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不明的胎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43章 不明的胎记

第1543章不明的胎记 “安夏儿跟她母妃不一样,她没有得家族遗传病。”陆白说,“鲁布旺夫让医生帮她检查过。” 尤菲里奥缓缓看向陆白,提醒他,“赫姬以前也没有检查出有什么遗传病。” 陆白褐眸猛地放大,“……” “如果她之前就检查出有什么病,当年怎么可能被军校录取。”尤菲里奥说道,“陆白,那是一种突发的遗传病,在没有发作之前检查不出来。” “你什么意思?”陆白冷冷看着他,“你是想说安夏儿也会有那什么家族遗传病么?” “我没有这么说。”尤菲里奥说道,“按当年赫姬的说法,那个家族只有拥有特殊能力的成员,才更容易患有家族遗传病,没有能力的人,反倒能活得长久。” “曼莉夏与常人无异吧?那她就得不了紫兰家族的遗传病。”尤菲里奥说道,“我只是对你说,好好对待她,别让她去查什么‘紫罗兰家族’的信息,没必要让她去打开那个潘多拉的魔盒。” 陆白一声哼笑,“这你用不着担心,我问‘紫罗兰家族’的事只是想确定是否存在那个家族,是否真存在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如今我得到了结果就行了,会影响我和安夏儿生活的东西我不会去查。” “那现在陆先生你得到结果了,有什么想法?” “当个故事听,便挺有趣。”陆白说完,大步转身走了,“再次恭喜你当上了国王。” 秦修桀和阿瑞斯跟着陆白离开后,玛尔斯骑士和亚文走过来,“陛下,您跟陆白谈了什么你们面色那么凝重?” “凝重?”尤菲里奥皱着眉。 “对,很凝重。”玛尔斯点头。 尤菲里奥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年,南宫焱烈在z国找到安夏儿时,是因为她的胎记而确定她是西莱的公主,对吧。” 亚文想了一下,“陛下,是这样。” “还有照片么?”尤菲里奥问,“我记得当时南宫焱烈提供的照片中,有一张是曼莉夏穿着礼服露出肩头胎记的照片。” “是有,不过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亚文说道,“明天我帮陛下找一下那照片吧。” “现在找那照片做什么,公主现在不安然无恙么!”玛尔斯不太明白,“陛下,今天可是您继位的大好日子,你看全城都在欢庆,王宫将会燃放一夜的烟花,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入来道贺,从今以后,您不再是西莱的摄政王,而是西莱真正的国王!您应该好好高兴一下!” “恭喜陛下了!”亚文将手放在左胸口行了一下礼。 “对,恭喜陛下!”玛尔斯中气十足地道贺,“我们皇宫十二骑士永远为您孝劳!为西莱王宫孝劳!” 尤菲里奥刚想着安夏儿与赫姬身上都有蝴蝶胎记,这其中是否意味着有什么关联,但看着忠心的部下,他松了口气,点点头,“嗯,不想其他事了,传令下去,为了王宫的安全,取消烟花燃夜一整夜,到12点就停止吧!” 也许是巧合吧,母女遗传的胎记。 再说赫姬的胎记并不是在肩后。 “啊?陛下?这……”玛尔斯不明白了,“这是王宫的传统啊,历代国王继位都是如此。” “到我这变了。”尤菲里奥毫不犹豫改变了宫规,“去传令吧。” 玛尔斯只好应声,“是!” 玛尔斯走后,亚文说,“殿下,今天您的继位大典非常顺利,甚至还与多个国家签定了同盟合约,实在是喜事!” “嗯。”尤菲里奥点头,即使是他的继位大典也依然为国家做了几件大事。 “可惜美中不足就是陛下你继位并没有王妃相随。”亚文又笑说道,“今天国政公他们都在喋喋不休念叨这件事呢,还说为了安定国家,要陛下尽快娶王妃。” 尤菲里奥面无表情,灰色的眸子冷冷地瞥向亚文,“现在西莱不安定?” “陛下息怒。”亚文马上礼了下去,“陛下管治下的西莱当然安定,我只是在转达国政公他们的话。” “无聊,国家安不安与与我娶不娶王妃有什么关系。”尤菲里奥带着一身冰冷转身走了,这个男人对娶妻生子仿佛完全没兴趣。 因为他的生活工作,全是国家! 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爱情与婚姻。 身后亚文叹了一气,“陛下,大家这不是为你的终生大事着想么?” 但尤菲里奥头也不回走掉了,看着尤菲里奥的背影,亚文发起怵来,“话说,陛下他该不会不准备结婚了吧?当上国王就不能一辈子单身主义了啊!” 曼莉宫。 安夏儿在哄lulu睡觉,侍女在lulu房间外面站着,见陆白走来行了一下礼,“陆先生。” “lulu睡了?”陆白看着面前关着的门。 “公主在给lulu小小姐讲故事呢,这会声音停了,应该睡了。”侍女说道。 “小宸和小玺?” “小少爷们也睡了。”侍女说。 “再过去看一下,看他们有没有躲在被子里玩手机。”陆白皱眉,小孩子的那点小技俩在他眼中无处可逃。 “是。”其中一个侍女点下头,去陆宸陆玺那边了。 陆白轻轻地推开门,又关上,来到lulu的卧室里。 安夏儿正坐在lulu的床边,将故事书放下了,替lulu捻了捻被子。 “睡了?”面对爱妻和女儿陆白眼神如冰川融化。 “嘘。”安夏儿将手指放在唇前,“小点声,刚睡呢。” 陆白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将lulu的小手握在手心里,一点也不敢用力,像呵护着整个宇宙一样。 lulu的手肉乎乎的,在陆白大手中显得小小的极可爱。 微笑自他唇边漫延。 只有这样的妻子和这样的女儿,才值得他倾尽所有去呵护! “带她和小宸小玺回来后,看了一会烟花,便打哈欠了。”安夏儿压低声音,用不会吵醒lulu的音量说,“曼莉宫的这个房间,是她以前睡觉的地方,所以躺在这里,她很快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