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混血教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52章 混血教授!

“诶,相思你别灰心啊,我感觉你今年有机会的!”言淑敏从后面探出脖子说,“无论找不找得到男朋友,起码你今年升职有希望了,你看主任已经派你和我去听讲座了,说 明上面已经开始认同你的工作能力了嘛……” 上午的讲座是在s城的医科大学。 当聂相思和言淑敏坐在诺大的会议演讲室,和众多来自其他医院的人一起看到那位国外的教授时,都震惊得不得了!“靠靠靠!”言淑敏拼命摇聂相思的胳膊,犯花痴了,“相思,快告诉我,其实医院就是已经深刻认识到我们这些大龄单身女的烦脑是不是,特地派我们来听帅哥教授的讲座 ,想帮我们争取机会是不是?” 聂相思眨了眨眼,“这……不能吧,派我们过来跟一百多个人争取?” 周围的会议教室时里,男男女女,坐着不下一百多个前来听讲的医护人员,而在场的未婚女护士几乎都对前面那座年轻的混血教授泛花痴了! “我不管我不管,这就是姐的菜!”言淑敏咬牙切齿地产,“相思,等下讲座结束后,你就陪我去找他说话!” “啊?这个……”聂相思傻眼了,“太唐突了吧?”前面,在讲座上那位温良如玉的年轻教授是位中韩混血儿,可观的身高与身材,有着韩国男星一般俊朗的国字方脸,一身衬衫西裤,打着领带,外面穿着科研人员的白大 褂! 儒雅俊秀,气质卓越出群,声音温柔又极有穿透力!“首先作个介绍。”他z国的语言很熟练,“我叫韩子琦,中韩双国籍,28岁,目前从事于美国昂诺生命基因科学研究中心,受聘于十多个国家国立医科大学的客座教授,大 家可以叫我韩教授,本人长年从事于生命、基因、人体的研究,欢迎广大同业者一起探讨……” 言淑敏捂着嘴,发出低低的姨母笑,“人体的研究……怎么听上去那么的色青呢?” “是你思想色青了。”聂相思吐槽道,“亏你还是从事医学的。” “不过,28岁就是美国昂诺生命基因科学研究中心的人,成就太高了。”言淑敏摇摇头,佩服不已,“那可是全球最权威的生命基因研究中心!”讲座的后期,这位来自美国昂诺生命基因研究中心的教授讲到了血型这一块,“……众所周知,医学界常见的血型有abo型和ab刑,除了这四种血型以外,比较稀有的就是 rh阴性血,属称熊猫血。”他清润的声音顺着麦克风在空气中流传着,“但rh阴性血的稀有只是相对于常见血型而言,这种血型的人在白种人中占15%,所以按照人口基数算,也不能说是很罕见。特 别是相比起下面四种稀有血型来说,就更不能算是稀有了。除了rh阴性血以外,目前这个世界上还有四种极稀少的血型,” “第一种是孟买血,这种血血清中存有抗h抗体,这就让该血型的患者在临床输血中会有很大的困难,一般情况下只能输同型血和自身输血。” “第二种是p型血,经过统计,目前在z国出现这种血型的人只有9例,不到熊猫血的千分之一。”“第三种是rhunll血型,该血型目前全球只有43例,是真正意义上的万能通用血型,俗称黄金血,这种血可以输送给任何一种稀有血型患者,对于rh阴性熊猫血患者、孟买 血患者、p型血患者来说,rhnull血就是他们找不到同型血时的救命稻草。 目前英国的国际血库中,只有不到6名rhnull血型的捐献者,这种血型患者也只能接受同血型的输血,且拥有这种血型的女性,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热衷繁育生子。” 一名男性实习医生举了下手。 “请说。”韩教授对那名实习男医生展了下手。 实习男医生站了起来,“请问韩教授,为什么rhnull血型的女性不会热衷繁育,是什么原因?”韩子琦让他坐下后说,“很简单,因为rhnull血型女性妊娠时,她的血会与胎儿的血交换抗体,一旦产生rhnull抗体,她再孕育第二胎时就会与胎儿发生溶血反应,会有生命 危险。所以说rhnull血型的女性一生最多只能生一个孩子。” 正在和其他人一样在做笔记的聂相思听到这,愣了愣,笔停了下来。 她想起了她的母亲和那个滥赌的生父。 据她母亲说,她生父当时就是不顾她母亲的生命危险,想再生个儿子。 在周围的惊叹声中,聂相思继续沙沙沙地写着字,继续做笔记。 又有一个女护士举手,“请问韩教授,您刚才不是说有四种比熊猫血罕见的血型么?还有一种是什么血?” “感谢这位美女的提醒,不然我恐怕就不会讲最后一种血型了。”韩子琦笑说道,整个人带着一种温文儒雅的气质,引起无数女护士的爱慕。 被称作美女,刚才的女护士脸立即红了起来。在现场女护士们的笑声中,韩子琦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说恐怕不会讲了,是因为最后一种血型比rhnull血还要罕见,目前还没有研究的机会,医学界将其命名为‘b3亚血型’ ,这是二十多年前在z国发现的一个超罕见案例,全世界只有一个人,经检测是基因突变,但该血型的人信息并没有公开……” 讲座结束后,聂相思和言淑敏一起走出会议演讲室,言淑敏一路上在摇头感叹。“在早些年,熊猫血对于常人们来说已经超级罕见了,我老家一个婶婶就是这种血型的,我那个叔叔心疼自己媳妇都说和我婶婶不生孩子了呢。”言淑敏说道,“现在看来, 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啊,还有那些罕见血型,真是无法想象!” 聂相思对于她的惊讶有点难以理解,“之前也有听说过吧,本来这世上就存在好几种罕见血型啊。”“在今天听这个韩教授的讲座之前,没那么清楚嘛!”言淑敏保持着对刚才韩教授的崇拜,“再说我当初考卫校完全是家里逼的,我可没有你好学,你早就了解过关于血型的知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