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擅于心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5章 擅于心计

第155章 擅于心计 “达芙尼不一样!”安夫人咬牙,“如今安夏儿是注册‘唯丽’这个名字,现在社会大众都同情当年的夏家以及安夏儿,她以当年的她父亲取的那个公司名,市场肯定会买她的帐!” 安雄没有说话,其实他也担心这方面…… 若是换了其他的公司,他完全不会放在眼底,毕竟安氏在国内化妆品界也有所地位。 但‘唯丽’…… 他当年愧欠那个夏国候,愧欠夏家,现在安夏儿用这个‘唯丽’去注册,摆明了她要袭承当年夏国候的遗愿。 社会上以及消费者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就会同情夏家,就会去买这个‘唯丽’品牌。 安夫人见安父没说话,就知道他也有这个担心,更加激动着急,“我早说了,当时你就不该把那个股份还给她!现在好了,安夏儿这个死丫头拿着安氏的股份分红,一边在外面开公司呢,现在好了,她翅膀硬了!” 安父脸色沉了沉,“这个不要提了……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就当是还给夏家了。” “你还替她说话!” “我没替她说话。”安父努力让自己平静,垂着双目,“股份给她了,我就当不再亏欠夏家。至于现在这个‘唯丽’,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就是安夏儿的品牌,如果是她开的,我自会找她给安氏一个说法!” 作为安氏另一个大股份,以及安家的养女,她怎么能在外面开公司抢安氏的市场? “对对。”向叔也马上道,“老爷,夫人,现在事实还没有弄清楚,也许这跟二小姐没有关系,是别人想要借‘唯丽’这个名字打响品牌而以。” 向叔一心期望着,安夏儿拿回了夏家的股份,能够与安家回归于好,回到安家。 哪知道现在情况越来越差了,现在疑似安夏儿又在外面开了一个‘唯丽’品牌……把安父和安夫人惹怒,这离她回安家,似乎越来越远了。 安夫人早就对这个向叔不满,一眼横过去,“除了她安夏儿还有谁!” 向叔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安父道,“既然这样,那就先别下断言,我让公司的秘书去工商局查一个这个‘唯丽’的注册人……” 安琪儿听着安父和安夫人的话,默默地回了房间。 关上门后,她打了一个电话给达芙妮,“芙妮,现在网络上的那个‘唯丽’品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小道消息?” “哟,安大小姐终于知道联系我了?”电话里达芙妮妩媚地笑道,“前一阵子,我哥出事,你们安家可是问都没有问一声吧?” 安琪儿听到达芙妮凉嗖嗖的声音,微笑了一下,将语气放好了一些,尽量拿捏住达家这个可利用的达芙妮,“芙妮,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前两天我爸还说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达公子,只是……” “只是什么?”达芙妮声音透着气愠,哼了两声,“安大小姐可别忘了,当时我哥带走安夏儿时,你也说了,希望我哥别把她放出来——” “芙妮!”安琪儿一听她听那件事,打断她,“当时我也是生气……” “什么意思,安大小姐你想否认么,现在我哥出事也有你也有关系!” 有她什么事…… 安琪儿心里冷一下。 但表面上还是语气温和,“芙妮,我们先别得这件事了好么,达公子这回出事在医院,安家也听说了,我们也很难过。” 又道,“只是,这阵子你们也都看到了,安家的情况不比达家好,安夏儿可以夺走了安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安家一时实在抽不出空去达家慰问达公子的事,只希望你哥能早日康复。” 安琪儿表面功夫做得滴水不漏! 达芙妮哼了一声,又不好对外说出她哥被废了的事,因为这事传出来,达家声誉还有么? “上回你说得对。”安琪儿翻看了一下细白的手指,眼里谋计着什么,“安夏儿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达公子出事,一定是她让陆白做的。” “这个达家已经猜到了。”