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不想将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56章 不想将就

姥姥也只是叹气。 聂相思那蓄生不如的生父确实不能算是亲人,在这世上,她们祖孙可不是只有对方一个亲人了么。 看着眼前的外孙女,姥姥满眼心疼。 聂相思吃着吃着,思绪又飘走了,菜都忘夹了,一直扒白饭。 姥姥想起养老院的其他人老人经常在谈起孙子孙女谈恋爱的趣事,姥姥看着如花似玉的外孙女老走神,不由心里一喜: “相思啊,你是不是谈象了?” “咳咳咳!”聂相思瞬间被呛了,红着脸道,“姥姥,没有,我就是想起一些事。”“没有啊?”姥姥又一脸失望,“不是姥姥说你,你别老是围着我这个老太太转,这里服务很周全,你给姥姥找这么好的养老院就别再担心姥姥了,有时间应该好好找个男朋 友呀,该为自己着想一下了。” “姥姥,我工作忙没空谈。” “那就在医院找个嘛,找个有前途的男医生,那不刚好?”姥姥说,“你找到了对你好的人,成了家,我这入土也能安心了呀。” “姥姥!”聂相思马上道,“你说什么呢,你会长命百岁的。”“得了。”姥姥挥了挥手,“姥姥不想长命百岁,姥姥只想看到你找到幸福,希望你早日成家,这样,相思啊,以后有空你也别老往我这跑了,好好谈个男朋友吧,有什么事 呢,就给姥姥打个电话就行了。” “什么?” 聂相思不敢相信。 难道她也逃不过被家人催婚的命运么?“你别担心我,我这在这好着呢,每天吃好喝好平时和老姐妹一起谈谈天做点手工活娱乐,闲得不得了。”姥姥索性说道,“就是老听其他老姐妹谈起孙子孙女找到了对象要 结婚和生了曾孙的事,姥姥羡慕得不得了,姥姥现在就琢磨着你什么时候能带个男朋友给姥姥看看了,再听到你们的婚讯,那姥姥就这辈子就圆满了。” 当天离开养老院后,聂相思坐车回去的路上一路叹气。 找男朋友、结婚、生孩子? 这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她眼中,却是最难的……因为她很难拥有这种对常人来讲容易得到的幸福。 试问如果你心里深爱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如何再去找个男人结婚生子?也许也有很多人能够心里藏着个人的同时再与另一个男人将就一生。 可是,她不想将就,因为这不只是对自己的背叛也是对未来丈夫的不忠。 也许结婚后能日久生情,但是,聂相思对自己是否能结婚后与丈夫日久生情并没有什么信心,因为……她爱了慕斯城十年! 一份有深藏于心的感情能持续十年,并且是在慕斯城并不认识她的前提下,所以她不觉得这份情能轻易转移到其他男人身上。 走到一座商场外面时,言淑敏打电话来让她买水果回去。 聂相思便随便买了一袋香蕉拎出来,出来后叹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医院里的慕绵。 她没跟喜欢的人认识,却认识了喜欢的人的儿子! 想到慕绵聂相思嘴角止不住上扬,“多温柔的孩子呀!” 一个不熟的孩子竟能对她那么好,而且还是慕斯城的儿子,总觉得是奇妙的缘分! 想到那个邀请自己过去给他过生日的绵少爷,聂相思打了一个电话去医院,“喂,问一下,慕家的那个小少爷还在医院么?啊?还在啊?”“可不是,其实他烧已经退了,可那慕小少爷就是要赖在咱医院呢,大家可不敢怠慢。”接电话的护士是聂相思同事,“今天慕家的人还过来给他过了一个生日,蛋糕都分给 护士们吃了,大家受宠若惊啊!” “……”聂相思愣了愣。 其实,她也可以去吃慕绵的蛋糕的吧? 这么一听,聂相思有点后悔了,“那,现在慕家的人回去了么?”“哦,回去了,刚才慕董事长和慕夫人已经回去了,回去之前还告诫咱医院的护士一定要好好照顾慕小少爷呢,哎,到底是有钱人家呀,发个烧来到我们医院让整个医院都 提心吊胆的……” “哦,我知道了。”聂相思挂了电话。 既然慕家的人都走了,那,她可以去了吧? 只要不撞见慕家的人,那就不会惹上麻烦,就不会被慕家认为她有意去接近慕绵了吧? 一想到这,聂相思马上想打车去往医院看慕绵,但看到手上拎的香蕉又调头回公寓。言淑敏正躺在公寓沙发里一边敷着面膜一边翘着腿刷微博,听到聂相思回来了,丢下手机一边摘掉面膜跑过来,“水果买回来了?我感觉我最近熬夜加班皮肤都变差了得多 吃点水果,嗯?是香蕉啊,也好,诶诶诶,给我啊……” “这香蕉不是给你的。”聂相思拎着香蕉就进厨房了。 “啊?不是给我的,你……”言淑敏不明白地跟去厨房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大吼起来,“啊,聂相思你妹啊你在干什么我可不是要吃香蕉泥啊!!” 只见聂相思将好好的香蕉剥了皮放在一个大碗中全部捣烂了。 聂相思从眼睛快瞪出血来的言淑敏身边绕开走去客厅,“谁说是香蕉泥,都说不是给你的了,你别偷吃啊……” “喂,你要干什么?” 只见聂相思又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和一盒新鲜纯牛奶,甚至翻了一个柠檬出来,又快速走回了厨房,一边将鸡蛋黄打到香蕉里一边搅拌,一边说,“我要做一盒香蕉蛋糕 卷去看慕绵,人家邀我去给他过生日,我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言淑敏一听,马上顾不上被捣成泥的香蕉了,跑到聂相思旁边两眼发光,“怎么怎么?你终于想通了?终于决定去看那个慕小少爷了?” “我听说医院的人说他还没出院,慕家的人也走了,只要撞不到慕家的人就行了,我还是去看看慕绵吧。”聂相思说道。 “唷!”言淑敏戏言道,“还慕绵,叫得真亲切啊,你们别不是已经有个什么了吧?”“什么叫有个什么?人家绵少爷只是小孩子!”聂相思简直不明了,为什么言淑敏总能将事说得那么暧昧似的,“他好心邀我去给他过生日,而我也终于想通了,得好好回应他的心意才行。”