用放弃珀 切福斯家族的掌管权。” 陆白品着一杯调制的新刑鸡毛酒,薄唇微微扬起,“那用得着你担心么,如果他们真的相互喜欢,既然明着不能在一起,暗地也可以私守。” “那不一样!”安夏儿马上反驳,“对一个女人而言,地下情什么的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喜欢却不能做光明正大的夫妻那会很痛苦。”“那要结婚的话,他们暂时也不行。”陆白声音像陈年的酒一样淳厚,“要改变维持了近几百年的王室规则,不是简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