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尤菲里奥继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39章 尤菲里奥继位

“呃……”安夏儿顿时停止了回忆,抬头看向陆白,“陆白,你是说?” “傻!”陆白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他就是想把你从我身边骗走,特地编的一个故事,懂不?你还真信有什么紫罗兰家族。” 安夏儿脸色一瞬间红了,看着陆白的背影说,“我才没有全信呢,我就知道你会说我傻的,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 “休息一会吧,飞机还需要几个小时间才会降落。”陆白对身后的安夏儿挥了挥手。 “好,那我带小宸小玺先去睡一会。” 但陆白一离开飞机舷厅,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秦修桀和阿瑞斯正在舷厅外面,而祈雷带人在飞机上各个地方检查状况,即使是空中,他们也不会放松警惕。阿瑞斯听力极佳,陆白一出来他便说道,“陆先生,世界上真有那个什么‘紫罗兰家族’么?哪个国家?其实去往瑞丹机场之前少夫人还跟那个女作家问过这个‘紫罗兰家族’, 少夫人肯定是有些在意。” 陆白没说话,眉头紧皱着。 半晌,他深深地垂下眼睑,“我就知道,柯罗韩特找她不只是说说话而以。” “陆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阿瑞斯问,“那‘紫罗兰家族’是那柯罗韩特王子告诉少夫人的?他到底什么居心?” “幸亏他死了。”陆白猛地睁开眼,“不然他若还活着,我会第一个宰了他!” 秦修桀也是第一次听说,“那陆总,关于那个‘紫罗兰家族’……” “世界上没有什么‘紫罗兰家族’,至少现在没有。”陆白说道,“还有,改变航线去西莱参加尤菲里奥的继位大典,打电话给家里,把lulu给我送过来。” “什么?又决定去西莱了?还要将lulu小姐也接过来?”阿瑞斯完全不明白了。 “去让魏管家给浅水湾打电话吧,陆总肯定是有什么事突然决定去西莱了,所以要把想念的lulu也接过去。”秦修桀说完快步跟上陆白的步伐。 “有什么事去西莱?”阿瑞斯想了一下,“这会能突然有什么事?该不会还要去西莱打听那个什么‘紫罗兰家族’?不,不可能,陆先生根本不相信那个什么家族……”阿瑞斯不想这个问题了,去餐厅找到正在陪伴两个小少爷的魏管家,“魏管家,陆先生刚才说要改变航线去西莱参加尤菲里奥的继位大典,让你打个电话回去将lulu小姐接 过来。” “又要去西莱了?”魏管家也摸不透陆白的这个想法,“之前明明说不去,难道是跟少夫人商议过来后的决定。” “不,就是陆先生刚刚自己的决定的……” 阿瑞斯话没说完,两个小小少爷听到这个消息突然情绪高涨起来,陆玺举起双手大叫,“哈哈,不用马上回去做作业了!去西莱!” 三天后,西莱国所有频道新闻都在疯狂播着尤菲里奥继位大典的消息,尤菲里奥的继位众望所归。 距尤菲里奥加冕仪式结束的五个小时后,已是夜晚,安夏儿带着三个孩子先回曼莉宫休息了。 尤菲里奥和陆白长身林立地站在王宫的一座高楼上。 居高临下,望着欢庆一片的整个墨都城和王宫,一身西莱军装的尤菲里奥眼底深思着什么,夜空中的礼花绽开,在他灰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忽明忽暗的颜色。 “恭喜你,尤菲里奥。”旁边陆白说,“你终于还是坐上了西莱的王位。” 与半垂目看着王宫和王城的尤菲里奥不同,陆白看着的是夜空,夜空中那些庆祝新王继位的礼花。 “西莱的烟花工匠不错,可惜安夏儿回曼莉宫了。”陆白感叹。 “曼莉宫一样可以看到。”尤菲里奥说。 “是么。” “我站在这,是结束了一天的庆典,在休息。”尤菲里奥玻璃般的灰眸移向眼角,看着陆白,“陆先生没有和曼莉夏一起回去休息,是有什么事对我说?” “何以见得。”陆白望夜空,薄唇轻掀开,烟花倒映在他褐色的眸子。“牺牲和曼莉夏一起看烟花的机会而留下,除了有事跟我说,还能有什么可能。”尤菲里奥说道,“与鲁布旺夫大哥不一样,我们的关系应该还没有到可以随意谈天的地步, 即使我的侄女嫁给了你。” “确实。”陆白赞同,“无论怎么说,你也是将安夏儿从我身边带走三年的人,我们可以冰释前嫌,但离成为朋友还有距离。”“所以,陆先生若有什么话就说吧。”尤菲里奥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有什么事,“在这,我先感谢你和曼莉夏回到西莱参加我的继位大典,有陆先生这位世界首富出席,我的 继位大典才方显得这般隆重,隆重到惊动大半个世界的国家。” 有多少外媒因此来了西莱,尤菲里奥自然从亚文那听说了。 此时,亚文和玛尔斯正在不远处警惕地站着岗,阿瑞斯和秦修桀也盯着周围的动静,双方都为保护身后的人的安全。 “谢倒不用,安夏儿本身就想过来,只是因为原先lulu在家中才陷入两难。”陆白说道,“我把lulu接过来,和她一起来到西莱,也是让她高兴。” “是么,看来让曼莉夏回到陆先生身边是最正确选择,陆先生作为一个丈夫非常称职。” “时间不早,说说我这一趟来西莱的目的吧。”陆白看了一下表,过十点了,“听说尤菲里奥国王跟瑞丹的那个柯罗韩特王子认识?” “陆先生就不必称我国王了,叫名字吧。”尤菲里奥叹息,“对于你这个全球商界的帝王来说,其他国王都是小角色吧。” “尤菲里奥你也太谦虚了,在我所见过的所有国王当中,你算是我最认可的一位。”陆白淡笑说,“起码瑞丹的那个娜芙古斯女王不能与你相比。” “那是我的荣幸。”尤菲里奥眼角又扫了陆白一眼,“但请不要把我跟那个中年出轨的老太婆比。” “看来你的情报挺大。”“当然。”尤菲里奥平静地说,“我可是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