达芙妮咬牙道,“他陆白真狠,无视我的追求就算了,还对我哥——” 她的自尊被踩到了地方。 出身名门,养忧处尊长大,美貌与身份兼备,身边追他的男人多不胜数。但唯独她就是得不到那个陆白的青睐…… “陆白肯定不会无故对达公子下毒手。”安琪儿只知道那个达荣浩受了重伤,便刺激道,“如今达公子出事,八层是安夏儿对陆白进谗言,无论安家,还是达家,都不能放过她!” 安琪儿目露冷意! 她冷静,能忍,并且擅于心计。 她知道达家一样恨安夏儿,有些事她不好再出手,但她可以刺激达芙妮…… “那还用说!”似乎知道安家这一阵子也确实处于水深火热中,达芙妮再然燃起了对安夏儿的怨恨。 “反正安家是不是放过她,我也不会……”想起慕斯城这几天不知为什么去了z市,安琪儿直觉肯定是与安夏儿有关,轻道,“但现在媒体上宣传的那个‘唯丽’品牌,你有没有听到其他的消息,是不是与安夏儿有关?” “哦?”达芙妮问道,“如果与她有关,琪儿你是想到用什么办法对付那个女人了么?” 安琪儿眸子动了一下,装着不知情,“我现在只想知道。” “但现在安夏儿也是我的仇人,安大小姐你若不说就算了,也别问我……” “芙妮。”安琪儿又带起一丝微笑,“我没有瞒你的意思,我是暂时还没有办法,只是想知道那是不是安夏儿注册的品牌,之后我再想办法,毕竟,她若是安氏另一个大股东,她生父夏国候又是安氏另一个开创人之一,她若拿着安氏的股份,外面开一个公司,这肯定——” “呵呵,别有用心是么?”达芙妮马上意会到了安琪儿的意思,“也好,安夏儿这一阵子的公众形象因为夏家的事刚变好,直接用这一件事把她打回原形!” 安琪儿道,“那‘唯丽’这个牌子是不是与安夏儿有关?” “那还用说么?”达芙妮马上将知道的告诉了安琪儿,“这次宣传这个品牌的运营团队我父亲都去查过了,其中有两个人是帝晟集团的运营人员,帝晟集团的人出马,要把一个小小的化妆品品牌做起来,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上回我代我父亲去帝晟集团谈过加入帝晟集团的事,陆白的话说得很清楚,帝晟不会做化妆品牌,能让帝晟集团派出两个运营人员帮忙宣传这个‘唯丽’品牌,除了安夏儿,还能有谁!” 原来达家去查过那个宣传‘唯丽’的运营团队? 安琪儿听到这,心里更加肯定了,“好,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琪儿你还要想什么办法?”达芙马上道,“安夏儿如今身为安氏另一个大股东,夏家又是开创安氏品牌的另一个董事,她在外面另做品牌,就这一点,她对安氏就说不过去——” 安琪儿唇角微笑了一下,故意道,“我知道,但芙妮,眼下我跟斯城之间出了点感情问题……他不太同意我亲自去对付安夏儿,他让我专心养身体,上回我把她怀孕的消息公布出去,他都不太高兴,认为我不该再管那么闲事。” 但显然安夏儿怀孕的事,被澄清了是谣言。 安琪儿并没有说出她与慕斯的事,只是说慕斯城心疼她才不让她出面……而她则不太好驳慕斯城的意思。 这样一来,外界就不会知道她与慕斯城的问题,而也间接地告诉了达芙妮,这件事她不好出面。 “所以……”说到这,安琪儿故意有点为难道,“我可能要跟斯城商量一下,但他这几天去出差了,所以……” “行,你就等你的慕太子回来再跟他商量吧!”达芙妮很不是滋味地道,“不过这阵风声过去,也许就没有这个抓住安夏儿把俩的这个机会了。” “我知道,但眼下我实没办法出面。”安琪儿佯装没有办法。 挂电话后,她唇角扯动了一下。 这件事,达芙妮一定比她还急,她何必自己动手? 因为达芙妮也一样对安夏儿恨得之入骨,据说上回在陆白泳池派对上,陆白让她在无数名媛面前出了糗! 而当时害她出糗的一个女佣,据后来查证,是安夏儿……达芙妮知道这件事后,每每谈起,都咬牙切齿,只恨没有再出手的机会! 这件事她可以让达芙妮去做,她坐享其成! —— 下午,安父马上让秘书前往工商局了。 先不说安家也是s城豪门,目前安家已经跟慕家确定了联姻的关系,所以安父让人去工商局马上查到了结果。 “我就说,除了她安夏儿还有谁?”安夫人环着手,勾勒着眉锋犀利的眉线,一个视线向向叔扫过来,“偏偏还有人说,不一定是她,怎么,现在还有话说么?” 向叔一脸难堪,问安父,“老爷,现在的这个‘唯丽’真的是二小姐注册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