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你相信他的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8章 你相信他的话?!

“所以说,需要努力嘛。” “但也不是没有先例。”陆白说道。 “哦?”安夏儿马上看向陆白,“你知道哪个例子?”“你父王不就是。”陆白叠着修长的腿,手指中的酒杯微晃,“一般王室都只娶权门贵族的女子吧,但也有些王室嫁娶了普通人,明星,模特,或白领,而你父王娶你母妃时 ,你母妃也只是跟尤菲里奥回到西莱的一个女子而以吧。”“你这么说的话,好像是啊!”安夏儿想了一下,最后果断一点头,“嗯,可以的,艾尔先生与西莱拉公主可以在一起,以艾尔先生那谋略与心思,一定可以协助西比拉公主 改变他们王室的结婚规则。” 这时陆玺跑过来,端着一盘甜点放在安夏儿面前,“妈咪,甜点师刚做的,你尝尝!” 说着又跑回去和陆宸在餐厅吃点心了! “诶诶诶!”安夏儿扭头看着陆玺那怕别人吃光了的飞快背影,“给你爹地盛一碟啊,妈咪一个人像什么样嘛!” “爹地不爱吃甜点!”随着最后一句话,陆玺小少爷已经跑没影了。 作为集餐厅,酒吧、水疗室与会议室一体的私人飞机,坐上这架飞机就如同陆地上的大酒店,有太多娱乐的设私。 安夏儿叹了一气,“真是,你们爹地不吃,也要意思一下嘛,万一爹地只是表面上不好意思吃呢……” 身后,陆白喝着酒差点一口呛出来,“你说,谁不好意思?” 安夏儿神经一紧,赶紧低下头吃甜点,“我我,我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吃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哈,嗯?这是什么甜点,味道很特别嘛!” 说着赶紧大口吃! 在陆白面前,她不需要形象! “甜点师刚研制出来的。”陆白边喝着鸡尾酒说道,“最近帝晟集团的会议上,有人提议帝晟旗下拓展酒业品牌和甜品品牌,这些是试吃的。” “会议?”安夏儿眨了眨眼,“你不跟我一起在瑞丹么?你什么时候回去帝晟集团开会了?” “视频会视。” “哦。” 安夏儿马上觉得自己多此一问了,她竟忘了陆白是走到哪会议开到哪的人,有急事的话会议文件也会马上航运过来让他签的。秦修桀推着餐车过来,餐车上还摆放着七八层鸡尾酒,“对,少夫人,陆总时间比紧,为了让陆总亲自品尝帝晟集团聘请的调酒师所调制的酒,公司特地差遣了一个调酒师 和甜品师来到瑞丹,利用在飞机上的时间,现场做出来让陆总和少夫人你品尝一下。” “酒我可以品,甜点你吃吃看吧。”陆白说,又换了一杯酒品尝。 鸡毛酒洒精不高,陆白可以每一杯都品尝一口,然后放下换另一杯。 在陆白对每一杯都给出专业意见时,安夏儿一边吃甜品一边说,“我就不用了,因为我觉觉得所有的甜品都好吃。” “所以你只能成为吃货,不能成为美食家。”陆大总裁笑了。 “什么?我咳咳咳……”吃着甜点的安夏儿直接被呛到了。 “没什么,我说你比美食家厉害。”陆白叹了口气,宠溺地一抚她头发。 安夏儿哼了两声,她可以说觉得自己是吃货,但陆白不能这说她! 最后陆白拿了一下其中一杯鸡尾酒,“这杯吧。” “好的,陆总,我将你的反馈告诉修远。”秦修桀推着盛着酒的餐车离开了。 “对了,你觉得娜芙古斯女王到底怎么死的?”安夏儿用叉子一口一口吃着甜点,一边看着陆白,“真是被柯罗韩特王子的猫吓死的?” 陆白看着她,突然目光变得意味深长,“你好像对那个柯罗韩特的事特别感兴趣?离开瑞丹了还在提他?” “什么?提他?”安夏儿又差点被哽到,“我在说娜芙古斯女王的死好不好,什么叫对柯罗韩特王子感兴趣。” “真是这样?”陆白盯着她。 “肯定啊。”安夏儿当然地道,但着陆白深究的目光,她收回目光继续吃东西,“算了,你不想再说瑞丹的事就算了吧,反正我们也离开瑞丹了。” 但陆白拿起一杯水时,却突然停一下,“不,你是时候该告诉我另一件事了。” “啊?”安夏儿看向他。 陆白半垂着眼睫,轻抿了口水,“那一晚在瑞丹皇宫,西蒙与南宫蔻微订婚那一晚,柯罗韩特和你在花园到底说了什么。” “……”安夏儿吃东西的动作一瞬停住。 “之前在瑞丹,你说等事情结束后有机再会说。”陆白转着手里的杯子,唇边带着轻微的笑意,“现在离开了瑞丹,刚好有空,说吧。” 安夏儿吞了口口水,“不说行么?” “那我会怀疑你是不是背着我跟他……” “停停停!”安夏儿马上打断他的话,“你别见我跟个男人说话,就怀疑我跟人家有点什么嘛,他就找我说了一会话。” “说了什么。”陆白不会放过这个问题的。“这个……”安夏儿有点为难了,她本来说以后告诉陆白是准备蒙混过去的,她想了想又不知怎么说,“其实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说出来,你可能会笑我傻的,因为柯罗韩 特可能是骗我的。” “到底是你傻还是他骗你,我自会定断,说吧。”陆白就是不肯放过这个问题,总之他就觉得没那么简单。安夏儿见蒙混不过去了,只好将那晚柯罗韩特跟她提过的事情说了一遍,“就是那天晚上,他跟我说了一个关于‘紫罗兰家族’的事,说我跟他一样,是那个‘紫罗兰家族’的后 裔,因为我母妃是……” 中途陆白没有打断,也没有提出什么问题,就一直听安夏儿说下去。“最后,他跟我提了那个《奥塞罗》的戏剧,问我是不是确定陆白你对我会一直保持信任和纯粹的爱情,因为娜芙古斯女王就是负了他的父亲。”安夏儿咬了咬唇,目光偷 偷地瞄向陆白的脸,“他就问我,要不要和他去找‘紫罗兰家族’的其他后人,听他的意思,可能是想恢复那个什么家族……”“哼,你相信他的话?”旁边终于传来陆白的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